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无色的妖灵

妖临川 猫灯灯 2008 2020.09.28 14:15

  云翳仙人抽了抽嘴角,故作镇定道:“为师过去帮不上忙,苏将军会护你周全的。”

  不然怎么说?自己不过会看病罢了,腿脚上的功夫哪里比得过苏越。

  白梨喏喏地应下,手还被灵玉拉着。

  苏越瞥了一眼,便淡淡道:“走吧。”

  灵玉心口一滞,瞬间握紧了白梨的手。

  白梨困惑地嗯了一声,抬头望去,只看见灵玉紧紧皱起的眉。

  “你……小心。”

  灵玉不知该说什么,留下句小心,便松开了手。

  苏越转身跃起,已经朝着寒冰而去。

  白梨虽不完全明白灵玉的意思,还是给他一个安心的微笑,也转身朝寒冰去了。

  远远看着,逆落寒冰晶莹剔透,可到了寒冰之上,才能见到各种纹路裂缝,有深有浅。

  苏越似是想到了什么:“你身上可有什么贵重之物吗?”

  “嗯?”白梨歪头想了想,“没有。”

  “那便好,”苏越指了指一道三指宽的裂缝,“别看只是冰缝,实则深不见底,掉进去的东西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白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跟着苏越朝前走去。

  这些她当然知道,可怎么看起来,苏越也很熟悉这儿似的呢?

  苏越若是与师父关系好,难道从前也常常进妖禁不成。

  不是说金梦绕用一次灵层就削弱一分吗?

  若苏越真的常常入妖禁,这个金梦绕这么禁得起用的吗?

  若不用金梦绕的话……白梨小心地打量了一眼苏越。

  苏越不怎么说话,气氛都跟着四周一起冷了下来。

  白梨假装不经意地清了清嗓子,开口打破沉默:“苏将军,您是人吗?”

  ……还不如不说话吧?

  问完白梨就觉得有点不妥,这叫什么问法。

  “怎么这么问?”苏越没有回头,但语气也显然听得出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一句反问罢了。

  白梨见他没想多,暗舒了一口气:“我看您御风而行,如妖一般轻松,便好奇一问。况且那日的妖物,连降妖锏都治不住她,您却能……”

  白梨判断不好措辞,死里逃生?

  苏越心中暗觉好笑,面上不显,回头问道:“你说我是妖?我若是妖,怎么握得住降妖锏?”

  对哦。

  白梨恍然大悟。

  原以为苏越会救自己,与师父有来往,暗中帮助妖等等,许是因为苏越本身也是妖。

  不过那降妖锏不能近妖身,白梨却是忽略了。

  那可是每一任妖狱之首的武器,若苏越是妖,想必定是对降妖锏敬而远之了吧。

  连降妖锏都拿不了,还做什么妖狱之首?

  更别说妖狱里那一堆一堆的降妖器,看着都瘆妖。

  白梨暗自嘀咕琢磨着,不一会儿便走到了储存她妖灵的位置。

  “就是这儿了。”

  苏越开口,将白梨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嗯?”

  白梨愣神,随着苏越手指之处看去,一小团荧荧闪烁的光芒,正被冻困在寒冰之中。

  若不是会发光,白梨或许都看不到它。

  因为它澄澈无色,几乎就是透明的。

  但身为妖,即便隔着冰层白梨也能感受到,这枚妖灵的强大。

  妖灵大多存在妖的眼睛中,一般公的在左眼,母的在右眼。

  所以在妖灵的大小上,也不会有很大的差别。

  妖汲取天地日月间漂浮的散灵,缓慢修炼自己的妖灵,终归是一团高度凝聚的灵气。

  这团灵气的密度越高,妖灵便越强大。

  白梨目光所及的这枚妖灵,荧荧光芒暗示了它的高密度,而无色透明的模样,说明它没有任何记忆相缠。

  白梨晃神,但就这么一颗妖灵,也许说是谁的,就会是谁的吧。

  “在想什么?”

  见白梨出神,苏越轻声问她。

  白梨莞尔一笑,带着些许无奈:“别人的妖灵都是五彩缤纷,只有我的,果然是透明无色。”

  苏越闻言,心下一颤,语气平和道:“这颗妖灵没有一丝记忆,自然也不会有色彩。”

  白梨点头:“我知道。”

  说着,她朝妖灵走去。

  白梨没有注意到苏越眼中一闪而过的心疼。

  “两百年也是几百年,九百年也是几百年,几百年可以无所事事,也可以勤于修炼。”

  白梨转头去看苏越:“看来,我还是蛮勤奋的。”

  “师父总说我是几百年的狐妖,却从来不告诉我,到底是几百年。我曾以为他瞎说,毕竟我妖力一点都不像个百年狐妖的样子。”

  苏越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白梨却还在喃喃自语。

  “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虚长了岁数,没什么修为,竟不知,我的妖灵全都在这里呆着。如今我倒是能确定自己并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狐妖了。”

  苏越挑了挑眉,这小狐狸想得可真多:“何以见得?”

  白梨的话中听不出语气:“你只看这妖灵的样子,我若不是无比勤奋,那便是靠近九百岁那一边儿了。”

  苏越问道:“那为何你不是九百岁?”

  “我若九百岁,”白梨拉长了音调,鼓了鼓腮帮子,“那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

  她背后的苏越一愣,随之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嘴角。

  白梨探寻的目光看了会儿这枚属于自己的妖灵,转头问苏越:“怎么取出来?”

  苏越上前一步道:“和别的一样,怎么放进去的,就怎么取出来。”

  说着,他从腰间掏出一只正中镶嵌了水玉,小巧玲珑的圆盘来:“这是晷瓦,能暂融逆落寒冰,可曾见过?”

  “嗯,”白梨认得此物,这是云翳仙人的东西,“原也是我用晷瓦将蛤蟆的尸体放进去保存的。”

  师父果然信得过苏越,晷瓦都能给他。

  要知逆落寒冰几乎可以停止时间,若是用得好,当真是潜力无限。

  如果说逆落寒冰是一个带锁的宝盒,那晷瓦便是能开这把锁的钥匙。

  因为这世间,只有晷瓦可以暂时消融逆落寒冰。

  一旦撤走,寒冰便会恢复原样。

  这就是他们如何将任何东西放入逆落寒冰中的法子。

  而如今,晷瓦就在苏越手里,足以见得云翳仙人对他的信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