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临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失控

妖临川 猫灯灯 2021 2020.10.13 20:00

  白梨轻笑一声:“怎么?不会打架了?”

  紫袍女子闻言回神,一阵羞愤袭上心头。

  “找死!”

  只见她八链齐出,速度之快,眼见白梨无处可逃。

  可落在如今的白梨眼中,却已经不是什么厉害的招式了。

  呵,打来打去这点本事。

  白梨不屑一嗤,轻盈跃起,剔骨对展,掌心握在正中,不过几个转身之间,已经将银链尽数缠在剔骨之上。

  破!

  白梨用力一扯,附在剔骨上妖灵凝起,瞬间撕碎了八根银链,哗啦啦落了一地。

  “什么?!”

  紫袍女子的脸上尽是震惊,但自己的银链确实已经成了满地废铁。

  白梨嘲讽一笑:“该我了。”

  话音一落,她便将剔骨折起,一支寒光短剑直冲而去。

  紫袍女子咬牙,暗恨一句该死,便忙忙向后退去。

  哼,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妖物。

  她怒极反笑,眸中迸射出危险的光芒。

  紫袍女子一边口中轻念什么,一边小心避开白梨的锋芒。

  白梨正攻到兴起,突然听自己的妖灵唤了句“不要!”

  登时只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似是要从自己的脑袋中崩裂出来。

  白梨急忙收招,一手捂住右眼,一手以剑撑地,死死盯向紫袍女子。

  “小狐狸,我可是驭灵师……”周遭响起一个朦胧又危险的声音,白梨不确定是不是眼前之人说出口的。

  紫袍女子缓缓走进,口中咒语不停,枯瘦如焦柴的掌心紫雾聚集。

  白梨想反抗,可是妖灵就要被撕裂的感觉太过痛苦,她几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白梨只觉耳侧拂过一阵极轻的风。

  紧跟着“嘭”地一声,紫袍女子顿时被击倒,仰面向后倒去。

  这一瞬间,咒语断裂,白梨的妖灵归位。

  “杀了她……”

  白梨听到自己的妖灵喘息之后断断续续的怒吼。

  “杀了她!!”

  白梨眼中迸出狠厉,将剔骨往身侧一甩,杀意毕现。

  她稳步向前,一把挑开了女子的紫袍。

  袍子之下的身体,已经不能称之为肉体,几乎全是焦黑干枯的模样,腰部以下已经完全没有了,躯干与双臂都似大火燃过一般。

  剔骨原是剔除整根脊骨,可是这女子哪里还有脊骨可言?

  白梨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死死盯向她的眼睛。

  “白梨!”

  白梨似乎没有听见身后的喊声,冲着刚刚爬起身来的紫袍女子,冷笑了一声。

  “白梨!留下活口!”

  白梨举起剔骨,毫无顾忌地朝着她的嘴插了进去,一击而透。

  紫袍女子双目圆瞪,惊恐万分,喉咙里只剩下咕噜咕噜的声响。

  唰!

  白梨的手已经穿过她的头颅,在紫袍女子的脑后水平展开了剔骨。

  “你可真恶心。”

  白梨冰冷话音一落,便狠狠向后一扯,紫袍的女子的头颅应声成了两半,紫黑的血液溅了白梨满脸满身。

  她闭目侧头,那些血液没有落在自己的眼中。

  “白梨!”

  等苏越冲到白梨身前,已经来不及了。

  他先是紧张地看了看白梨:“你有没有受伤?”

  白梨似是有些木然,没有回答。

  苏越赶紧俯下身,在地上一半的头颅上,取下了一枚小小的琉璃坠子。

  “白梨?”苏越起身,轻轻摇了摇白梨的肩膀,声音里有一丝着急。

  白梨懵然地转过头,看着苏越的眼睛:“苏……越?”

  “你有没有受伤?”苏越又问了一遍。

  白梨低下头,看到自己满手满身的紫血,顿时吓了一跳,手中剔骨也落在了地上。

  “我……这……”

  苏越眼见着白梨的手剧烈颤抖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白梨惊恐地望向苏越。

  苏越稳住心神,又问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身上可有疼的地方?”

  白梨还没想明白苏越的问题,脑中妖灵有气无力的声音已经响起:“你没事。”

  听到妖灵的声音,白梨这才垂着头讷讷地跟着说了一遍:“我没事。”

  苏越总觉得哪里不妥,伸手抬起白梨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白梨?”

  白梨的眼中聚着泪水,显然是被这一切吓到了。

  “怎么了?”苏越似是能看进她的眼底。

  白梨的嘴唇微微颤动,张口轻声念着:“不是我……不是我要杀她……”

  苏越面色凝重:“谁要杀她?”

  “我的……妖灵。”

  苏越眉目一顿,显然有些意外:“你的妖灵?不受你控制吗?”

  “它……它能和我说话……”白梨不知道怎么解释,显然有些慌忙,“它说,杀了她……是它说的!然后我就……就只想杀了她……”

  白梨磕磕绊绊地解释着,她不知这个天马行空的理由,能不能让苏越信服。

  那一日苏越告诉白梨,这个害死素素的驭灵师,其实一直在寻找机会,想抓走她。

  她知道白梨被苏越藏在邵宅,可是她找不到邵宅所在。

  赤婴带白梨出去又不留一丝痕迹。

  直到苏越要带白梨去买灵器,这一路才被驭灵师找到了踪迹。

  不过驭灵师自知不是苏越的对手,不会正面攻击。

  妖狱的一切,就是这个驭灵师声东击西的把戏。

  只是苏越没有给她留下一丝机会,就连赶回去抢救妖狱,也宁可把白梨颠得七荤八素都不离身,直到送进邵宅。

  邵宅外的幻术奇巧,驭灵师没有机会找到邵宅,故而这次铤而走险佯攻妖狱,也只弄死了一只早就不受自己控制的兔妖罢了。

  苏越料定驭灵师定不会罢休,与其小心提防,不如就让白梨练练手,看看这几月与妖灵契合得怎样,新买的灵器也能试一试。

  苏越与白梨说,驭灵师将由她亲手擒获,算是给素素报仇。

  白梨当时不敢真的杀人,还是苏越说,不要她的命,只要生擒就可以,接下来怎么处理,有他。

  而苏越也会在暗中看着,一定不让白梨受伤。

  正是如此,白梨这样胆小的妖,才敢站出来和一个驭灵师对峙。

  可谁曾想到,白梨竟然会突然失控,如此果断残忍地了结驭灵师的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