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皓月虎啸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多情人无情刀

皓月虎啸刀 叶飞玄 5406 2019.03.22 23:43

  一个个人倒在了地上,朱猛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声音低沉地说道:“你来了?好久没有见面了,也不知道,这些年你过得怎样,吃得好,睡得好,舒服吗?”

  “哼!”黑色的衣袍下面脸上露出来冷冷的笑容,“没想到,你这个无情的男人,居然还没有忘记我,托你的福,这些年还可以,今天来,不是找你的,我是来找范临风,我要杀了他?”

  “你要杀了他,可是想要杀她的人都死了,被我杀得?”朱猛投出阴冷的目光,手中多出来一把环扣虎头刀,在风中那一个个环扣发出来潺潺响声?

  “那我们试试?”手中出现了黑色的内力,打了过来,带着尖锐的虎啸声音,范临风横空扑了出来,用着手中的大刀,将黑色的内力圆球劈成了两半,砸在了地上,嘭的一声,激起来一个个黄豆大小的石子颗粒。

  范临风扭头看着朱猛,脸上露出来笑容,“朱爷,这个人交给我,我弄丢了虎啸刀,本来就对不起你,现在她又是来找我的,我怎能让你再给我挡刀?”

  咳咳!谁知道,那个黑衣人来到了范临风的面前,用着阴风鬼爪将范临风提到了半空,范临风脸上爆起来一根根青筋,感觉难以呼吸,浑身无比沉重。

  黑衣冷冷的说道:“小子,今天我就是要来杀你?”透出杀气,另一个手拿着锋利的宝剑,准备斩了范临风,范临风闭上了眼睛,朱猛的环扣虎头刀在这时候脱手而出,黑衣人不得不停下攻击,改变方向。

  用着手中宝剑地方攻击,与着环扣虎头刀碰撞在了一起,摩擦出红色靓丽火花,咔嚓一声,宝剑断成了两节,一节掉在了地上,一节从这黑衣人的胳膊飞过,红色的血液渗出来,黑衣人被这霸道的力量逼得连连后退了几步,险些倒在了地上,一个有力温暖的大手扶住了她细细的腰肢。

  这大手的主人是武林王黑宝,淡淡的说道:“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见到你,否则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你了。”点住几个穴道,顶住了黑衣人,摸了摸黑衣人玲珑有致的身体,用着手拨开了黑衣人的衣服,看清楚了她的脸蛋。

  她的脸蛋不难看,而且还很美丽,是武林中公认的大美人绝世神妪许玉,也是珠珠的娘亲。

  黑宝手中陡然出现了皓月虎啸刀,指着面前的朱猛,冷冷一笑,“你没有想到吧。当年,我是那么喜欢她,可是她么?却喜欢你,哪怕你不理他,躲他?她还是跟在你身后?”

  “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就在你们后面,偷偷的看着你们,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恨你,恨你不懂得珍惜?”

  朱猛默然,他不知道,她从来也不知道,伤了两个人的心,他,许玉,黑宝都是藏真真人施雨露的徒弟,他们武功有成,他平日里醉心武功,跟本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哪成想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我知道,你不知道,你肯定也不会知道。所以我费尽心机,找到你,我知道,只有找到你,才能找到她,我赌对了?”黑宝脸上露出来高兴的笑容,好像从未有过这样自信的笑容。

  “一开始,我打晕珠珠,放进箱子,让震远镖局镖师压他们去,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宝贝,我也知道,珠珠一定会带着皓月虎啸刀,来到我的身边。”

  手深情地抚摸着皓月虎啸刀,仿佛在抚摸着自己情人的身体,痴痴的笑道。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今天你也一样,要死在我的手里,以前在师门的时候,我不是你的对手,那是因为我没有皓月虎啸刀,可是现在我有了,我一定可以打败你,让你知道,许玉是我的,珠珠是我的,皓月虎啸刀也是我的?”

  皓月虎啸刀破空而出,朱猛目光一凝,两个指头夹住皓月虎啸刀,黑宝脸上露出来吃惊的神色,“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皓月虎啸刀是假的?”

  “你错了,你一直都错了。”朱猛无奈的摇了摇头,“皓月虎啸刀不是能够给人力量,而是能够人信心,那种力量是信心,决……”

  话还没有说完,黑宝眼睛中充满了血丝,大吼道:“你骗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左手握紧拳头,发出来卡帕卡帕的声音,一拳朝着朱猛的心脏发出来。

  朱猛也握紧左拳头,使出来“虎魔拳法”中的一招“虎啸山林,”散发出来百兽之王的气息,一拳迎了过去,两个沙包大小的拳头,碰撞在一起,只听见黑宝的拳头,发出来咔嚓咔嚓的脆响声音,那是臂骨断裂的声音。

  朱猛乘胜追击,又是一脚,把黑宝踹飞了出去,飞出了几十米远的距离,在地上留下来长长红色的血印子,盯着地上的皓月虎啸刀,苦笑道:“真是多情的人无情的刀!”他想起来,黑宝师兄以前是一个多么喜欢笑,多么开心的人。

  现在为了一把刀,变成了这个样子,都快认不出来。

  珠珠也从屋里面跑出来,扶着范临风,范临风摸了摸嘴角的鲜血,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棋局。

  朱猛来到许玉的身边,解开了许玉身上的穴道,“许玉,你走吧?”

  “嗯?”许玉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珠珠,现在看到珠珠好好的,便没有了牵挂,扶着黑宝缓缓的走了,她才发现这些年黑宝对自己有多么好,对自己有多么的多情。

  朱猛有那么多的人陪着,可是,黑宝呢?如果没了自己,那么……所以她决定了陪着黑宝。

  范临风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顿悟了什么,喃喃自语道:“这就是道,这就是山就是山,水就是水,爱就是爱,,。”

  一旁的珠珠傻愣愣的看着范临风,在面前晃了晃手掌,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看到范临风自言自语的样子,珠珠心里面十分担心,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只见朱猛举起来手,示意他不要打扰范临风,轻声的说道:“他现在达到了武学的最高境界道,道!”

  珠珠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懂,但是她知道,这一定是好事情。

  “道,什么是道,道即是道路,即是道理,即是答案,所谓得道,无所谓得到自己心中的答案……”追寻着答案的范临风,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团团淡黄色的光芒。

  虎啸刀也发出来震震虎啸,慢慢的浮了起来,没有任何内力催动,发出来最原始的虎啸,朱猛大吃一惊,“他是皓月虎啸刀的主人,他是……?”

  “朱叔叔,你在说什么?什么皓月虎啸刀的主人?”她更不明白了,这些话更让他糊涂。

  好像刀有着魔力,深深的吸引住了朱猛眼球,再也挪不开了,也说出来半句话。

  一个人也缓缓的从这聚义厅走了出来,穿着蓝色的道袍,身上还画着一个八卦,有着黑白相间的胡子,掠了掠呼吸,满意的笑道:“好壮观的景色,这就是天上四大神兽白骨的力量,这种力量太美妙了。”

  “你是谁?”珠珠扭头,大吃一惊,这些天他几乎身边的兄弟全部认识,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老头子,这个老头子一个身法,消失在了原地,来到了珠珠身旁,掐住了珠珠脖子,露出阴冷笑容,“小道施雨露?”

  “施雨露,藏真真人,”珠珠仿佛看到一个怪物一样吃惊,珠珠几乎连呼吸也觉得困难,微乎其微的救命声音从这嘴巴中传了出来,“救……命,救命……”翻出来白眼。

  冰冷的刀锋夹在施雨露的脖子,范临风在身后冷笑道:“你最好松手,否则我保证你的脑袋搬家?”

  “好,好,好,我松手。”噗通一声,把珠珠放在了地上,施雨露脸色有点苍白,他感到了皓月虎啸刀的霸气,皓月虎啸刀的力量。

  范临风连忙扶起来珠珠,关心的看着她,“没事吧!”

  被力量吸引的朱猛,也回过神来,猛地晃了晃脑袋,诧异的看着施雨露,惊声说道:“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

  “嘿嘿,徒弟,有你真好。”施雨露一声冷笑,手中出现无形的气团,带着强大的吸力,抓住了朱猛脖子,把你的力量给我,万本归元大法,吸收干净朱猛体内的内力。

  朱猛头上多了许多白头发,掉在了地上,没了力气,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一样,十分脆弱,没有两样。

  施雨露舔了舔舌头,“真美味,太好了。这力量……”透出贪婪的目光看向了范临风,缓缓的逼近。

  范临风眼睛布满了血丝,放下了珠珠,拿起来皓月虎啸刀,站了起来,“你这个铺盖,朱爷可是我的亲人,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活着,你这个王八蛋?”

  朱猛看到范临风为他怒发冲冠的模样,心中好像吃了蜂蜜一样,想起了小时候的范临风。

  …………拉住朱猛衣襟,奶声奶气的说道:“朱爷,长大以后,我要保护朱爷?”

  朱猛那天很高兴,喝了许多酒,也希望有那一天,因为哪一天,范临风一定长大了。

  现在他看到了这一天,范临风的刀到施雨露头顶,再也下不去分毫,施雨露用着右手中的内力挡住大刀,头也不抬苦笑道:“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为了白虎这力量,我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声音变得颤抖。

  “我收徒弟,让他们产生矛盾,是我的徒弟黑宝让七大掌门杀我徒弟朱猛,我有出手就走朱猛,这一切为了什么?”施雨露的脸色扭曲开来,仿佛变成了一个地狱中的魔鬼,“为了什么事情?为了你这个虎刀主人,激活白虎的力量,到时候我夺去他的力量,我就可以成仙,我就可以成神。”

  “我看……”范临风十分难受,嘴角溢出来鲜血,“你就疯子,世界上没有仙,也没有神。你只是一个力量的奴隶?哼哼?”

  “随你怎么说,我要杀光你身边一个个亲近的人,让你崩亏,让皓月虎啸刀崩溃,这样我就可以得到白虎的力量?”一下甩出了几米,将范临风撞在了柱子上,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吐出一大滩鲜血,连动也不能动,仿佛动一下浑身就会散架。

  “第一个就那我最喜欢的徒弟下手吧,最乖的是你,最喜欢的这是你……”凝结成一把剑,插进了朱猛的心脏,朱猛溢出红色的鲜血,他的眼睛神色依旧是那样多情,那样担心,看着范临风,哪怕是在死的最后一刻。

  咔嚓!皓月虎啸刀上出现了一条裂痕,范临风的心上也出现了一条裂痕,范临风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用力的捶着地面,泪水和鼻涕一起流进了嘴里,歇斯底里的喊道:“住手,你这个王八蛋,你如果再敢动一下,我一定。我一定杀了你。”

  “是吗?你杀一个我看看……”施雨露冷冷一笑,嗖嗖嗖!放出了八把凝结而成的利剑,如一个牢笼,锁住了范临风,范临风若是动一下,她就会变成一片片人肉。

  又缓缓走到珠珠的跟前,苍白冰冷的食指在珠珠的脸蛋划过,咯咯的怪笑道:“咯咯,这个是你最喜欢的女人,杀了他,想必你……”施雨露脸上露出来满意的笑容,仿佛他看见了他成仙的风姿。

  手中的利剑已落下,滚烫的鲜血落在珠珠苍白的脸蛋,那是她的父亲,从小为她遮风挡雨父亲黑宝,黑宝倒在了珠珠怀里,“做父亲,没让你失望吧?”

  失声痛哭了起来,施雨露脸上的表情难堪极了,仿佛吃了黄连一样,一把抓起来黑宝,将她变成了一个骷髅,扔在了一旁。

  只见范临风握紧了拳头,试图站起来,因为她的心出现了两道裂痕,皓月虎啸刀上也出现了两道裂痕,一片片人肉落了下来,由于失血过多他有倒在了地上。

  “呦呦,让我看看,这皓月虎啸刀上,已经有了两个裂痕,看来你小子还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他可是杀了掌门陷害你的人,居然对这种人也有怜悯之心,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情种。”施雨露再次转身那珠珠消失再面前,一把冰冷的剑,从这身后刺出。

  这把剑不是别人的剑,而是绝世神妪的剑,施雨露可是她的师傅,扭头用手控住了剑,“别忘了,我可是你们的师傅,想要杀我,那简直是吃人说梦?”吸取了绝世神妪的内力,绝世神妪两边的头发迅速苍白了起来,脸上也多起来一条条鱼尾纹。

  噗通一声,也倒在了地上,施雨露看也不看,一脚把她变成了齑粉消失在了空中。

  范临风的心上多了一道裂痕,范临风的刀上也多了一道裂痕,他用尽了全部力气站了起来,人肉片从这骨头上被利剑剥下,喃喃自语道:“他们可都是我的朋友,你这种人,怎么会懂,朋友死了,在我心上留下的裂痕?”

  “你从来没有过,也不会懂,我曾经有过,但是我现在没有了,以后也不会有了。不能一起吃玩,一起睡觉,一起打游戏。”

  “可笑,你所谓的朋友,在我强大的力量面前,不堪一击。”施雨露使出来天罡七十二路剑法,七十二把飞剑带着长长的光芒飞了出去,与着范临风对抗了起来。

  范临风,一个神奇的人,身上几乎没有几片肉,可是他拿的起刀,一刀劈了过去,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只听见一声惨叫,一切都结束,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上落下,砸在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累……

  朋友,你有,你要珍惜,因为老天知道,你需要朋友,他才给你朋友,你若不珍惜

  自信,无论做什么,昂首挺胸,相信自信能行,相信自己可以。

  道,答案,有了答案,还用抄别人的作业吗?

  黑白相间的小燕子风筝,在高高的空中,自由自在的飞扬,肥美的绿草,光着脚丫踏在上面舒服极了。

  “范哥哥,你告诉我,许玉的那个秘密是什么?”珠珠背着双手拉着风筝,认真的问道。

  范临风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别别扭扭,断断续续的说道:“对……对不起,珠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下,才顺利的说道,“我不应该隐瞒你,其实荷花亭我就知道这个秘密,我没有告诉你,许玉是你的母亲。”

  “那”珠珠突然跑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我不想骗珠珠。”范临风也追了上去。男追女赶快活的很,自在的很。

  珠珠停了下来,“你明知道我这个人很好骗,你只要说的话,我都信,你为什么……?”

  不等珠珠说完,范临风已经捂住了珠珠的小嘴,搂住了珠珠,望着随风摇摆的绿草,“因为我知道,珠珠的男人是一个男人。”

  完。

  就这样完了。

  皓月虎啸刀我想写什么呢?就是对朋友的友情,对亲人的亲情,还有诚信,乱糟糟,文笔也不好,描写不出来心里想表达的。所以唉

  3月22日,属于我自己的皓月虎啸刀完结,也是我的武侠梦。

  当初怎么有了这个皓月虎啸刀的想法,不过就是想到了两个名字青龙偃月刀,流星蝴蝶剑「古龙大侠的作品孟星魂特别喜欢」,

  有人就问这两个名字怎么想到了皓月虎啸刀

  青龙,象征忠义两全。一刀批过去,如同一轮月呀照大地坦坦荡荡,如关二爷一样。

  流星,短暂美丽,蝴蝶,很美,传播花粉,刀剑

  皓月,皎洁明亮的月亮,虎啸,这和我想写重情义有点关系,虎,我第一个想到东北虎,据说东北人特别重情义,所以用了一个虎啸

  乱七八糟就这样,下一个武侠小说黑竹杆,

  黑竹杆……

  一个著名的杀手,他的竹竿原本是一个墨绿色的竹竿,后来因为死人的鲜血染成了黑色,叫黑竹杆。

  他的皮肤黝黑,瘦骨嶙峋,细细高高,长的像个竹竿,他叫黑竹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