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蛇精风波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645 2019.06.30 21:24

  刘季一行三人回到中阳里,一个村子都沸腾了。

  人们奇怪于莫塞在一个多月之间,变得如此苍老。

  古有一夜白发的事。他头发胡子霜白,那也就罢了,怎么那虎背蟒腰,又不是负重千斤,不过行了一个多月的路。也一下子就佝偻起来?

  刘太公甚至指着刘季的鼻子。

  问:“你这是带你的恩人出去游玩,还是骗他去受罪了?去一趟咸阳回来,竟然如个七旬老翁。”

  “你倒说说,你将他受了个什么样的折磨?”

  刘季哭笑不得,又不好说明了原屈,只是叫村里人去问莫塞。

  莫塞得了美人归,心中如蜜,甜滋滋,这一点丑陋算个什么,人,终究有老的时候。现在的苍老和将来的真老,又有多大区别呢?

  于是,闭口不言,只是微笑。

  村里人看他满脸皱纹,想到这个人向来口紧,若从他的嘴巴里听个落实,那就像打听他的犄角蛇那样,你越是问他,他就藏得越深。

  自然问不出个子午卯酉。

  只道他在去咸阳的路上,得罪了什么人,被那人整蛊,吃了“苍老药”。

  叫巫医来救他的命。巫医例行医事,竟也断不出什么病,疑他刚娶美妻,贪欲过度而至怪病,并不是中了什么蛊毒。

  叫他赶快到深山老林里去,寻一些蜘蛛琥珀回来煮汤吃,又寻些何首乌和羊脚藤回来,捣烂了,用以敷头发和胡子。

  又叫众人到了晚上,用两块木板把莫塞腰身夹着,想办法把佝偻腰压直。

  渐渐的,人们又把话题绕到那女子身上。问那女子叫什么,说是叫姝姗。

  又问是哪里人,说是凤城十亭里。

  那姝姗在众人面前,言行举止,温文儒雅,只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藏不住秋波荡漾,尽显妖媚之色,把村里的男人看的张口结舌,目不转睛。

  村子里的女人,被这个初来乍到的姝姗一下子陪衬得黯然失色。

  于是,开始在背后议论她:看她脸形,下巴削尖,眼大脸小,身材苗条,走路妖娆,有点像传说中的蛇精。

  如果不是蛇精,如何要嫁给现在弯腰驼背的莫塞?

  肯定莫塞抓的蛇太多,蛇精要来寻他报仇,故意幻化了来迷惑他。

  如果不是蛇精,如何被她看了一眼的男人,就被勾了魂,一天到晚,不停的说这说那,忘了自己身边婆娘的存在,句句都是姝姗。

  是的,如果姝姗不是蛇精,如何惹得男人们茶饭不思,惹得女人们醋心大起。原来几乎都是夫唱妇随的中阳里,怎的一下子闹得鸡飞狗跳,男吼女嚎。

  有人便去问莫塞,他可曾到过凤城十亭里女子的家。可曾是在去咸阳的路上偶遇的女子。

  可曾觉得女子睡觉时,将身子把莫塞整个儿缠着不放,挣脱不得。

  这个事情,莫塞说不清楚,他也不想多说。因为,每天晚上,他被村里人用两块木板前后夹着,动弹不得,生生的硬将佝偻了的腰身压直。

  痛就不说了,耳朵里净是骨骼被压篡了位的“吧嗒吧嗒”声。

  问多了,莫塞觉得他们的怀疑也有些真实了。因为,自从刘季去泗水之后,村子里发生了多起偷盗案件。

  谁家的鸡被偷了,就是抱窝的鸡蛋也敲破了给吃掉,鸡毛和蛋壳就从鸡窝边,一路丢弃到莫塞家草屋边上。

  谁家刚刚出生的小牛犊被偷了,血水洒一路,朝莫塞家草屋这边走。

  还被偷了一些猪羊等等活物,都好像与莫塞带回来的女子有关。

  莫塞身板被压直,又重新变的虎背蟒腰,脸上渐渐的恢复了光滑。头发和胡子渐渐的被何首乌和羊脚藤敷黑之后……莫塞问姝姗是哪里人。

  她仍然说自己是凤城十亭里的人,在丰泽西与莫塞相遇、相知,并相爱。

  问她姿色为何如此妖媚,而心甘情愿下嫁莫塞这样一个捕蛇人?莫塞越问越是出格。

  甚至问她是不是蛇精幻化的妖媚女子。

  姝姗很伤心,对他说:“当初在丰泽西,你我一见钟情,恨不得马上就成一家人,睡一张床。”

  “也不顾我有没有夫家,也不顾我的夫家在骊山是死是活,因为你喜欢我的美貌,因为你喜欢我的妖媚。我也喜欢你的强壮和忠厚。”

  姝姗说,就算她是蛇精,与人有什么不同呢?

  莫塞长年累月捕蛇吃蛇,蛇就是莫塞的衣食父母,莫塞见到蛇时欣喜若狂,那时候,莫塞又何尝嫌弃过蛇呢?

  就是莫塞一个月之间变得白发苍苍,那也只他自己贪欲无度的结果,又与姝姗与生俱来的妖媚有什么关系呢?

  况且这些日子,两个人同床共枕,也不见得莫塞生病至衰,反使他心情更加愉快。

  人们都说蛇精阴毒、放浪,就算姝姗是蛇精,何曾干过害人的事?人们都说蛇精善于挑拨离间、制造事端,这些日子,姝姗大门不出一步,村子里那些人家的吵闹,岂能怪罪于她?

  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过是村子里嚣张狂傲,搅得邻居不宁的女人,张罗着算计姝姗罢了。

  姝姗道:“我和她们传言中的蛇精比起来,我有什么值得你猜疑和嫌弃的呢?人们是有意耻笑我嫁给你一个寒门之人,不知我图个什么;人们也嘲笑我们是因为无媒妁而婚,名声浮荡,有违礼法。又嫉妒我青春美丽,而她们无与伦比。世间的嫉妒和恶毒,其实比毒蛇还毒得多!”

  “着为我的丈夫,你也有外人一样的心思,就算我是蛇精,我的心也会碎。何况我是一个人,而且是你的妻子?”

    莫塞觉得姝姗的一番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嘴上虽然说,不再怀疑她,但是,心底下仍然打消不了姝姗是蛇精的念头。

  为了试探姝姗,他有意把祖传的防蛇秘方,交给她看。

  她闻到那股药味时,居然不为所动,既不躲避,也不逃跑,也不痴呆。

  根本没有蛇的习性。

  不过喜欢吃荷包蛋,偶尔也生吃。

  莫塞基本上煮蛇肉当饭吃,开始时,姝姗有一些不习惯,慢慢的,如果隔三差五不吃蛇肉,她便问,为什么不吃蛇肉。一旦有蛇肉摆上桌来,姝姗高兴得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

  她也习莫塞吞蛇胆,喝蛇血,如果她是蛇精,岂有食同类血肉之理。不过,她最喜欢把青蛙生生剥了皮,蒸着吃。

  传说蛇精也忌讳雄黄,蛇精如果喝了雄黄酒,会露出本来面目。莫塞有时候借口高兴,用雄黄泡酒,招呼她吃,她可以吃三碗。

  醉后在床上更加缠绵。待睡熟后,莫塞一看身边,不过是一个妩媚之人罢了。哪里有什么大蛇。

  经过多次试探,莫塞终于放心下来,而村子里的风言风语也渐渐的息灭。

  人们一如既往的农耕稼种,莫塞一如既往的捕蛇。

  远在泗水的刘季也偶尔回家一趟,看望刘太公,顺便带一些盐和布匹,送给姝姗,并问犄角蛇的捕捉情况。

  莫塞自然敷衍他,说犄角蛇越来越难捕,一年两条的任务,恐怕完成明年的任务有点难。希望刘季能在县衙说几句好话,不要摧得紧。

  刘季说:“叫我在县衙里与那些泼皮说好话啊!门都没有!”

  莫塞知道刘季不属县衙管辖,所以不怕他们,也看不起他们,他只听县尉的话,而那县尉,又是听从于朝廷的都尉,根本不鸟那些官僚。

  所以,刘季一个小小的亭长,才那么目中无人。

  待刘季走后,姝姗说,亭长这个差事,比县官还自在,自在是自在了,可惜没多少俸禄。

  不过刘季还是有知遇之恩,当初莫塞推荐他,才有他今天的自在,莫塞和姝姗也才有这些盐巴和布匹。

  莫塞又要上床,姝姗笑道:“我看刘兄弟自在是自在了,倒不如你。”

  ”他有差事挂着,想睡时不能睡,非得天黑;你倒无所事事,白天无畏,夜晚更是为所欲为。”两个人在床上畅笑了一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