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莫塞劫狱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452 2019.07.10 17:21

  莫塞从县衙围墙外面返回,遇到打更人正在敲着梆子,已到了二更的时候,他想,回到东街,拿了东西来,就差不多够三更了,那时候,街道上应该行人稀少,多数人已经入睡。只要将凿子绑上布条,锤头裹了棉花,悄悄攀上监狱外的墙上,就是一丁点一丁点的撬刮,在天亮之前,怎么也把碗口大的一个窗口,削到容姝姗爬出来。

  姝姗头小、腰细、骨头柔软,要爬出一个比碗口稍大的洞口,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他到了东街,进到院子中,见房间的油灯还亮着,刘太公回身朝墙里躺着,估摸还在睡熟的梦中。把装工具的布口袋提在手里,镰刀别在腰间,关了门,牵着马,拉着马轿,大踏步又朝原路赶去县衙。

  此时他就要去凿窗,心下非常紧张,口里唠念:“上苍保佑,路上最好不要碰到兵卒巡逻!”

  在快到县衙的一条街道拐角处,忽然见前面脚步声噼噼啪啪着响,见十多个兵卒手里提着灯笼朝左面巷子追什么东西,正要回身躲避,忽然又见正前方窜出一串灯笼,脚步声也是噼噼啪啪着响,到了前面不远。

  莫塞看清他们是兵卒时,只好丢下马轿,闪身到了一户院子的门口,好在那些兵卒到了左边的巷子口,一窝蜂朝巷子里去。

  如此大的动静,是不是县里遇到了兵变?莫塞回来牵马,心里这样想,如此更好,借着兵卒出动,县衙空虚,他便可放心凿窗,即使弄出个多大的动静,想来,也没有人管他。

  快到县衙时,远远地,又见县衙门口火把通红,把那一片地方,照的比月亮还明,还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声音大声道:“所有公差,务必将他拿下……”

  想是大概沛县进了强盗,那强盗好生厉害,非得所有衙差都要出动不可。

  那人的声音不是驻军县尉,也不是县衙里的县令,倒有一点像县令属官萧何。

  好嘞!莫塞心下高兴,为了能让莫塞凿窗,萧何居然将县衙的衙差都要调开,如此费尽周折,倒不如直接把姝姗放了?

  “萧何这人有兄弟义气,只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叫那几个牢差去休息,或者喝酒,待我莫塞成了事,再放他们回来值班,岂不是少了麻烦?”莫塞胡思乱想,马轿已驾到一面墙壁之下,见那窗口似有灯光隐隐穿出。

  有了灯光,见窗口似乎比之前看见的矮了三分,好像也变大了许多。

  莫塞不敢多想,下了马轿,走到窗口下面,抬头轻轻叫道:“你等得辛苦了,快把那灯灭了,我这就来救你出来。”

  一会,里面果然灭了油灯,有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的道:“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这一去,就不再回来了……”那声音很轻,仔细去听,方听清楚了。

  莫塞心里高兴,轻声道:“准备好了,一辆马轿。是的,去了,就不回来了……”说着已攀爬上去,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窗口上,待用绳索把自己的腰从屋檐吊下来,把腰捆绑牢靠了,才发觉这窗口确实是小,但没有之前说的那么小。

  此时又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如果把马轿帖着墙壁,自己还需费劲吊什么绳索,直接爬上轿顶岂不省事,一会姝姗出来,下去也不费多少劲了。可是,时间紧迫,哪里还能重来?

  之前说的是碗口大的一个窗口,莫塞现在看来,这个窗口足有面盆那么大,足可以让姝姗从里面爬出来,根本不用凿子凿墙。

  莫塞知道那是因为从下面看上来的缘故,也不细究了,只是将剩余的绳索丢进窗口里,轻声道:“抓住绳索,我这就把你拉上来……”

  莫塞一只脚蹬在墙壁上,一只脚排开,防止绳索不牢固自己掉到地上,听手里的绳索有了分量,竭尽全力拉动,不一会,从墙壁里的窗口拱出个女子来,莫塞道:“你岂不要害怕,我将你放到地上,然后我再下来……”

  当女子稳稳当当落地,自己解了绳套,走向马轿,掀开布帘,进到轿子里去了,莫塞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想:“逃狱成功了!”

  是的,莫塞也算是劫狱成功了。

  莫塞从墙壁上跳下,顾不得凿子、绳索,爬上马轿,一抖缰绳,那马便起步行走,再一抖缰绳,马就拉着轿子奔跑起来,大街上,空荡荡的夜中,只听得马蹄声,嗒嗒的响。

  这时候,县城南门万万不能去了,那南门亭长白天从县衙出来,因为和县令在公堂上有冲突,也不听萧何和刘季打招呼,气鼓鼓的直奔南门而去,他是认识了莫塞,又亲自拘捕的姝姗,这一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莫塞驾着马轿,要往西门去,西门是去凤城的方向,只要过了西门,一路往西奔走,定然逃过兵卒的追捕。于是,拉缰绳朝西面奔驰,可是那马跑的快,已离县衙数里之地,此时,要回身朝西门,必须又过县衙门口那条街道,莫塞心中着急,只道县衙门口那些兵卒也许没了,如果还在,就将手里的镰刀,朝那近来询问的兵卒一刀,杀他一个算一个能闯过去就行。

  他将腰间的镰刀拿在手上,高高扬起,一只手抖动缰绳,马轿射箭一般到了县衙门口,原来是虚惊一场,那县衙门口此时已是空无一人,就是县衙的大门,也静静的关闭着。

  这才收了镰刀,别回腰间。

  过了县衙门口,马轿朝西行了一会,远远地,就见西门巍巍的立在那里,静静的关闭,一个人影子也没有,月光下,门亭里隐隐约约有光,可能是值班的亭长之类,或者兵卒。

  门不开,如何能走出去?

  马轿“嗒嗒嗒嗒”的到了城门下,从亭里的窗口伸出一个人头来问:“大半夜的,你驾着马轿要出城?可有验牌?”莫塞道:“我是泗水亭亭长刘季的手下,受刘季的委托,将他夫人送出城去,要到中阳里。”

  那门亭里的人手里拿了刺枪,显然不相信莫塞是泗水亭刘季的手下,笑道:“刘季何时娶了老婆?可有验牌?”

  “走的急,验牌在萧何处丢下了。白天我们在一起喝酒,有些醉了,看这丢三落四的。”

  “你既是刘季手下,腰间应该悬刀才是,怎么别了一把镰刀?那是镰刀吗?拿出来看一下。”

  莫塞紧张得心跳到了嗓子眼,索性将腰间的镰刀取下,高高的扬了起来,对那人道:“可是看清楚了?这是帮刘太公带到乡下割草用的刀具,今天刚刚买来,锋利着呢……”他心里想,若是他胆敢前来查验,老子对准他脖子一刀下去,保证叫他立刻尸首分开。

  那人合该还没到死期,只是笑了笑道:“刘季这手下还真的龌龊,镰刀也可以当砍刀使……”听见他如此说,莫塞才将镰刀放下来,见那人掀开布帘,莫塞问他:“你想干什么?”

  那人笑道:“我想看看刘季夫人一眼,有何不妥?”

  莫塞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镰刀又扬起来,那人放下布帘,笑着对莫塞道:“你道是刘季夫人我不认识吧?自己的女人,倒说是别人的女人,呵呵……”一边走一边摇头,只是去开了小门,让莫塞驾乘马轿出了城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