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马嘴崖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722 2019.07.01 19:02

  马嘴崖溶洞,是在中阳里东去三里之地,那里有一石山,从西北方蜿蜒而来,到了此地,忽然断绝,生生的耸出一个马头来。

  马头高高的悬在半空里,从远处看,脖子、鬃毛、耳朵、眼睛、马脸,马鼻、马嘴,一应俱全,恰如一匹奔跑的老马,所以,当地人叫它马嘴崖。

  令人称奇的是,从石山崖上爬上马脖,到了两个耳朵似的巨石那里,用绳索梭下,到了左右两个马眼中的任何一个洞穴,朝洞穴里去,溶洞就会越来越宽广。

  只是洞穴去处越来越斜下,去了数里之地,陡然听见瀑声如雷,从前面传来,而脚下左边的洞壁里,似有缓缓流动的江河声传出来,不知流向何处,令人止步不前。

  正是因为洞穴深处有阴河流过,所以水汽变成白雾从两个马眼升腾,远远地看去,一年四季,那马嘴崖云雾缭绕,嵬嵬袅袅。

  秦始皇东巡时,曾认为此地有祥云缭绕,王气升腾,是一块风水宝地。

  。

  马嘴崖差一点被秦始皇派兵凿掉,幸而他的丞相李斯说,马嘴崖山势从西北方而来,恰似雄赳赳气昂昂的战马,从王宫咸阳到此镇守一方的将军坐骑,可谓百利无一害。

  这马嘴崖才逃过一劫。

  莫塞领着众人,举着火把,一步步在溶洞里勘察大蛇爬过的痕迹,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前推进。

  洞中水汽升腾,白雾茫茫,众人举步维艰,可是,洞穴之中石鼠奇多,个大如猫,见人来,帖着洞壁往里逃跑,穿梭于钟乳石中,弄得响声在洞穴中回旋,一声刚罢,一声又起,令人一惊一乍。

  如此奇多的石鼠,居于溶洞之中,即使此洞穴是大蛇的藏身之处,它大可不必出来觅食了,许多石鼠,定然是它嘴边的美味佳肴;然,既有大蛇藏身于此,又何来如此之多的石鼠?

  旦说没有大蛇,洞底又有爬行蜿蜒进出的痕迹,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一行人走在洞穴中,真的是步步惊心,只希望那大蛇不在此洞穴蜗居也罢,如在外面光明开阔之地,人多势众,大蛇就是发了狂,众人逃跑的机会总是大一些。

  大家的火把在这阴森森的洞穴里,照出来的光辉也是如此的迷蒙蒙,雾沉沉,想是离响声如雷的瀑布位置不远了。

  莫塞说:“大蛇蛇蜕的时候,它为了顺利蛇蜕,不吃东西,这是它在东阳村,只咬下头颅,而不吃掉整个人的原因,唯一能帮助大蛇蛇蜕的东西,就是水,它需要饮水,如果没有水源,就不能保证它有足够的水分,蛇蜕就不会变得宽软,完成蛇蜕的过程就会不顺利。所以,我们越靠近洞穴里的水边,就越加小心,因为,我们马上就要看见它了。”

  不过,莫塞为了安稳大家的情绪,他说:“现在大概还不要紧,大蛇可能正着手准备蛇蜕,一心不能二用,我们到了那儿,手里拿叉子的人,要集中精力,找到蛇头所在,同心协力,把蛇头叉住,然后,使刀的人,要去砍它的脖子处,无论大蛇如何的挣扎,都要把它的脖子砍断下来。脖子一断,长蛇无头,身子就失去了方向和判断力。那时候,我们集中精力把那个蛇头弄死,把蛇身抬回村子,就万事大吉了。”

  “但是,如果判断有误,”莫塞说,“大蛇不是在蛇蜕时间,我们在这洞穴里,定然危险性很大,我给大家的驱蛇药要放好,不要弄丢了去,不管药量对大蛇是否有用,都要防备不测。如果大蛇不是蛇蜕的时候,我负责把驱蛇药粉撒过去,你们见它行动缓慢下来时,要去叉它的蛇头,这个是我们侥幸取胜大蛇的方法。”

  说到叉蛇头,有人心虚,主要是害怕大蛇的嘴巴咬人,因此问:“为什么不叉它的身体,那样的话,就比较好下手。”

  莫塞回答:“别傻了,蛇身子水桶一样的粗,你的叉子那么的小,怎的叉得了。蛇的最大的力量,集中在腰上,那腰身劈过来时,就像秋风扫落叶,如是你家那个草屋,也被掀开个底朝天了。”

  众人都道是,一切皆听从莫塞的指挥。

  众人又行了多时,速度越来越慢,因那水雾越加浓了,火把上的松树油脂已燃完大半,洞穴里瀑布声音依然如故,却还近不了前去,仿佛很远,又似在眼前,奇怪之极。

  好在渐渐的没有了石鼠的来回逃窜,洞穴里,只有瀑布声和众人行进的脚步声。

  这时候,洞穴渐渐的朝下斜行,不大一会,众人不是来到瀑布前面,而是到了一条阴河岸边,火把一照,见一条阴河缓缓流过,不过,甚的宽广。

  火把的光亮照不过对岸去,不知那阴河有多宽广,从什么地方流过来,又流到什么地方去。

  岸边倒是有一屋子的宽度,足够众人进退站立。

  莫塞小声道:“到了水边,大蛇定然在此,大家还不在岸边到处照一下,怎的忘了危险,去看那河流做什么?”

  于是,众人又惊慌失措,到处胡乱照了一遍,可是,根本不见大蛇的影子。

  松树油脂就要燃完,烙饼也吃得差不多了,里正道:“这洞穴已穿到这里,尚不见大蛇影子。我们得回去添加松树油脂,烙一些饼来,准备充足一些,方可前探。”

  莫塞也说:“依里正之言,大家先回去。不过,重探洞穴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明天,否则,大蛇蛇蜕完成,我们寻着它时,也是枉然了,因为我们斗不过它啊!”

  众人都说依得,正准备返回,有人忽然小声尖叫起来:“你们看那石乳之上……”

  朦朦胧胧中,放眼望去,前面的钟乳石上,一条大蛇凌空盘旋……又定睛一看,水桶粗的大蛇在那钟乳石上盘旋着,一动也不动。

  大家一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好在莫塞不愧是个捕蛇之人,安慰大家道:“大家别紧张,那是一张蛇蜕而已。只是,你们都注意周围动静,待我去取了,拿回去配药。”

  众人松了口气,兢兢战战的待莫塞去钟乳石上卷了那张蛇蜕,往回行走。有人问:“大蛇已经完成蛇蜕了?”

  “不,这张蛇蜕是去年留下来的旧皮。这是黑色花纹的蛇蜕,不是村子里攻击人的那条白蛇。看来,这洞穴蜗居的大蛇,不止一条,或者两条,或者数量更多。”说得大家腿肚子发软。

  又问:“你家蛇皮仓库里面,蛇皮多了去,怎的对这张破皮稀罕起来?蛇皮和蛇蜕究竟不一样。”

  莫塞说:“当然不一样。蛇皮可以做将军铠甲,就是我经常将活蛇倒立挂起,剥下来风干,存在仓库里,要上缴县衙的那种蛇皮;而蛇蜕质地鞣薄,不能做铠甲,只好入药。”

  那人问:“这东西肮脏腥臭,如何入药,又如何治病?”

  莫塞一边走,一边慢条斯理道:“蛇蜕,可是一味好药啊!它入肝而辟恶,治疗小儿惊痫,瘈疭和颓疾寒热,那发蛇痫的人,忍不住的吐舌摇头,服用蛇蜕后,就会好;蛇蜕善能杀虫,可以治疗肠痔、虫毒,和恶疮,也可以止呕咳、明目,还能够治疗白癜风。”

  众人还未回到洞口,火把已然熄灭,正在往洞口亮处摸索着走,忽见一人从洞口急匆匆进来。

  见了众人,倒不问斩杀大蛇之事,而是上气不接下气对里正道:“不好了,不好了……沛县县衙派城南门亭的亭长,带了数人,把莫塞的妻子姝姗逮捕了,此时正在去沛县的途中。”

  莫塞听见此言,大吃一惊,问道:“为什么?”

  那人道:“那个亭长说,他受县尉差遣,要来中阳里捉拿蛇精,里正又不在,我们解释了缘故,可是他脾性焦躁,不等里正赶回,因此,在催促之中,捉了姝姗去。”

  里正是中阳里一村之主,一听此言,知道居然有人冒天下之大不讳,没有他里正的命令,竟敢私自去县衙告发了中阳里的人命案,气不打一处来。

  里正吼道:“是谁吃了豹子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