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姝姗被捕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330 2019.07.02 18:37

  里正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暴跳如雷:“是谁吃了豹子胆,没有我的同意,居然私自去告发在中阳里发生的案件?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里正!”

  于是,领着众人,气势汹汹的出了洞穴,见天色已晚,原来大家进洞穴里面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了,洞穴口等着的众人已经尽数离去。

  又问那个说话的人,为什么不阻挠从沛县来的衙差?

  那人说,来的衙差,横蛮无理,进了村子,当时村里老少正往村里赶,他便胡乱抓人。

  他问道:“那个蛇精姝姗何在?我们奉县尉的命令,要捉她去县衙问个明白。”

  众人听说,忙说马嘴崖大蛇出来伤人一事,已派人到县衙报案,抓大蛇之事才是重中之重,中阳里并无蛇精,更无蛇精之说。

  那亭长道:“这个年代,地广人稀,有大蛇出来,吃掉个把人,不足为奇。可是,”他奸险的溜着胡须,说,“听说捕蛇者莫塞,竟然勾搭了一个蛇精,光面堂皇的领到中阳里,堂而皇之的娶她做老婆。泱泱大秦,怎允许人妖交好,乱了律法?”

  那些女人本来嫉妒姝姗,这一下听说县衙要抓她,喜出望外。

  问那亭长道:“如是抓了她去,定然受笞刑之苦,问一下衙差大人,她会被判抽多少笞?”

  那人邪着眼睛道:“这哪里是笞刑的事?”

  他说:“抓到县衙问清楚,若她是蛇精,便是杀头的罪,拉到菜市口,一刀砍了;即使她不是蛇精,到了县衙,如果不配合县令的审查,也将她当是蛇精,按律给砍了。”

  那些女人不过是想让衙差抓了她去,让她背脊梁挨抽,煞煞她的威风,没想到会到要杀头的地步。

  听见此人如此一说,便慌了,说道:“中阳里倒是有个捕蛇人,叫莫塞,只是一人独身,尚未娶亲;也没有大人所找的,叫姝姗的女子,大人恐怕听错风言风语,大老远辛苦跑一趟了。”

  那人在人群里环视一周,见并无特别姿色的女子,又到大蛇攻击人的树林边探看,尸体已搬走,埋掉,地上血迹仍就清晰可见;他命令村里人,要砸掉莫塞的门锁。

  村里人说:“在这里,砸谁家的锁都行,唯独莫塞家的锁,万万砸不得。”

  那人问:“为什么?”

  村里人说:“你是个亭长,大小也是个官。莫塞是个捕犄角蛇的人。他背负朝庭的使命,万一屋子里的犄角蛇跑掉了一条,不要说我们这些贫民百姓负担不了责任,不要说你这个亭长也没有办法向县衙交待,就是那县令,也没办法向朝廷交代。”

  那人思量再三,对两位跟从说:“我们就在门口,一直等莫塞回来,拿不得那蛇精去,我们绝对不能回去!”

  如此,三个衙差坐在莫塞草屋门口,专要等莫塞回来。

  村里人告诉他,莫塞和里正领着青壮年,去了马嘴崖洞穴,专寻洞穴里的大蛇,一时半刻还回不来。

  “别等了,他与本村在泗水亭任亭长的刘季,相交甚厚,他即使回来,有刘季做靠山,不鸟你时,你奈他何?”

  听说莫塞与刘季交好,那人不屑一顾的说:“你认为刘季是什么官位啊?那是泗水亭的一个无赖之徒,一天到晚只知嗜酒好色,无所事事,而且刘季目中无人,县衙里的那些官爷,有几个看好他的?尚且不能自保之人,如何依靠得住?莫将大话吓唬我了。县衙既叫我捕人,显然不再顾什么犄角蛇、三腿蛤之事?”

  听见那人侮辱刘季,刘太公用拐棍猛戳地上几下,吼道:“你们好歹都是县尉手下共事的人,何必口出不逊之言。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站起来,也反口相讥道:“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狗东西?”

  刘太公大怒,举起棍子就打,那人从腰里拔出刀来,吼道:“你个老东西,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其他两个人急忙去拉他,村里的人也去拉刘太公,一时间大呼小叫,闹做一团。

  刘太公本来就溺爱刘季,这一下有人在他面前侮辱刘季,心里的气,哪里忍得住,拼命的挣脱了众人,扑上去,照着脑门,直直的,就是一棍子。

  那棍子正好打在那人的额头上,一下子头破血流。

  那人是亭长,怎受得这般的屈辱,要跳起来杀了刘太公,怎奈村里人死死拉住他,挣脱不得,在那里破口大骂:“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就在这时候,刚才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姝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姝姗表示只要那亭长不追究村里人的过失,肯与刘太公和解,她愿意和衙差一起县衙,候审待置,要杀要刮,不会连累到任何人。

  她睁圆了那双凤眼,道:“如不然,你们休想得逞,我虽是弱女子,也要殊死一搏。我不去时,村里人众势大,量你们三人也捉不了我去。”

  “好大的口气!”那人捂住额头,抬头去看。

  姝姗忽然亭亭玉立的站在众人面前,吐气如兰,细言柔语,凤眼泛秋,那三个公人已然目不转睛、张口结舌。

  心里想,这等可人的女子,只是仙女下凡,得见一眼尚且都难,捉了她去,半路得了手,便不枉活一世。

  哪里还顾得痛,口里嘿嘿的笑着,在门前的磨刀石旁,胡乱汲水洗了血污,叫两个随从将枷锁驾在姝姗的身上,迫不急待的上路。

  众人也要前去县衙听审,被公人拦住道:“你们若是起哄造反,就等着去县衙为姝姗收尸了。”

  众人方罢,不再前去。

  待公人押着姝姗刚走,刘太公对众人道:“姝姗此一去,定是凶多吉少。莫塞一回来,如何交待得了?”

  “唯一能救姝姗的人,只有老朽的四子季儿,可这时天黑路远,谁去泗水通知他?”

  村里女子愿结伴闯夜去泗水,刘太公叹道:“你们这些婆姨,除了嚼舌头,哪里还干得来正事?莫误事了,不如叫我大儿燃了火把,赶夜去。去迟了,人命可就没了?”

  于是,叫了刘太公的大儿子、二儿子,燃了火把,抄近路去泗水找刘季。

  刘太公领众人到被大蛇咬死的人家,参加奔丧抚恤等事。

  莫塞急匆匆赶回村子,得了消息,提了砍刀,要去追赶姝姗一行。

  里正道:“事已至此,今晚也急不来了。他们通知了刘季,刘季一定连夜去寻县尉帮忙,县衙如是升堂审案,也得到了明日卯时。”

  “我们已经累了一天,这一下就出发,恐怕到了半路,就会累的趴下了。你洗漱了,赶快休息,半夜起来,我与你同去沛县,只要卯时赶到那儿就行。只是马嘴崖洞穴里大蛇的事,没有你莫塞,我们人再多,遇到大蛇时也是束手无策。大蛇倒可以留它几天活命,姝姗可是火烧眉毛眼下急,救人命是最要紧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