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痕迹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580 2019.07.01 19:00

  可是,有女人质问姝姗:“他为什么和你去树林里?”

  “是啊!他为什么和你去小树林?”

  “你们究竟在树林子里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

  人们七嘴八舌质问她。姝姗欲言又止,表情变得很奇怪,一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又像委屈、又像解恨的样子,不过,无论如何,她站在众人中间,恰如绿叶衬托一朵娇滴鲜嫩的花儿,越显妩媚动人,惊魂夺魄。

  众人正在对她捉摸不定,不知道如何处置此事时,上山去捕蛇的莫塞终于回来了。

  自从莫塞从丰泽西的沼泽地草屋里,领回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姝姗,心中的甜蜜和疑惑并存,欢喜与担忧同在,虽说是因为贪欲,使自己一个月之间变得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但将那种变化,归结到男欢女爱上面,难免有一些不让人信服,好在乡亲们寻药的寻药,用夹板压腰的用夹板压腰,这才让他恢复如初。

  想起当初刘季对姝姗前夫尸体的疑惑,以及姝姗一个人在沼泽地里生活,那副骨子里透出来的妖媚,以及到了中阳里后,村子里发生的事和村民们的议论,莫塞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妻子姝姗,身份一定有问题,不说她是蛇妖,至少,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莫塞从山上捕蛇回来,刚进村子,就听见自己的草屋那边,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心里一咕滴,出事了,出大事了,而且这事定然与姝姗有关。他疾步上前,果然见众多村里人把姝姗一个人围在中间,指手画脚,气势汹汹。

  他正要分开众人前去,有人发现了他,道:“莫塞回来了……”

  “里正派人去寻你了,他们人呢?哪里去了?”

  “我一个人回来,不曾见有人叫我来。”莫塞说。人们让开一条道,莫塞上前,问姝姗道:“你又闯什么祸了?”姝姗见丈夫回来,好像有了依靠,拉住他的手道:“他们欺负我……”

  莫塞看了里正一眼,里正指了指远处地上的无头尸体和地上的血水。

  莫塞一看见此情此景,也认为姝姗杀了人,脸色大变,急忙问她缘故。姝姗将大蛇咬人之事略说了一遍,埋着头,这才在那里哭啼不止。

  出了命案,报官是理所当然的事,特别是这种离奇死亡的案件,不可以敷衍了事。但是秦朝律法严酷,动不动就是死罪,报官之前,应当掂量掂量,才不至于让无辜之人枉死。里正说:“莫塞既然回来了,事情出现在他的妻子身上,报官之前,当是给他一个招呼。再者,他是捕蛇之人,大蛇的踪迹,还得靠他去发现。否则,仅仅以蛇精为由,把子虚乌有之说,加到姝姗身上,就这样把姝姗押到县衙,岂不是唐突。”

  于是,叫莫塞到树林的草丛里探察。莫塞又问姝姗一遍,确认大蛇的样子、活动情况,以及隐藏去处。

  姝姗也觉得众怒难犯,而且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只好住了哭啼,仔细叙述了一遍大蛇的情况,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那男人追赶调戏、意欲强暴一事,只字不提。

  “我进树林子捡些柴禾,备着引火之用,在树林子里看见大蛇,因此大呼小叫。他听见呼叫救命,赶来护我……大蛇一口咬了他头颅……”姝姗随着众人,走到树林子里,又走出来,指指点点,最后说:“大蛇爬进草丛,就是这里,一瞬间就不见了。”

  村里的那些女人质问她:“你开始时是说,大蛇是飞起来咬人,这时候如何又说成爬进草丛里去了,与其颠三倒四的扯谎,倒不如把事情说个明白,就是你与他那个事情,不过是个通奸之罪。你究竟掩盖个什么东西,若是让沛县县令查了个水落石出,你岂不是露出了本来面目?”

  莫塞正在寻找大蛇爬过的痕迹,听见村里女人说话如此,毕竟姝姗是自己的女人,怎好让那些女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嚼舌头?

  于是,莫塞站起来,大声吼道:“谁让你在这里造谣生事?之前村子里的风言风语,我道都是乡里乡亲,也就罢了,若是追究起来,大可告到县衙,让你受个拔舌之刑。如今,这人命关天,你闲出个鸟来,编个什么蛇精杀人的故事,想要取我家娘子的命去,真的是岂有此理?我定然和你计较到底不可!”

  村子里的女人见莫塞发火,赶快住了嘴。莫塞继续勘察,见树林子里落叶果然有爬压的轨迹,只是轻微而且蜿蜒;草丛里的草,也蜿蜒的向两边倾斜。定然是大蛇所爬。

  莫塞指给里正看了,叫了众人,提着锄头、棍棒,移着痕迹一路寻找,见田里的稻禾,土里的韭菜,都有蜿蜒爬压的痕迹。

  这个痕迹足有一尺宽度,去了一里之地,还在尖石下削留了一块手指头宽的鳞片,这个鳞片究竟不同,它白色而且绚丽,看起来,一定是一条面盆大的白蛇。这样粗大的蛇,只有传说里才有,现如今却要让中阳村的人去面对了。人们对姝姗释然了,觉得自己的言行举止有些过分,内疚起来,却又被这一块鳞片吓得面面相觑。

  莫塞得了鳞片,想是拿了证据,了了姝姗的嫌疑,这个事不会闹到县衙,松了一口气,对众人道:“请大家不要惊慌,那白蛇虽然很大,异常凶猛,但它已到脱皮的时候,否则就不会掉落这一块鳞片了。用巫医的话来说,这条白色的大蛇就要蛇蜕,蛇蜕期间,它的眼睛完全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蛇信子也不灵敏了,那时候它不会攻击人。我们只要找到它,待它蛇蜕之时,便可斩杀。”

  刘太公近了来,对莫塞道:“古时候,就有传说,说马嘴崖上的溶洞里有大蛇,爬痕到了此处,离马嘴崖不远,不妨去洞口看一看?”莫塞听了,点了点头,对里正道:“刘太公说的跟我看的一个样,大白蛇一定是从马嘴崖的洞里爬出来,吃了个人头,此时定然回洞里去了。那洞穴深邃,里面又有阴河,上下不便,岂叫人拿了绳索、火把,吃的烙饼,趁它蛇蜕的机会,寻到它,灭了祸害。”

  里正不解,问道:“用烙饼做诱饵,引它出来?”

  莫塞笑道:“从没听说蛇要吃素来着,烙饼岂能引诱得了它,它蛇蜕之时,就是将一只烤熟了的乳猪丢下去,它也不吃的了。大蛇蛇蜕与小蛇蛇蜕不同,小蛇蛇蜕,不过是一眨眼之间的事,嘴唇往石头或者树桩上一磨,撕开一块皮口,挂着不动,朝前爬去,皮就褪下来了。大蛇得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一般是在溶洞里,找到一块尖石,把下嘴唇的皮磨破。”

  “光磨破下嘴唇的皮,就要一个时辰的时间,磨破后,才慢慢朝前爬,而且那破皮须在石头上挂牢了,这样,没有一天一夜的功夫,蛇蜕就不会成功;如果破皮挂在石头上不牢靠,若是想在溶洞里完成蛇蜕,得费五到七天的时间,如果还不成功,那么,蛇蜕不成功的大蛇只有死路一条。”

  “为什么要烙烙饼,和准备火把,因那溶洞深邃、黑黯,进去了,一定找到大蛇,斩杀了它,方得回来。因为,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再一次蛇蜕,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愧是个捕蛇为生的人,莫塞说起蛇来,真的是头头是道。人们侥幸大蛇正在洞穴里蛇蜕,恐惧之心稍微减退了一些,里正着了人,回去村子里找绳索、做烙饼,备刀剑、蛇叉,好去那马嘴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