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押蛇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553 2019.06.29 09:08

  村子里唯一的一间瓦房,是莫塞用县衙的奖励盖的一间储存蛇皮的仓库。

  因为蛇皮可以裁缝成将军的盔甲,县衙因此下令,蛇肉可以吃,蛇皮归县衙所有。

  好多年过去了,莫塞已有二十余岁,仍然没有娶妻。

  他把媒婆带来的采桑妹、养蚕姑娘、织女,不管貌丑相俊的,都统统的拒之门外。

  气得东村的媒婆直跺脚,讥讽他道:“如今这是什么世道呀?一个捕蛇的,竟也傲得像始皇一样,这叫普通女子去哪里找汉子嫁去?”

  莫塞也不生气,只是裂嘴一笑,表情很是奇怪。

  季子以为莫塞不娶妻的原因,是思念麻风里的那个漂亮姑娘。

  可是,多少年过去了,麻风里的漂亮姑娘已不知所踪,但是莫塞的婚姻大事仍然没有着落。

  他只关心他的蛇。

  过了一些年头,人们不再叫季子做季子,而是直呼他的名字叫刘季的时候,刘季才隐隐约约觉得,那个捕蛇为生的莫塞,不愿意娶妻,一定是另有缘故。

  甚至在刘季的脑海里,成了一件非常诡秘的事。

  不过,他没有时间去究竟这些事,因为他托了莫塞的福,要去县衙念《秦律》了。

  奇怪的是,刘季小的时候,和莫塞很要好,刘季长大后,莫塞也莫名其妙的喜欢他。

  莫塞甚至爱屋及乌,他特别喜欢刘季头上戴着的竹篾帽子。

  他说,刘季如果不脱掉竹篾帽子,以后会当很大的官。

  但是,如果脱掉竹篾帽子,问题就相当严重了。

  “会怎么样?”

  莫塞冷面俊情的说:“如果脱掉竹篾帽子,可能会被朝廷抓去,砍掉头颅,而且还拖累到家人。”

  刘季惊恐,问他为什么,他笑而不答。

  莫塞和县衙里来收犄角蛇的人熟悉,县衙里的人来收犄角蛇时,莫塞对那个人说,刘季长相富贵,将来能当官。

  那个人仔细看了刘季的长相之后,点头表示赞同。

  于是,莫塞用一条小小的犄角蛇行贿,向那个人推荐刘季,让刘季到县衙学习《秦律》。

  那个人得了莫塞的一条犄角蛇,心下高兴,果然就依了,到县衙说了推荐之事。

  县官觉得荒谬,不准,但旁边有一个驻军县尉,因为收犄角蛇的人是自己的手下,不顾县官的意见,当场就允诺了这件事。

  刘季因此去县衙。县官看不起刘季出生卑微,但又不想得罪驻军县尉,只好随便叫刘季拜了县衙里一个穷的叮当响的文书吏做老师,叫那个文书吏给刘季授习《秦律》。

  命运有所转变,刘季喜不自胜,从此,他铭记莫塞的话,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不管是白天,或者是晚上,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他都戴着竹篾帽子,不轻易脱下来。

  刘季知道,读了《秦律》,就有可能成为朝廷的人了,因此要发愤图强,记住莫塞的话。

  不要因为不戴竹篾帽子这样的小事而丢掉性命。

  尽管自己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刘季去县衙之后,回家的次数少了,去莫塞家的次数自然就更少了。

  那时候,县衙有县尉一职,与县官一个等级,分管征税、捕盗、征用兵役、劳役,相当于地方驻军,而非官吏,由朝廷都尉统帅,不由行政官员管辖。

  县衙周围人口密集之处的乡村,十里设一亭,亭有亭老,或叫亭长。

  刘季读《秦律》之后,按照当时的考试标准和等级,应该安排刘季在县衙里做个衙役,可是,县令嫌弃他出生卑微,衙门又没有熟人,自己也拿不出钱来打点上下人等,把他推给县尉。

  由县尉调遣,派到泗水,在那个地方的一个亭,任一个小小的亭长。

  当时秦始皇为抵抗匈奴,派人修造长城,发兵三十余万,征集了民夫几十万;为了开发南方,动用军民三十万。他又用七十万囚犯,动工建造巨大豪华的阿房宫。

  秦始皇死后,秦二世从各地征调了几十万囚犯和民夫,大规模修造秦始皇的陵墓。

  这座陵墓开得很大很深,把大量的铜熔化了灌下去铸地基,上面盖了石室、墓道和墓穴。在里面挖成江河湖海的样子,灌上了水银。

  安葬完秦始皇,为了防备将来可能有人盗墓,在墓穴里装了杀人机关,最后把所有造墓工匠全都埋在墓道里,不让一个人出来。

  陵墓尚未完工,秦二世又继续建造阿房宫。

  那时候,全国人口不过二千万,前前后后被征发去筑长城、守岭南、修阿房宫、修筑陵墓和别的劳役,加起来,差不多二三百万人,耗费了不知多少人力和财力,逼得百姓怨声载道。

  平民百姓听见劳役二字,犹如毒蛇撕扯心脏,逃之尤恐不及。

  因此,刘季在泗水当亭长,只是听从于县尉调遣,不受官衙管制,看似自由自在。

  但是实际上,是做了一件非常棘手的工作。

  那就是征用劳役,押送劳差。

  他上任之后,大部分时间是在做征用劳役的工作上耗费精力,也就是按照县尉设定的方案,动员各个乡村,或者威胁恐吓,或者设计陷害,让那些人不得已老老实实去服劳役。

  但是收效甚微。

  因为刘季担任亭长这个职位,不受官衙控制,自己又与一县之地唯一一个捕蛇者同为本村。

  因此,秘密押送犄角蛇去咸阳的任务,被刘季死皮赖脸的要了。

  因为押蛇有钱赚,还可以去咸阳,又能与莫塞见面。

  到了取蛇的时间,他就会返回中阳里,与莫塞见面,一是看望恩人,二是取蛇。

  莫塞日子过得轻闲,之前押送犄角蛇的人不堪带他出去玩,这一次,听说当了亭长的刘季要去咸阳,他也要去。

  因此,刘季遣回县尉派出的另一个随从,欣然让莫塞同行前往。

  他们把犄角蛇藏好,打扮成赶脚卖草鞋糊口的流浪人,不过刘季仍然是腰间悬刀,头戴竹篾帽,帽檐压得很低,腰间悬刀的地方,就挂着装蛇的袋子;莫塞就不同了,穿得衣衫褴褛,背上象征性的背着几双草鞋,好在移途叫卖。

  实则他们不肯把草鞋卖掉,见有人过来问价钱,故意把价钱叫得很高,甚至比兽皮做的鞋,还要高出好几倍。

  这时候,那问草鞋价钱的人立刻口出不逊:“你们大概是来此地做贼的探子!”

  但见站在旁边的刘季,一手压住篾帽帽檐,一手按住刀柄,一言不发的样子,只好走为上计。

  待得那人禀报了此地的里正,大众呼拥而来,刘季他们已行得远了。

  里正就会说:“穷寇莫追,我们应当回去,计划一个防备的长久之计!”

  从中阳里到咸阳,路途遥远,寂寞难耐,莫塞难免胡扯。

  他说:“如果在路途中遇到可以说话的人时,那人若打听咸阳的事情,兄弟应该吹嘘自己到过咸阳,而且到过咸阳好多次。”

  刘季问他为何这样说,他说:“兄弟如果说自己到过咸阳,人们更可招待咱们好茶好饭;如果兄弟不这样说,恐怕残汤剩饭也不给咱们吃一口。”

  “为什么?”

  莫塞慢条斯理的说:“朝廷征用劳役去修造秦始皇陵墓的人,十去九不回,去咸阳路途中遇到的人家,哪个不挂记自己的亲人,尤其是那当妻子的,盼望自己服劳役的丈夫归来,简直是望穿秋水。如果兄弟说自己去过咸阳无数次,而且是去咸阳编织草鞋卖给服劳役的人,那么,这样的女子,当是好酒好菜招待,然后恳情相求,拜托我们捎信去给她的丈夫。”

  “虽然如此,可是,我们这样说,岂不是欺骗那些可伶的女子?”刘季说,“为了一口饭菜,又何必呢?”

  莫塞笑道:“赶路要紧,兄弟不会为了吃饱饭让自己有脚力,让我老莫移途抓蛇烧烤填饱肚子吧?那样,岂不是误了押送犄角蛇去咸阳的功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