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秦月照人人变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凿窗救人

秦月照人人变妖 小众秃笔 2241 2019.07.09 17:56

  刘季象说了一番胡话,几个人面面相觑,奈何不是这刘季也和那南门亭亭长一样,脑子进水了,相信什么狐妖蛇精,自以为姝姗会从大牢里作法逃走吧?

  莫塞目瞪口呆,酒碗端在手里,悬在那里,再也放不下来,如果有这等奇迹发生,姝姗何不半路逃走,何必让他们把她绑着,走那么远的路,到县衙,遭折磨而无处可躲。我倒是希望是那样,哪怕有那么一点点奇迹。

  刘太公眼巴巴的盯着刘季看,好像一下子不认识了他这个四儿了,已经当上亭长,很了不起了,这才两口酒下肚,话就不着边,如此胡言乱语,还是我那四儿季子吗?

  只有萧何听到刘季此话时,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不是要我把姝姗放了吧?一县上下,谁不知那沛县监狱是我萧何的饭碗,不要说脱跑了犯人,或有人劫了狱,那属官也别想做了,更何况寻思让我私放犯人?这就是杀头的罪过啊!

  萧何猜透了刘季的心思,只假装不知,故意说他:“刘亭长倒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县令又收不到贿赂,又救脱了姝姗去,只可惜,一个好端端的女子,一生的名节从此毁掉。”

  “而我,”萧何看着刘季道,“我平白无故就和你刘季,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刘季笑了笑,回头看着莫塞道:“若钱又凑不足,姝姗大嫂蛇精之冤,又不能洗净,让县令以除妖名义,一刀将姝姗大嫂砍了,想一想,那有什么名节可言?”

  刘太公和莫塞究竟不知这两人说话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萧何道:“刘亭长既然执意如此,我也不反对了,大伙乐得不花钱。只是将计划想透了,做来才圆满。”

  这时候,听酒楼上下,人声沸腾,已到了晚宴时间,刘季对莫塞道:“时间不早了,吃好饭,莫塞大哥与我父亲大人一起,去那东街租屋处,把屋子弄干净妥贴了,只是耐心等着,半夜时大嫂姝姗便回来了。”

  刘太公道:“四儿啊!你是不是糊涂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如何从那戒备森严的县衙大牢里逃得出来?你何时看见过什么狐妖蛇精,不要说话不经脑子,胡乱破坏了清白人家的名声……就退一万步来说,就是这人世间有神迹,姝姗就将比是蛇精所幻,旦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又跑往何处去?天下之大,大秦之广,无不是郡辖县、县管里,十里一亭,人丁皆有户籍,出行皆示验牌,一个戴罪之身,根本就是寸步难行呀!”

  刘季道:“父亲大人请放心,走一步算一步,实在是万不得已,莫塞大哥和姝姗大嫂可以回那丰泽西去,凡是自有我等照应着。出了那县衙监牢,倒是最紧要的事儿。”

  莫塞心里憋着气,这时候忍不住爆发了:“你难不成让我夫妻二人,去那荒无人烟之地躲起来,在那里为妖做怪,饥饿难耐时,跑将出来,吃了个把路人,然后又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

  刘季笑了,他道:“莫塞大哥别急,如你是妖时,我倒不用闲吃萝卜辣操心了,问题是你也不是妖,姝姗大嫂何尝又是什么蛇精呢?这不是权宜之计吗?再说了,万一姝姗大嫂果然不是蛇精,逃不出县衙大牢来,这钱又凑不足,到那时候,哭的可不是你一个了。”

  “除了我莫塞,还有谁上心姝姗的事?”莫塞显然气愤难平。

  萧何示意他不要激动,刘太公也不要过于担心。他慢条斯理的道:“县衙的狱差归在下管辖,哪里的情况我一清二楚。”

  关押姝姗的大牢就在县衙隔壁,是用青石镶砌,非常牢固,里面的大门有两个牢差值守,大门进去,就是普通牢房,里面关着普通犯人,比如逃劳役的、打架斗殴的,偷鸡摸狗的,过了大门进去,就是重刑犯人的牢监,门口又有两个牢监守着,进了屋子左边,便是特殊犯人的监室。

  姝姗是要犯,县令怕她走脱了,五百石钱数不到手里,因此,特意叫萧何安排关押于此。

  关押姝姗的牢房,四周都是石砌厚墙,想撬开简直不可能,大门底下,也只是开了个碗口大的洞,好从此把牢饭送入,里面黑咕隆咚,只有后墙上,有一个比人高出一头,一个碗口大的窗口,窗口外着对街。

  萧何道:“如果姝姗果然是蛇精,门洞里自然不能爬出来,只有唯一的一个出口,就是后墙壁那个碗口大的采光窗了。”

  莫塞此时听见萧何也开始胡言乱语,想来,肯定是故意给他莫塞透露了关押姝姗的具体位置,好让莫塞夜晚自己去劫狱,那心定了下来,等从武负酒肆出来,一路奔到东街临时租的院子,叫刘太公在床上休息了,将口袋里的钱数了数,又问刘太公拿了一些,到街道里置买了镰刀,锤子,绳索和凿子,还到轿行里租轿子,老板问他,娶亲用,还是出行用,要两人抬还是四人抬。

  莫塞说:“八人抬的有没有?”

  轿行老板道:“八人抬的不能租,只有县令才有资格坐。我看你也不是什么高官达贵,租个两人抬的即可,不费钱。”

  “有轿夫租吗?”

  那人道:“这天将傍晚,都回家吃饭,租不了。”莫塞问:“马拉的那种轿子有没有?”

  “有,但很贵,而且要付押资,你租吗?贵是贵,倒省了轿夫,一匹马拉着两个轱辘跑起来也快,适合远地里走。”

  “我租!”莫塞说:“选一匹脚力好的好马。”于是,租了辆马轿。

  街道上没有砍刀出售,那是违禁品,只好买了一把镰刀,用来袭击狱差,绳索用来爬窗口。他想,萧何说了,关押姝姗的大牢墙壁用青石砌成,肯定牢固,但他可以用绳索爬到那碗口大的采光窗口上,把窗口慢慢凿宽,一个晚上的时间,凿出的宽度,足够姝姗爬将出来,应该不会耗费多少时间。

  刘季说得对,只要救出姝姗,坐上马轿,离开了那县衙大牢,离开沛县县城,然后,走一步算一步,就是再回去那丰泽西的沼泽地里躲藏,也算他夫妻二人的福气。

  莫塞如此思想,觉得自己已有些许把握,把东西在口袋里置好,回到东街院里,把东西放好,把马束好,束手束脚进了屋子,见刘太公已经睡熟,自己撕下衣服的一块布,权着蒙面之用,然后躺下。

  怎奈何心里有事,哪里睡的着,又害怕耽误了时辰,只是拿眼睛看那窗口外面的月色,生怕一觉睡过了头,又想到,萧何所说的那个监狱窗口靠着对街,到底是个怎么的环境,此时睡不着,倒不如去查看一番,避免到时候找不到而耽搁了凿墙的功夫。

  于是,又轻轻从床上爬起,束手束脚出了门,直接去了县衙门外,在那县衙大院子周围转了一个圈子,见一墙壁上,果然有一个高出人头碗口大的一个洞,从远处看去,可以判断那就是萧何所说关押姝姗的牢监。

  莫塞本想从外面朝里观看,只是奈何够不上窗口高度,一心认定姝姗就在里面,想呼喊一下,又怕惊动了里面的狱差,只忍着回去,把所置物件取了来,那时候应该是夜深人静之际,自己正好攀爬上去凿那窗口,好救姝姗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