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都市圣医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真的没救?

都市圣医传 水里的风筝 3744 2020.10.21 07:17

  齐老没有听到众人的自语,接着向杨辉问道,“听他们说,你确实用这个手法治愈了自己的母亲,令尊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杨辉也被齐老刚刚的断言给吓住啦,根本不敢有所藏私,深怕再有一点差错,李老太爷真的命丧他手,连忙应道,“回齐老,家母身体确实是我用此方法治愈的,目前一切安好,并无任何大碍。”

  齐老闻言顿时有点疑惑,“恩?不可能的,观你手法来看,最后一针确实有问题,令尊不可能安然无恙的。不是我贬低你的医术,肯定是有人相助你,令尊才得以安然无恙的。杨医生,再好好想想,真的就是你一个人医治的?”

  一旁的李天也是急忙说道,“杨主任,再仔细的好好想想,真的是你一人完成这个奇迹的?”

  杨辉被齐老这样问,心里此时也已经有了答案。知道这里面肯定离不开陈瑾的原因。老太太被自己扎了一针,也是昏迷不醒,最后还是陈瑾出最后一针才得以恢复。而这次给李老太爷施针,只是这最后一针是自己独立完成的,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来,可想而知这结果肯定在陈瑾那。

  杨辉一得知原因,就惊得脑门上一下就冒出许多冷汗,瞬间就意识到昨天来给李老太爷治病,的确是些微冲动、莽撞啦,自己压根就没有独立施展过最后一针,也就是看过陈瑾施过一次针,自己就敢干。那可是江城李家老太爷,可是李家一直以来,荣誉的象征,李家辉煌的缔造者啊。

  杨辉此时心里默念,老人家可不能有啥意外哦。近几年来,老人家身体的确不好,已经在疗养院折腾好长时间都不见转好,加上老太爷身体特殊,暂退二线,李家一直都是李天,这个李老太爷最小的儿子,在打理整个李家,就是这样的李天,还是闯下赫赫威名,江城上层名流人称“天爷”。这个称呼伴随着人家一路走来的战绩,铁血、冷酷和不择手段,一想到这,杨辉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徐家大少徐风见到杨辉半天不说话,急的出声问道,“喂~~喂,杨医生,你真的知道些什么的话,赶紧说出来,好让齐老做出准确的判断,这样才能有把握治愈李老太爷,你也可以早点回家,老是拖着也不是个事啊。李老太爷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认为杨家能保住你吗?”

  李秋璇:“就是,徐大哥说的没错,你赶快说出实情吧,保证李家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一旁的杨辉支支吾吾的道,“额?恩?~~”

  见识过很多市面的李天,此刻继续加一把火道,“杨医生,我李天可以向你保证,我家老爷只要醒过来,你句可以回家啦。老爷子醒不过来,但只要你说出实情,我也可以保证不追究杨家的责任,我李天就代表李家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

  李天接着道,“但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不仅会把你送到警察局去,还要追究你医疗事故的责任,并且杨家也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比如杨家破产,妻离子散,流落街头等,这个李天还是能办到的。”

  杨辉刚开始还有点侥幸与难为情,让他说出陈瑾才是治愈自己母亲的功臣,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不愿意承认的;这也就是间接的承认,他杨辉不如一个窝囊废上门女婿的。但此刻听到李天的严重威胁,他也顾不上自己这么多啦。

  不管是为了杨家,还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妻、子两人,他都得说出实情啦。杨辉在心里默默的,组织了一下怎么开口,终于鼓足勇气道,“齐老,李家主,为我母亲施针,其实还有一人,不仅仅是我,但他是我侄女婿。”

  徐家大少徐风听到杨辉描述的那人,脑子里顿时就反应过来啦,那不就是杨颜废物、窝囊废老公——陈瑾嘛。徐风想到刚刚在李家门口的那幕,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出声怼道,“杨医生,你说的那位,是不是闻名盐城的杨家废物上门女婿啊?”

  杨辉闻言,一脸的愤怒与不开心,但想到事实确实如此,也只能尴尬的回应道,“徐大少,就是那位侄女婿。”

  听到杨辉主动承认,徐风脸上流露出自信的微笑,出声道,“杨医生,你怕是在戏弄我们啊,据我说知那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窝囊废,一无是处,他都会中医啦?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状况外的李天,疑惑的问道,“徐少,你认识杨医生说的那位高人吗?”

  一旁的李秋璇也知道了,杨辉说的那位,就是今天上午在门口被赶走的那位。出声道,“家主,杨医生说的那位,今天上午已经来到李家,但被我们赶走啦。”

  李天闻言顿时一怒,“混账,说让你们干的?你这是巴不得爷爷早点离开是吧,现在就给我去请人家。”

  听到李天愤怒的口气,李秋璇顿时反驳道,“家主,你都不知道那个高人其实就是一个窝囊废,根本就不会什么中医,就会欺世盗名,真的是冤枉我啦。”

  徐风出面帮忙解释道,“李叔叔,您真的错怪了秋璇,那个人真的是做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根本就不会什么中医,整个盐城都知道他是个窝囊废,上门女婿的,这点杨医生都不可否认的。”

  李天转头问杨辉道,“杨医生,他们说的跟你说的是一个人吗?”

  杨辉脸色尴尬道,“李家主,是同一个人。但我母亲的病,他确实有出手。只是跟李老太爷不同的是,最后一针是他给我母亲施的,而李老太爷的是我在现场,看过他施针之后偷学而来的。谁知道,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他施针的技巧我都看到了,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有问题,那问题只可能出在他的手上。”

  齐老闻言,眼睛一亮,眼神中迸发出夺目的光彩。终于等到了他要的答案啦,出言道,“如果老夫所料不差的话,你那个侄女婿才是关键,说明这套针灸方法,你只是学个形似,具体内在的一些行针忌讳,你并不知道。最后一针扎在太阳穴,你不知道这个穴位很敏感吗?而你也是厉害,在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直接给李老太爷行针治病,这下出事了吧。”

  李天听到齐老的推断,顿时感觉这个人到来,问题应该就截然而知了。但一想到人家早上就来了,于是赶紧询问李秋璇道,“秋璇,你快告诉我,那个人来了说了些什么。你们怎么相遇的,快点。”

  李秋璇辩解道,“家主,这个人就是个骗子,他哪里懂的中医啊?”

  李天直接骂道,“快点说,甭那么多废话,快点,听到没。”

  李秋璇深知家主李天的处理方式,一旦违背,后果不堪设想的,只能一五一十的回忆道:

  李秋璇:“盐城杨家?脸皮可真厚啊,竟然还敢有脸来李家,是担心害我爷爷,害得不够彻底吗?当面来看看爷爷有没有死,是吧?来人啊,把他们两抓起来,等我父亲他们处理。”

  陈瑾:“最好不要对她动手,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你爷爷的命,这是我说的!”

  李小姐;“唉吆,你又是杨家什么人啊?口出狂言,我就准备动她,看你能拿我怎么办?你们还杵着干什么?动手!”

  陈瑾:“给你5分钟考虑,现在还有机会救治你爷爷,不然的话记住今日,每年记得上香、祭扫。”

  “你说的是真的?昨晚到现在好多专家都已经放弃啦,你确定真的能治好爷爷?如果治不好怎么办?”

  陈瑾:“专家?不也是没治好吗,既然如此,还不如用点偏方试试呢,你觉得呢。况且你真的以为,我们会空口白牙的来李家吗?找死是吧。”

  徐风:“哈~哈,口出狂言!既然你会治病救人,敢问师出何人?医疗卫生体系里有你的行医资质吗?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下?”

  陈瑾:“额~~,你说的这个还真没有,但我学过医,给你家老爷子治病应该不在话下。”

  徐风直接出口讽刺道,“行医资质都没有,就敢在这招摇撞骗,你也是一位妙人啊。哈~哈,谁说你是一事无成,我感觉你这招摇撞骗的本事确实一流,佩服至极!”

  李秋璇:“要不是看在徐大哥跟你们熟识,凭刚刚那句话,都要废了你们。赶快滚,一刻都不想见到你们,滚~·~”

  ·······································

  李秋璇:“家主,就是这样,他啥也证明不了,最后我让他滚蛋啦,徐大哥也可以作证的,不信,可以问他。”

  徐风;“就是,李叔叔,秋璇没说错。”

  李天根据以往的经验,觉得事情还是需要当面对质,单凭某个人的一面之词,却是难以判断。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死活当做活马医,又或者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罢,李天平静出声道,“来一个人,去杨家一趟,把杨医生那个侄女婿给请到李家一趟,速去速回。”

  管家:“是,家主。”

  杨辉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从李家脱身啦,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仿佛李老太爷躺在那昏迷不醒,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全都是陈瑾一人所为是的,而他只是一个替陈瑾背黑锅的无辜者一样。

  李天快速的做出指示,但还是有点不放心。心里隐隐觉得就算找到那个人,自己家老爷子也不一定能治愈。于是转头向齐老问道,“齐老,您还有其他办法吗?”

  齐老闻言回应道,“之前我也说过,老太爷现在的状况,一是因为年事太高,二是因之前杨医生乱扎针所致。本来杨医生不扎,医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针灸术》最后一针的话,老夫还有治愈的希望,现在嘛~~”

  李家人:“齐老,为何这样说啊?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齐老回应道,“各位有所不知,这篇针灸术的倒数第二针又名“回魂针”,是让病患短暂在人间的针灸手法,如果不及时的施最后一针——“还阳针”的话,就是大罗金仙在世也是于事无补,但最后一针如果不正确的话,又叫做“阎王针”,看来这都是命啊,我这个‘鬼医’这次遇到了‘阎王’啦。”

  在场众人:“啊?连齐老您也这么说,那岂不是老太爷要~~”

  齐老听到在场已经,有人在哭哭唧唧啦,怒道,“哭啥,又没说治不了,我治不了,不代表别人不行啊。恰好,今天在这个城市遇到我那位朋友,他在的话,就不成问题的。”

  李天欣喜道,“真的吗?齐老,我家老爷子还有希望。您那位朋友在哪,我亲自去接。”

  齐老:“李家主,别急,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然后你派车去接他,越快越好。”

  李天:“啊哈~哈,这没问题,齐老。”

  只见齐老掏出一款老式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举报

作者感言

水里的风筝

水里的风筝

(亲爱的小伙伴们,求推荐票,求收藏,感谢大家)

2020-10-21 07: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