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7章 红河绝恋

冥王殖装 遁龙 2014 2020.07.24 08:00

  “嗨!”谢烟淼这时候也发现了宋骷和虞奇两个人,高兴地向他们挥了挥手。“好久不见,最近在忙什么?”

  “是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这都不知道隔了多少秋了。”虞奇笑着打趣道:“谢大美女的仙架这是准备移往何处啊?”

  “刚和糖糖约好了要去看山鹰剧团的《红河绝恋》,怎么样?劳驾两位做一回护花使者?”谢烟淼看上去心情很好,热情地向两人发出了邀约。

  “我个人是觉得非常荣幸的,不过你们得先说服我四哥。”虞奇暗中踢了宋骷一脚,压低声音道:“机会来了,别怂。”

  “怂你个锤子!”宋骷无奈地在心里咒骂道。

  他现在是真的没心思谈情说爱儿女情长,尤其对方还是一朵尚未来得及绽放的羞花。

  做为一个活了数千年岁月的老男人,虽然偶尔会被对方纯净的笑容所感,在心底升起一抹淡淡的涟漪,但是相比之下,他更欣赏成熟女人经由时光的打磨之后所积淀下来的熟美风韵。

  换句话说,这厮对青涩的小女孩完全提不起兴趣。

  “那……骨头哥哥,能屈尊就驾不?”谢烟淼扑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宋骷。

  “好好说话!”苏慕棠不动声色地把她拉回自己身边。

  谢烟淼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低声嘀咕道:“我这不是想帮你吗?”

  苏慕棠俏脸一红,忍不住偷偷掐了她一把,把谢烟淼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宋骷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苏慕棠,见她眼中正满含着诚挚与期待,遂忍不住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去看看也好,我还从来没见过舞台剧这种表演形式,就当去见见世面。”

  苏慕棠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的神色。

  她摆了摆手,一脸粉红色始祖鸟龙灵系列的晶能磁悬浮跑车开了过来,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知性美女从车上飘落下来。

  “小姐。”她快步来到苏慕棠身边,优雅地帮她打开了车门。

  “慕颜姐,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叫我糖糖或者苏苏都行,我们是同族,互相之间没有从属关系……”

  苏慕棠显得很无奈,可怜巴巴地望着对方。

  “礼不可废!”

  女人脸部没有丝毫情绪上的变化,平静得有些诡异。

  “这是糖糖的表姐苏慕颜,性格挺怪的,不是很好相处。”谢烟淼躲在后面偷偷向宋骷两人介绍道。

  苏家历代都是女性掌权,并且只有女性才会被冠以苏姓。

  当然,这并不是说男性成员不重要。而是因为苏家的很多秘术只有女性才能修炼。

  适逢乱世,很多规则都在发生改变,强者为尊,能者上位,是现今家族势力的普遍形态。

  几人先后上了车,在苏慕颜的操控下向歌舞剧院驶去。

  顺带一提,这个世界的各类车辆,外表看上去大致和灾变之前差不多,并没多大变化,不过内部的空间却都非常大。

  由于空间折叠和衍生技术的不断成熟,聪明的魔法师们把制作空间纽的方法运用到了车辆上,并且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果。

  车速很快,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歌舞剧院,就叫歌舞剧院。位于冰城市市中心偏南,和生死擂的距离不远。

  宋骷对此倒是颇为期待。修仙界的娱乐方式极为匮乏,除了门派较技和宗门大比一类的保留项目,平日里就只有一些歌舞琴曲,聊以怡情。舞台剧这种表演形式,却是从来都不曾见过的。

  据说,在大灾变发生之前,还有影视剧、戏曲、综艺以及琴书和相声等许多种娱乐方式。

  宋骷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比较自律的人,不会耽于享乐,不思进取。不过,能偶尔有机会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对心境修为来说,倒也没什么坏处。

  《红河绝恋》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进行改编的史诗级大剧。

  魔法历17年,虬龙河畔,美丽的少女雪眠正在和她的恋人告别。

  战争来了。

  血腥而又残暴的半兽人,高举着猩红的战旗,杀上了这片北国的沃土。

  兽性,在这场战争中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人类成为它们口中的血食。

  杀戮,劫掠,强暴,毁灭。每天都在上演。

  为了守卫自己的家园,人们不得不忘却生死,前仆后继地奔赴战场。

  然而,敌我双方的战力是完全不对等的。

  半兽人的身材十分高大,武力更是极为强横,普通的火药武器根本无法对它们造成有效的伤害,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由于物理规则的改变,没办法启用,魔法文明刚刚开始萌芽,人类几乎陷入了绝境。

  少女所在的村子被迫迁移。

  战火肆虐之下,粮食等生存物资很快被消耗殆尽,人群中开始出现易子而食的惨剧。一些柔弱的女子,为了活命或者给自己的孩子换一口吃食,无奈之下只能出卖自己的身体。

  人性的丑恶与扭曲,在失去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以后,变得越发触目惊心。

  少女死了,她是被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牲活活奸|淫至死的,尸体被烹煮成了一锅肉汤,成了那些恶魔继续戕害其他人的力量来源。

  她的恋人在前方流血,成全的却是这世间的至恶。

  战争带来的不仅仅是伤痛,还有人性的毁灭。

  在生与死之间,道德与欲|望之间,上演着一场又一场善与恶的抉择与纷争。

  魔法历25年,经历了长达八年之久的生死搏杀,战争终于取得了胜利。满身疲惫的少年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返回了家乡,等待他的却是断壁残垣,颓墙败瓦。

  他失去了他的女孩,失去了父母,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旧日亲朋。

  只是,又有谁能来为这场战争买单?

  荒草萋萋的虬龙河畔,他绝望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用一腔鲜血染红了滔滔的河水。

  战争结束了,恶魔受到了应有的审判,只是再也没有了那对相拥而立的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