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7章 吐露衷肠

冥王殖装 遁龙 2031 2020.07.14 08:00

  “啪!”

  一道流光一般的虚影闪过,霍斌脸上豁然多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我或许不能杀你,不过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保证,一定会打碎你满口烂牙。”宋骷依旧在笑,笑得人畜无害,满面春风。只是那笑容落在霍斌的眼中,却格外的阴森诡异。

  “哼!希望你三天后还能笑得出来。”他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你不该答应他。”

  苏慕棠道:“以我对他的了解,既然敢跟你上生死擂,就一定是有所倚仗……”

  “无非是《阴傀术》或者《炼金魔偶》之类的,放心,我有办法应付。”

  宋老魔全然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罢了,不值得他浪费精力。

  “可是……”

  苏慕棠忧心道:“他虽然在霍家不讨喜,但身上毕竟还流着霍家的血。况且,霍斌在族中也并非完全没有依靠。当年被他父亲从战场上拼死救下来的‘雷蛇’霍宇,现在乃是霍氏门中权柄极重的五老之一。如果霍斌求到他身上,其人断然不会坐视不理……”

  “然后呢?”

  宋骷耸了耸肩,笑问道:“是他的实力能够短时间内提高?还是说霍宇可以亲自下场?最终还不是要依靠外力?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水火牵丝藤了,苏同学,你不会反悔了吧?”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药剂,对其他的事实在提不起兴趣。

  “当然不是!”

  苏慕棠急忙解释道:“霍斌的事毕竟是因我而起的……”

  “打住!”

  宋骷截断她的话头。“苍蝇落在人身上,是因为那个人臭吗?显然不是。它哪不落啊?(就像强|奸|犯侵|犯女性,是因为她穿的少,或者打扮的过于妖艳性感吗?也许有那么一部分诱因在,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原本就是这种人,你就是把自己包裹成粽子,他也能把馅给你扒出来。)你大可不必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姓霍的嚣张惯了,以他的性子,除非我们俩不照面,否则早晚都得对上。”

  随即,他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眼巴巴地望着苏慕棠。“好我的大小姐,算我求你,这天马上黑了,我还等着你的宝药回去做实验呢。”

  “啊?哦,好。”苏慕棠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扬手甩出一枚水火藤的种子,眨眼间,一株深紫色布满星形纹络的细藤,从图书馆门口的花坛里延伸出来,攀爬到宋骷的脚边。

  “希望它真的能够替代挂珠草吧。”

  宋骷蹲下身,轻柔地抚摸着藤条上那葱绿色的叶片。

  前世数千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见识,无疑是他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

  无论是至今仍处于草创阶段的《秩序法典》,还是尚未经过实验的魔改版《筑基丹》,都是他将这些经验和见识转化为自身底蕴的一种方式。

  至于药剂的试制是否成功,对他来说,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重要,毕竟炼不成《筑基丹》,还有《培元丹》、《固本丹》、《清源丹》等其他丹药供他试制。他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思路是否正确?炼丹和魔药炼金能不能有一个统一和融合?

  材料到手,宋骷连一刻都不想耽搁,他小心翼翼地把整株水火藤都收了起来,起身和苏慕棠打过招呼,就打算离开。

  “等一下。”

  苏慕棠叫住他,神色间略有些纠结和忐忑。“食尸藤的事,你会不会也觉得很恶心?”

  “恶心?”宋骷怔了一下。“你平日吃菜的时候会在乎那些菜曾浇过粪吗?”

  苏慕棠:“……?”

  宋骷见她似乎没能理解自己的意思,遂解释道:“魔兽吃了人,人又吃了魔兽,那么,人吃人了吗?”

  苏慕棠摇摇头。

  “既然如此,你又纠结个什么劲儿呢?”

  他拍了拍苏慕棠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安慰道:“相信我,喜欢你的人一定比讨厌你的人多。所以,你根本没必要去在意那些充满了恶意的流言蜚语。真正有智慧的人,都会明白那只是一种战斗手段。而且你是为了你自己而活,是为了关心你、爱你的人而活,而不是为了那些全然不相干的人,他们的看法重要吗?”

  “是啊,重要吗?”苏慕棠在心底不停地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慢慢地,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谢谢!”

  她望着宋骷。“食尸藤是我们苏家在冰城立足的根本。百年来,苏家的每一代嫡系都在承受这种心灵上的拷问和痛苦的煎熬,可是为了家族能够传承下去,族人可以在战乱中得以存续,又不得不继续使用这样的力量……”

  苏慕棠的声音有些哽咽。“生逢乱世,弱小就是原罪,尤其像我们苏家这样以女性为主导的家族,一旦败亡,结局不堪设想……”

  她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走上去轻轻抱了一下宋骷,语带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听了你一番话,我心里好受多了!”

  香风扑面,软玉盈怀,经历过无数风流阵仗的宋老魔,此刻竟然有一种心跳加速、四肢僵麻、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奇异感觉。

  苏慕棠很快便发现了宋骷的异状。见他手脚僵直,目光呆滞,脸色不由自主地有些涨红,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过于亲密,忙松开手,受了惊的小鹿一般匆匆逃开。

  真特么没出息!

  宋骷觉得老脸一阵臊的慌。

  不对,他心中猛然警觉,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似乎特别容易被外界的情绪所感染。

  怎么说前后两辈子加起来也活过了数千年岁月,固然做不到断情绝爱,太上忘情,但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屡受触动。

  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自己的重生到底有没有关系?

  是有人在布局谋算?还是自己的心境修为出现了问题?

  宋骷突然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无尽的迷障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