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0章 霍斌之死

冥王殖装 遁龙 2043 2020.07.15 20:00

  “轰!”

  泰坦同学打招呼的方式既暴力又直接。

  一枚超大当量的火属性晶能炸|弹在宋骷的身边炸响。

  狂暴的气浪掀起漫天细碎的粉尘,将整个擂台笼入了滚滚浓烟当中。

  “姓宋的,感觉如何?小爷这见面礼还满意吗?”

  霍斌咬牙切齿地吼道,随即他操控着魔偶开始疯狂地往擂台上丢炸|弹。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令人诧异的是,宋骷好似完全失去了踪影,任凭霍斌指挥着魔偶如何的狂轰滥炸,始终无法捕捉到他的位置。

  “是《隐身术》吗?”林止戈问一旁的虞奇。

  “不像,《隐身术》在隐去行迹的情况下是不能移动的。这么密集的爆炸,除非他能免疫伤害,否则早就给炸糊了。”虞奇也是一脸的疑惑。

  “会不会是《土遁》?”王玄则道:“老四给我们的感觉一直是战斗技巧比较厉害,但他的具体修为我们还真不怎么了解。”

  “也不对。”

  林止戈稍稍思索了一下道:“我研究过《土遁》,虽然可以让我们轻易地遁入地底,但由于土壤中缺乏空气,无法自由呼吸,所以只能支撑很短的一段时间。否则,很可能会被憋死。”

  “应该是《秽土冢》!”

  苏慕荷接口道:“土、暗双属性的融合魔法。可以在地下为自己制造一具特殊的石质棺椁,进入其中假死,借以躲避敌人的攻击和魔法侦测。”

  说话间,场上的情形终于发生了变化。

  霍斌在经过一轮歇斯底里的发泄之后,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他脸上的神色却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出来!你这个懦夫、无赖、胆小鬼,你不是很狂吗?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小爷今天不把你拆了,我就不姓霍……”

  “你说话算数吗?”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卧|草!”霍斌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嗷”地一声向前蹿了出去。

  只是,还没等他站稳,一根闪着森白色光芒的骨枪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魔偶很厉害,可惜你实在太废了,甚至比我想象中还要差一点。”

  宋骷单手捏着骨枪,看似不经意地往前迈了一步,锋利的枪尖瞬间刺破了他的皮肤。

  “你敢!”

  霍斌色厉内荏地吼道:“我是霍家的人,杀了我,你绝对逃不了干系。”

  “欸?”宋骷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已经放弃‘霍’这姓氏了吗?”

  “我什么时候……”他急切地想要辩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宋骷那充满了狞厉和酷毒的目光,浑身一颤,剩下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随即他又哆嗦着道:“别…别杀我,否则,坤哥是不…不会放过你的,只有我能保…保住你的命。”

  “哦?这么说我的生死需要你一言而决喽?”

  宋骷玩味地看着他。“我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活够了。死有什么好怕的?对于一个亡灵法师来说,不过是换一种生命形态罢了。说不定到了死灵界,我们还可以再进行一次生死对决……”

  “疯子,你特么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霍斌红着眼睛道:“坤哥不会放过你的,落在他手里,想要转化成亡灵,简直就特么是痴心妄想……”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宋骷的骨枪又往前送了一点,猩红的鲜血顺着枪尖汩汩涌出。“你的坤坤好像并不怎么在意你的死活呀。你还有其他的倚仗吗?要不要说来听听?”

  “我……”

  霍斌心中气苦,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说到底,他被制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霍坤却没有半点反应。喉咙上传来的刺痛感和凝如实质的杀机,让他心底一阵冰凉。

  “怎么回事?霍猴子怎么突然就被制住了?”

  “这小子不会真的敢动手吧?”

  “霍家那位圣子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出来阻止?”

  “用得着吗?我就不信这小子真敢把霍猴子给杀了。”

  “不杀又能如何,他让霍家丢了这么大一个脸,霍坤会放过他?”

  “这霍家也太霸道了,上了生死擂不是说各安天命,不得追究吗?”

  “霸道的不是霍家,而是霍坤,他在意的也不是霍家的威名,而是身为光明神教圣子的威慑力。”

  “呸,黄皮白心,不为人子!”

  “慎言,据说这位霍圣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小心祸从口出。”

  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放…放过我,我保证,绝不…再…再找你…你的麻烦……”

  霍斌决定展开自救,小命是自己的,失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还有大好的生活等着自己,绝不甘心就这么死去,认怂服输没什么大不了的,活下来才有未来可言。

  “好啊!”宋骷大笑:“跪下来磕头,磕到我心软为止!”

  “你别太过分!”霍斌脸胀得通红,呼吸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过分?你不是一直都在这样要求我吗?”宋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的杀意,手中的骨枪作势就要往前扎。

  霍斌浑身陡然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哼!”马车里传出一声狂傲至极的怒哼。紧接着,一道耀眼的流光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飞上了擂台。

  “废物!”他冷漠至极地看了一眼霍斌,信手一挥,一团灿金色的火焰闪电般击中他的头部。

  “砰!”

  霍斌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瞬间化作一蓬飞灰。

  “霍坤,你这是要破坏生死擂的规矩吗?”

  一个白发幡然的老法师随手撕开空间,出现在擂台上。

  他手上握着一把青金色的玉石权杖,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机。

  “不敢!”

  霍坤双手交叠,躬身施了一个法师礼,道:“事后,我光明神教自会给尊者一个满意的解释。”

  “你这是在拿光明神教压我?”

  老法师目光湛湛,冷厉地望着霍坤。“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圣子,即便为你们光明神教牧守一方的红衣主祭,也不敢跟老夫这般说话,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