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4章 心境转变

冥王殖装 遁龙 2036 2020.07.12 20:00

  “四哥……”罗毅羞愧地站在宋骷面前,神情有些落寞。

  刚才那场战斗是他有生以来最酣畅淋漓的一次。

  脑海中不停有新的想法冒出来,又不停地得到验证。

  似乎每一刻都能学到新东西,每个瞬间都有新的体悟。

  那种感觉,让他极其痴迷。

  只是,自己终究还是败了,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心里仍难免觉得不甘。

  “不错!”

  宋骷伸出一根大拇指,无比真诚地称赞道:“你在战斗方面很有天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大的进步,说实话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若非有前世的经验打底,他的战斗素养未必就比罗毅强。

  罗毅怔了一下,随即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他向管家招了招手,问道:“六叔,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

  管家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枚空间纽,递到他手上。“二少爷,您已经半个月没回去了,夫人在临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您这个周末一定要回家一趟,说是周家的小姐要来,让您别失了礼数!”

  罗毅皱了皱眉,说道:“倩倩和品如不是在家吗?让她们陪着也就是了,毕竟是女孩子,我跟着凑什么热闹?”

  “六叔”摊了一下手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就是给您传个话,其他的也不是我能操心的。”

  “我知道了!”

  罗毅转过身,十分恭谨地把手中的空间纽递了过去道:“这是一枚大地幻猿的殖兽卵,是我让父亲帮忙从京都买来的,还算稀有,希望你能收下。”

  “你早就有这个打算?”宋骷没有接,而是异常认真地看着他。

  “嗯!”罗毅道:“那次从黑水湖回来,我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不过,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得些什么,就要相应地付出一些什么,这很公平。”

  “为什么?”宋骷疑惑地问。

  “你知道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藏私,纵使没有这枚殖兽卵,我也一定会帮你!”

  “我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东西,他不给我不能要,要了就是贪得无厌,会招人记恨。哪怕再好的朋友,甚至是父母兄弟,索取的多了,也会因此离心离德。所以,我想得到什么的时候,就一定要拿东西去换,和感情无关。”

  他顿了顿,又道:“你是我的兄弟,也是我这辈子认定的朋友,但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把你的给予当成是理所当然。”

  宋骷一愣,他前世在修仙界是数得上号的魔头,一生中纵横椑阖鲜有败绩。喜欢上什么历来都是冲上去直接开抢。信奉的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种近乎无耻的强盗逻辑,从没想过这些。

  他一直想不明白,视如亲子的爱徒为什么会最终背叛自己,直到此刻,心中才突然有了些明悟。

  “师父,这棵凰血草是徒儿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得来的,晴兰还等着它救命……”那是他的爱徒第一次跪下来求他。

  “糊涂,那女娃儿中的乃是牵机蚕,凰血草根本救不了她的命。我替你把它炼制涅凰丹,日后定可助你炼化魔劫,修成血凰真身,到时候,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

  孰不知他说的固然是真话,究其原因却是看上了凰血草能够延寿的功效。

  “师父,您答应过徒儿,一旦修成天都尸火,就将阴火蛟归还……”

  “不小心被尸火烧死了。我这儿尚有一条千年寒螭,乃是上古时期的异种,比你那头破蛟不知要强了多少倍,今日便赠予你,切记要好好待它……”

  “师父……”

  宋骷的双眼不觉有些模糊,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吗?

  “四哥,请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心里不安稳!”

  罗毅仍一脸执拗地看着他。

  法律规定,华国公民在进入高中以后,每个人都可以凭身份证从所在学校领取一枚属于自己的殖兽卵,费用由国家统一进行支付。除此以外,如果殖兽战死或者魔法师本身有更换殖兽的意愿,就必须要自行购买。

  只不过,价格高到了一个让人绝望的地步。

  不过,罗毅之所以会选择送一个殖兽卵给宋骷,却是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适合的礼物。

  魔晶能磁动力悬浮飞车?他们还只是学生,平时住校,买了也只能当做摆设。

  高品质的魔晶石和魔导具?估计比较符合王玄则的心思。

  衣服?饰品?房子?

  说实话,还真有点拿不出手。

  思来想去,终于被他想到宋骷是土暗双属性,这才拜托自己的父亲,从京城帮他弄来了这枚大地幻猿的卵,代价则是一滴得自黑水湖畔的“伪神血”。

  宋骷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伸手把空间纽接了过来。

  罗毅的做法不仅解开了他心里的一部分疑惑,还对他的心境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两个人可以说是互相成就。

  事实上,不止宋骷,其他几个人也都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开始在心里默默审视自己的行为,会否给身边的人带来困扰。

  尤其是老六虞奇,他平时散漫惯了,习惯性地喜欢占点小便宜,平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此番听了罗毅的话,突然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所谓良师益友,便是如此。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时常和道德高尚的人在一起,久而久之,心胸也会逐渐变得豁达和开阔,反之,则会越发显得狭隘自私,阴险狡狯。出污泥而不染的,毕竟只是少数。

  宋骷对这一点的感触很深。

  修魔者历来自私暴虐,动辄杀人,稍有不顺心意者,即刻屠人满门。

  宋老魔的脾性虽然不似那些人一般乖戾,然一生中所造下恶业却着实不少。杀人夺宝毁人机缘的事儿也不知干了多少。

  这一番借体重生,由于修为尽失,没有了做恶的倚仗,不得不夹起尾巴小意做人。却不想,和这些心思单纯的少年人在一起生活得久了,连心性都慢慢发生了改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