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8章 姜家姜哲

冥王殖装 遁龙 2060 2020.07.24 20:00

  当然,剧情中也不乏很多感人的事迹。

  战场上舍生忘死与敌偕亡的华国|军人,为了省下一口粮食给后辈和妇孺而选择自杀的老人,为了保护同伴在逃亡途中和魔兽以命相搏的勇士。

  战争把人变成了野兽,同时又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人性的光辉。

  宋骷觉得自己宛如受到了一场心灵的洗礼,黑与白,生与死,善良与丑恶,人性与欲|望。

  这就是戏剧的魅力。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这一方小小的舞台,不只是在讲述一个故事,更像是在传递一种信念和情感。

  “姜易大师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虞奇感慨地抹了一把有些湿润的双眼,语声哽咽地说道。

  “在它们眼中,我们人类简直和动物没什么区别,很多时候,这些畜牲所犯下的种种暴行,竟然仅仅是为了取乐。”

  宋骷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渊深浩渺的宇宙中,生活着兆亿智慧生灵。为了种族能够延续,文明得以传播,战争可以说在所难免,此事无关善恶,只分生死!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弱小才是原罪。”

  “所以,为了守护这份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搏下来的基业,为了父母和亲人不再经受这样的苦难,为了人类文明的火种不被熄灭,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成者王侯败者寇,只有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才有资格谈论所谓的自由与荣耀。”

  “你说得对!”虞奇坚定无比地说道:“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才能真正享有生命的权力。”

  好的艺术作品是具备超强感染力的。

  在另一个时空的地球,有一部名为《白毛女》的歌剧,公演的时候,义愤填膺的战士差点一怒之下把饰演黄世仁的演员当场打死。

  这就是共情的力量。

  《红河绝恋》无疑就是这样一部作品。

  人们的情感随着演员的表演不断起伏。

  时而愤怒,时而忧伤,时而悲悯,时而感叹。

  苏慕棠俨然已经成了一个梨花带雨的泪人,一双秋水般明净清澈的眼睛,肿成了两只蜜桃。

  她的手紧紧攥着衣角,无意识地绞动着,心中显然已经出离了愤怒。

  她恨半兽人,恨挑起战争的诸神,恨背叛了历史和祖先甘当走狗的人奸,然而,她更恨那些犯下暴行的恶棍。

  有些人面兽心的社会渣子,比敌人还要让人不齿。

  “糖糖……”谢烟淼有些担心地抓住了她的手。

  “哟,够矫情的,不就是看场戏嘛?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还这么哭哭啼啼的,装什么圣女啊?要我说,那哥几个做的对,老子都快饿死了,吃个把人算个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想当英雄,先得活着不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几人左前方传了过来。

  宋骷双眼一眯,一股不可遏止的杀意油然而生。

  他本就是个杀伐由心、无所顾忌的魔头,行事但凭好恶,不问因由。气恼之下,忍不住就要出手。只是没想到,有人的动作比他还要快。隐约间,只见一道灰蒙蒙的身影闪过,一个染着黄毛的瘦高个子青年,被人丢出了观众席,砸落在场外。

  台上的演员已经谢幕,观众也在陆续离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骚乱。

  “我艹!谁呀?”黄毛挣扎着站起来,吐出满口的血沫子,神色狰狞地望向四周。“有胆做,没胆承认,你爹生你的时候没带种吧?别特么让老子找着你,否则,老子让你全家都不得安宁,你信不信?”

  “我还真不信!”

  一个身量奇高、长着一对三角眼、大鹰钩鼻子的枯瘦少年缓步走出了人群。

  “姜哲!”虞奇低呼了一声,对一旁的宋骷说道:“这小子是冰城姜家这一代的嫡子,暗系咒术师。最厉害的手段,就是各类诅咒和减益魔法,实力和霍坤不相上下,曾被英图亚特王国境内的黑暗圣殿选为圣子。不过,姜家毕竟是姜易大师的血裔,对西区那些神棍历来就没什么好感,严词拒绝了。”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姜家大少爷。”黄毛眼中闪过一抹极其怨毒的光。“不知道我是哪儿招惹到您这位大人物了?劳您下这么重的狠手?”

  “没有,你这种货色,怎么可能会有招惹到我的机会?”姜哲掸了掸袖子,不屑地笑了笑,说道:“看你不顺眼,找找消遣!”

  “欺人太甚!”黄毛气的脸都白了。“别以为你是姜家人就了不起,我季梓岳可不是吓大的……”

  “哦?”姜哲双眼放光。“你说的对,姜家真的没什么了不起。一直以来,都是在蓄意吹捧,虚张声势罢了。要不,我们上生死擂吧?你就能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这场骗局了。”

  “我……”

  黄毛心里不由暗骂,这特么疯子吧,没这么欺负人的,要是老子能打过你,还跟你这儿玩嘴炮?早一大脚片子把你踹飞了。

  “不敢?”姜哲歪了歪嘴角。“果然是个怂货,怪不得说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话来。说说吧,为了活命,你打算付出点什么?”

  “你不敢杀我。”黄毛有些色厉内荏地说道:“这里是公共区域,杀人会受到异常严厉的制裁!”

  “我姓姜!”姜哲看着他:“只要不是叛国投神一类的大罪,在冰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杀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而且,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杀人于无形。你觉得评议会的人会为了一个星际旅团的赏金猎人,执意和我们姜家为难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赏金猎人?”

  黄毛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不断有汗水渗出。

  说白了,他们这些人和强盗没什么分别,既从别的星域劫掠生物来蓝星贩卖,也从蓝星上抓捕妇孺出售给其他的文明。

  “我说你身上有一股透入骨髓的恶臭,你信吗?”姜哲的嘴角诡异地向上翘起,双眼眯成一条线,露出一抹诡异至极的阴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