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冥王殖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9章 逆天伐罪

冥王殖装 遁龙 2102 2020.07.09 20:00

  宋骷终于明白了霍骁那句话的意思。

  “神从未怜悯世人!”

  他们端坐于高天之上,俯瞰众生,视万物生灵为蝼蚁,生杀予夺予取予求,根本不在乎信众的生死存灭。

  可这真的是神?虚伪,无情,自私,冷漠,残忍,暴虐,荒谬,无耻……

  宋骷觉得,和它们比起来,自己这个魔头实在有些不称职。

  战斗似乎进入了焦灼状态。霍骁化身的巨人,凝雷做枪,化电为甲,刚猛凌厉,杀气纵横,举手投足间,金蛇狂舞,火花飞溅,攻势极其狂暴。

  然而,任他用尽千般手段,却始终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

  亚力克斯就像一只躲在壳子里的乌龟,周身布满了深蓝色坚硬的冰晶。

  “人类,我承认我小看你了。不过,蝼蚁终究还是蝼蚁。纵然你长得远比其他的蝼蚁更加强壮,也改变不了你们人类孱弱且终将被奴役的事实。”

  他一脸嘲弄地看着霍骁,如同在看一个滑稽的小丑。

  “有件事你可能搞错了!”

  霍骁闪烁不定的身影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他咧开嘴,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是蝼蚁,可我不任你们踩!就算要死,我也一定会先从你们身上撕下块肉来,至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疼。”

  “狂妄!”

  亚力克斯恼怒道:“如果我的真身可以降临,像你这样的虫子,一根手指就可以碾碎,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不不不,我知道!”霍骁笑得越发诡异。“那又怎样呢?我们是敌人,胜负和生死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你觉得,我会向一个意图毁灭或者控制我的所谓神明去摇尾乞怜吗?所以,你强大是你的事,而我所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你干掉!”

  他的神情异常冷峻,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溢着浓厚的杀机。

  “干掉我?”

  亚力克斯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无知,才是你们人类最大的原罪!”

  它举起法杖,指向彤云密布的天空,高声喝道:“以亚历克斯•沃伦之名,散!”

  顷刻之间,风收云霁,日朗天清,满天雷云,尽皆消散无形。

  “以伐罪之名,沉睡于西尔玛神山的冰雪之主,伟大的圣摩缇丝阁下,请聆听我的呼唤,遵循远古诸神之契约,让冰霜倾覆大地,让严寒冻结生机,让虚空为之崩灭,让万物化为齑粉,罪恶之终焉,诛除一切之利刃,出来吧,凛冬之矛!”

  亚力克斯念诵咒语的声音在高天上回荡。

  原本已经被冰结的大地开始不断崩裂,发出一阵密集的咔嚓声。

  遍布的豺狼人冰雕随着温度的进一步下降碎成了满地的齑粉,仿佛所有的事物都将被抹去。

  这是神罚。

  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宣示威严的手段。

  信我者生,逆我者死!

  实实在在的霸权思维。

  虚空突然一阵猛烈的震荡,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冰裂声,一柄长度超过了上千丈的巨大冰枪,于空间裂隙中越出,携带着席卷天地的威势,射向霍骁。

  “咔!咔!咔!”

  宋骷等人所在的空间,此刻也好似经受不住这种冻结一切的可怕力量,发出了几声悲鸣。

  然而,他们却根本无暇去关心空间会否跟着崩碎,包括詹天佐在内,四人紧紧地盯着霍骁所在的方位。

  时间如同被静止了一般。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缓慢。

  他们甚至能看到亚力克斯那缓慢向上弯起的嘴角。

  霍骁没有动,他就像一只被吓傻了的豚鼠,痴痴地望着破空而来的冰枪。

  “怎么回事?”李羡儒求助地看向宋骷。

  “不知道!”

  他摇了摇头:“可能是受到了精神魔法的攻击。”

  “不对,你们看那双眼睛,那根本就不像是活人的眼睛。”苏慕棠接口道。

  她的脸上有疑惑,有担忧,有惊诧,同时还有几分释然。

  “镜像分身,而且是最高级的那种。”詹天佐解释道。

  “我没猜错的话,这混蛋应该也和我们一样,遁入了空间夹缝。凛冬之枪是冰系魔法中攻击力最强的一个,多多少少已经触及到了世界的本源规则,硬抗是不可能的。就是不知道他会选择什么样的手段进行反击。”

  “梦!”

  宋骷看了一眼已经被彻底湮灭的“霍骁”,沉声说道:“霍老师的殖兽进化成了雷貘,拥有极强的梦境之力,可以轻易地在梦里杀死佛伦萨,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还能干掉那个亚力克斯,虽然只是一缕降临的分魂,但想来对于那些神祗应该非常重要。”

  李羡儒皱了皱眉:“如果你的推测是真的,为什么霍老师一开始不动用这种力量?”

  “两种情况。其一,该能力的使用可能有某种限制;其二,霍老师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好了,你们俩也别在这儿瞎猜了。想知道,等事情结束,自己去问你们的霍老师,别打扰我看戏。”

  詹天佐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

  两人也不以为意,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目光同时转向了战场。

  凛冬之枪已经消散,但它所承载的力量却并未消失。

  这片土地,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会是荒芜的冻土。

  “出来吧!我想看看除了刚才那条恼人的虫子,这周围到底隐藏了多少只肮脏的地老鼠。”

  亚力克斯雄视着四方,眼神中满是鄙薄之色。

  “沃尔夫,你或许应该学着懂一点礼貌!”

  一个白发幡然的老者从虚空中显现。

  “你越界了,狗子!这里是东方世界,仙族和佛族的牧土,轮不到你们神来指手画脚!”

  一个穿着厨师服的胖子撕开空间,迈步走了出来。

  “人类可支配自己的命运,不需假手于神!你的行为,是荒蛮无礼的挑衅!”

  苏慕荷脚踩着清风,闲庭信步一般步虚而至。

  “叽叽歪歪的,爷等着给你收尸呢!”詹天佐趿拉着凉拖,晃晃悠悠地进入场中。

  “哟!您几位都在呢!小店这几天刚更新了菜单,红烧狼蹄,火爆狼肝,清蒸狼脑,酥炸狼里脊,有闲有钱的时候,还望您几位多多捧场,照顾一下爷们儿的生意。”这位一看就是干服务行业的,言谈举止间,透着那么礼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