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虚实相合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177 2020.12.06 07:10

  “韩小子,你这大营也不咋地啊。我这四百大军说进就进,还不如对面的刘邦乱贼呢!至少我看那边严正以待的状态,也不敢像这样随随便便领兵进去。”

  看着愣住的韩信,赵良心中暗爽,从后面的黑暗中现出身影来。

  接到军令后,赵良立即到查奸府领了四百精兵,然后马不停蹄地用半天时间从郡城狂奔至两军之间。

  看着疲惫不堪的手下,赵良默默地叹了口气,“才跑了半天就没啥作战能力,这怕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侦察连。”

  确实如此,秦国侦察连,单兵作战能力不强,军阵作战能力也不强,唯有一个能力冠绝全军,那便是跑的又远又快,这一点哪怕是秦国的骑兵也比不上。毕竟骑兵参加作战骑一会儿马就累得半死,而侦察连可是没天没夜地骑马奔袭也不觉得累的奇葩啊!

  赵良在九原戍守时可是常年奔袭,打听消息,暗杀匈奴贵族,甚至有一次带着一屯人奔袭两天两夜去打探消息。

  如今草原上普通胡人一听到蒙恬的大名便胆寒,而贵族们对蒙恬也只是敬畏罢了,只有听到赵司马的名字那才是吓得屁滚尿流,连夜逃亡。

  至于原因,那些贵族会指着南方告诉你:“你可看到秦军九原帐前挂的那些匈奴贵族头颅了吗?一半是赵良亲手割下来的。”

  而赵良奔袭两天两夜的那次,正是为了暗杀匈奴的一个大人物——单于,可惜失败了,只是杀了一些左贤王什么的。

  也是那次他立大功,被升迁为九江郡侦察连的副连长。

  临走前一个对他很好的副将跟他说:“良啊,你有绝世之才。若是秦一统时,一个关内侯都是可以轻而易举拿到的。即便是现在,留在九原,哪怕不能封侯,一驷车庶长也是有的。但奈何你太过张扬,恶了大人物。你要明白,《探经》这种书是要偷偷看的,毕竟当今宰相姓李……”

  可惜那时被气冲昏脑袋的赵良对于副将的这一好心告诫只听得进“封侯”、“驷车庶长”这几个字眼,然后带着满心的怨气回到九江。

  说实话,如果不是九江郡守是他恩师韩贺,赵良早就挂印离开,浪迹天涯去了。

  而今终于有打战获功的机会,赵良顿时兴奋异常,不顾一切带着手下赶到战场。

  如果不是士兵太过于疲惫,而且张毅的防袭措施做得很完备,赵良甚至想直接趁着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到来,一波偷袭,给韩信送堆人头礼。

  因此,赵良就好心帮韩信检验一下防袭措施,把那几十个巡营士兵打晕,再打晕一个发现他们的屯长,带着一百多号人就直奔中军大帐,嗯对,赵良只带一百多号人,毕竟人多容易暴露,不过吓唬韩信时肯定要用四百人啊。

  韩信愣了半天,终于缓过神来,这原来是自己人,忍着惊讶对赵良说:“赵大哥前来,韩小子未能远迎,愿请恕罪。”

  “我俩直接何须如此见外呢!你今夜多派几个人守营,我带着那么多人跑那么远也累,给我们安排个地方休息。而且要隐藏我们的存在,不可让任何知道我等的存在。”

  赵良看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就不再嘲讽韩信。

  “信奉命。是郡守派赵大哥前来支援的吗?”

  “喏,这就是郡守的委任令。韩小子,才多久不见,你就不信你赵大哥了?”

  “信不敢,只是信最近得到消息称又一千多叛贼渡湖北上前往郡城,赵大哥过来,郡城那边会不会有危险?”

  赵良听了一乐,“那些叛贼不过是去送死罢了。你跟郡守时间短,正逢他脱去戎装专心治政之时。当年我在郡守手下时,那可是横扫千军,连易相都称赞道:古有左更白起,今有韩司马,天佑大秦也!”

  见韩信眉间还是有些担忧,赵良有补充说:“你且放心吧,既然郡守肯派我前来,必然有其退敌之策。况且你这里要迎战两千叛贼,若我不来相助,你凭借那一千多新卒如何抵御。”

  韩信沉默,他确实没有什么迎敌良策。毕竟这些新兵训练时间太短了,完全不堪大用,若是用来对付刘邦自然足矣。但要对阵凶残的越人,他们还不够格呢,保证送上一个死一个。

  若是自己手下时经过多年征的老秦卒,他哪怕只有五百多人,他也敢直接带兵把对方给歼灭了,哪里会这么畏畏缩缩啊。

  “哈哈哈,韩小子,莫要担心,既然我来了,乱贼绝无逃生的机会。你不是一直小看侦察连吗?那我就发挥一次侦察连的真正实力给你看!夜那么深了,你也不要让吾等留在这打寒露了,进大帐共商灭敌良策。”

  虽然韩信真的不怎么看得起那些只会捉些匪盗的侦察兵,但是他对赵良的敬佩是真的,这位从九原空降回来的副连长可不止一次把他摁在地上摩擦。从马术到一对一单挑,韩信无一能胜,唯有领兵之道,韩信方能勉勉强强压他一把。

  “信失策了,请赵大哥赎罪,我们进帐中商讨。”

  说完,韩信还不忘记转头吩咐自己刚被放开的亲卫,“你们也不要在这里丢人,快去接应赵副连长带来的兵马。”

  “是赵连长!”正在朝大帐中走的赵良顿了一下,回头纠正了一下韩信的说法。

  “赵连长,你们懂了吗?”然后韩信屁颠屁颠地跟着赵良进大帐,一边走还一边喊着,“赵大哥,您升迁了......”

  这场面惊爆了后面亲卫的眼球,我们那么大一个的平时严严肃肃的韩司马去哪了?

  赵良自然懒得里韩信,反正又没升迁,让他误会一下有如何。赵良一进入大帐便直奔者地图去了,在九原戍守多年,赵良自然无比清楚地图的重要性。也正是因为地图重要,秦军的地图一般是放在中军大帐最显眼的地方,以便主将能快速找到。

  看着瓦埠湖奇特的地形,赵良也沉默了,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张,脸上阴晴不定。

  韩信看着赵良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此湖过于狭长,无论从那边进攻,乱贼都能轻易遁入湖中,暗袭我等。若是远离湖作战,则不得不与敌方正面交锋,我方将士怕是无法抵御。”

  “非也。”看到一个有趣的地方,赵良终于舒展了眉头,“唯有虚实相合,明欲决战,暗袭其后。这次,我便让你看看侦察连的实力。”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啊,赵良来了,主角终于要出场了,这几章写得我心力憔悴,瓦埠湖真是个难写的地方。这本书我本就想写一个怕死的老头在意外之下收拢旧部逆乾坤的故事,结果差点被我写成了军事文,我看地图看到头都快秃了。

2020-12-06 07: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