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回程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24 2021.10.08 18:45

  渠沟土城。

  城门染血,半扇门已经裂开。地上的尸体已经打扫干净,只留下一片通红的泥,不过斜阳通红,倒是与地面相互成就,不知道谁染红了谁。

  相县县令李谋此时坐在城墙上,身边摆了张木桌,上面一壶热水,一壶茶,一个茶杯。

  李谋看着远方的斜阳,忽有所感地坐起来,拿起茶杯轻轻地吸一口,随后放回去,缓缓躺回去。

  伍长狗惊带着手下五人在后面分开站着,为李谋站岗。伍长狗惊表情凝重,看着县令,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又忍住,两眉拧成一团。

  一杯又一杯,斜阳渐渐消失在山边,留下尚且光亮的天空。

  屯长路派人扛两个火堆上来,狗惊连忙让手下把火堆安置在两侧,备好火引,等待点燃。

  李谋没有理会手下的动作,而是雷打不动地重复起身,喝茶,躺下的动作。

  茶壶中的茶越来越少,最后空了,把水壶里的热水倒进去,等一会,又是一壶茶。李谋对这动作无比熟练,毕竟在县令府操作无数遍。

  茶壶不大,容易喝光,水壶虽然大些,但是仍然没撑过天空中的最后一抹云霞。李谋晃了晃空荡荡的水壶,轻轻皱眉,喊道,“鲁叔!”

  伍长狗惊走上去,朝着李谋跪下,“县令,县丞在准备回城。”

  李谋愣了愣,看向狗惊,从躺椅上站起来,然后转身走到城墙边,看着城外逐渐暗淡的战场,叹了口气,然后一言不发,站在原地。狗惊看着李谋,依然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良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站岗的县卒拿起火引将火堆点燃。

  火光照在背上,李谋感受到一股温暖,不同于迎面的风带来的丝丝寒意,“传令下去,让县丞收拾好物品,明天回城。”

  “是!”

  狗惊有些摇晃地站起来,走向一个县卒,让他去通报屯长路,而自己带着剩下的县卒走到桌子那,收拾桌上的水壶,茶壶和茶杯,搬走桌子和躺椅。

  听到身后的动静,李谋依然是一动不动,死死地看着眼前漆黑的夜。

  将东西都搬给城门下等候的县卒后,狗惊再次走向县令李谋,“请县令回府督办回城事务。”

  李谋缓缓转身,看着朝着自己行礼的狗惊,“你以后调到我身边做亲兵伍长吧。”

  然后李谋不管狗惊满脸的惊讶,下了城门,朝着临时的住处走去。狗惊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醒悟过来,带着手下的人追上李谋。

  屯长路此时正在临时住处那里焦急地等待,自言自语,“这狗惊到底行不行啊……要是再惹县令生气……唉,如果不是这边还有一堆事,我自己就去了……”

  不过看到李谋走进临时住所,屯长路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连忙迎上去,“县令,您可回来了。今天下午郡丞派人过来,今天晚上郡尉也派人过来,他们都按您的命令打发回去了。”

  李谋看了看屯长路,“做得很好。你去整理一下队伍,清点物资,明天回相城。”

  经过一天一夜的清扫,基本所有的渠沟乡乱贼已经落网,连同他们的亲友一起被抓捕,关在临时设置的监狱。当然,李谋并不打算把这些乱贼全部带回相城,而是把大部分的从犯就地关押,等待判决,只是带走一些重犯。

  不过,在抓捕的过程中,县卒所缴获的赃款,自然要全部带走,包括金银珠宝,房契,田契,以及最重要的粮食。

  屯长路主要清点的就是粮食,毕竟在这个时代唯有粮食才是硬通货,尤其是县令府由于常年不掌权,税收的粮食大部分直接送到郡守府去了。如果李谋想要有所作为的话,其第一件事便是收集到足够的粮食。

  渠沟乡在相县境内可谓是大富之乡,民间藏粮无数,毕竟这是与各地交易而来的粮食,而且其本身就是产粮之地,久而久之,渠沟乡虽小,但是城内粮食却不少。

  经过县卒几乎地毯式的搜索后,渠沟乡中竟然搜出近万石粮,实在恐怖。要知道郡守的薪资也不过二千石,这些粮食相当于郡守干五年。

  始皇帝年间曾发生过一次饥荒,皇帝下令从民间召集粮食,最终获粮千石。虽然只召集到千石粮是各种原因造成的,但是可见千石粮食的珍贵,更何况是千石。

  不过,渠沟跌倒,李谋吃饱。经过一天的扫荡,这些粮食全部进入李谋的囊中。

  当然,名义上这批粮食是充入府库,但实际上,李谋心里并不打算将其放入府库生老鼠。毕竟无论是郡守,还是监御史,都有调用府库粮食之权,李谋可不行白白便宜他们。

  若是以前,李谋倒是有可能会放任曹参和郡尉壮争抢,但是如今,他改变主意了。

  屯长路此时站在粮仓前,看着这满满的粮食,不禁感叹。

  根据渠沟乡有秩的说法,自五年前到现在,渠沟乡连年大涝,颗粒不收,百姓食不果腹。别说往县里纳粮,还时不时可怜巴巴地要求县里拨粮赈济。

  当然,渠沟乡有秩每次都给县丞写两封信,其表面那封,便是讲诉洪灾的惨烈,而暗地里那封,则是讲诉郡尉的手下在渠沟乡运粮一事,并附上郡尉的警告信。

  “开门!”

  守粮仓的伍长打开仓门。

  看着屯长路带着亲兵走进去,伍长连忙带着手下把手门口,警惕地盯着四周。

  屯长路拿着灯笼在粮仓转了一圈,亲兵清点粮食,一袋袋地细致检查。

  “清点无误,粮食共两千三百二十五担。”

  屯长路拿起手中的竹简,用毛笔在上面写上“2325”。

  自从蒙将军和易相二度改进毛笔,而且易相还发明这种方便的记数符号,官员清点物资比以前要方便许多。

  至于万担粮食为何再次只清点到两千余担。原因很简单,先不说城中不止一个粮仓,今天县卒倒是提前运了不少粮食回城。因此,这个粮仓也只剩下两千余担。

  “让人过来搬粮食。”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断更了许久,实在惭愧。

2021-10-08 18: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