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谷水截杀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17 2021.09.12 23:30

  “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胡亥惊讶且愤怒地看着赵高,对他阻止自己非常不理解。

  “陛下,这些护卫虽冲撞陛下,然而实乃顾及陛下安危,忠君之举也。请免其死罪。”

  赵高朝着胡亥行礼,一脸的诚恳,并暗中给胡亥使了个眼色。

  “罢了罢了,既然老师这么说,免尔等死罪,送去九原郡驻守,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护卫们连忙跪下来,朝着胡亥和赵高跪拜,“谢谢陛下饶命,谢谢中郎令。”

  “还不快滚?”

  赵高对着护卫怒斥,护卫们连忙退下去,自己去领罚。

  “老师,为何不让朕杀了他们?”

  胡亥还是有些不理解,但看到赵高的表情,只能先饶他们一命。

  赵高缓缓走到胡亥旁边,轻声说道,“陛下,如今刚继位,群臣不服,宗室众人隐隐对陛下不满。而今之计,唯有收揽属下之心,才能手揽大权。若是刚才因怒杀人,无疑使秦军离心,但陛下仁慈,饶过他们狗命。他们必然感恩戴德我,为陛下肝脑涂地。”

  当然,赵高没说的是,更有可能的是,那些护卫从此对自己感恩戴德,肝脑涂地。

  “朕乃天命之子,何须怕这些人。老师你就是太谨慎了,如今诸公子全部去陪我父皇了,何须害怕。”胡亥一脸的傲气,毫不在乎地说。

  “陛下啊,非是老臣挑拨离间。你想想前段时间,李相处理齐国乱贼时,久久未能拿下。难道真的是没有能力吗?”

  赵高连忙接着说,一脸的担忧。

  这下胡亥犹豫了,收敛起刚才不可一世的表情,结结巴巴地说,“应……应该不会吧,李相可是父皇留着辅助我的大臣啊!”

  “陛下啊,你就是过于轻信他人。当年昌平君和先皇还近乎兄弟呢!二十多年啊,昌平君一直是相国,却在一夜之间举兵造反。昌平君与先皇的关系,不可谓不深,却依旧造反。陛下觉得自己能掌控得住李相吗?”

  胡亥皱起眉头,往后退了退,“那天下之间,没有值得朕信任的吗?”

  “天下人皆不可信,包括老臣我。陛下可还记得当年老臣所教的为君之道吗?”

  “君是孤人?”胡亥不太确定地问道。

  赵高用力地点点头,“然也,陛下身为九州之主,必然不可轻信任何人,尤其是李斯这种号为硕鼠之人。”

  “老师,你且退下吧,容朕好好想想。”

  胡亥揉了揉脑袋,挥手让赵高退下。

  赵高往后退去,出去之时,轻蔑一笑,李老匹夫,就凭你,还想和我斗?

  萧县,谷水。

  萧县可以渡河的地方不少,但是有船的地方并不多。

  樊哙一行人看着这宽阔的水面发了愁,毕竟在蒙杰的多番清剿下,这里当年与刘邦等人友善的船夫早已被清剿干净,如今一下子还真找不到渡河的船。

  “只能随便找条船了。”

  樊哙叹了口气。他知道如果一直这样耗下去,刘邦等人在相城里的危险就更加一分,只能冒一下险了。

  四人骑着马一直来到谷水上的一个小渡口,他们不敢去萧城,以免被郡尉的人发现。

  “船夫,现在可否渡河?”

  渡口处只有一条船,上面有个三十多岁的船夫,倒不是小说中常见的白发苍苍的老头。

  “这位客官,赶巧了,如今正是好天气,现在就可以出发。”

  那船夫看到有人来,立即把船撑过来,笑着说。

  “这里怎么只有一条船?”

  樊哙皱着眉头,感到有些奇怪。

  “客官有所不知,如今正是秋初,本来赶路的人不多,这季节谷水里鱼肥,所以其他船家赶早就出去捕鱼了,而我也是刚落网回来。”

  樊哙倒是没有接着怀疑。

  一般来说,秋季鱼肥,船家都会去河中捕鱼,只留一两人在渡口守着。而这落网也是河边人家常干之事,只需把网绑在某个固定地方,剩下只等鱼儿自己撞上去。

  至于钓鱼,倒是少有之事,实在是钓鱼效率太低,钓半天未必能钓到许多,反而不如一网下去。

  当然也有一种叫拖网法,据说易对这种方法非常痴迷,觉得这才是捕鱼的正确方法。但是在渔民看来,这拖网法对网的要求极高,而且常常被水中的草或是河底的石头缠住,其实并不太适合在谷水捕鱼。

  樊哙等人倒是不执著于这些,倒是问道,“你这小船,能否装下五人两马?”

  在今日清晨,樊哙等人考虑到要渡河,于是先去找当地一个熟悉的庄子,先把两匹马寄存在那里。

  “无妨,无妨,我兄弟正在不远处,只要把他喊来,便可以载下你们,你且稍等一下。”

  说完,那船夫自顾自把船撑离岸边,朝着对岸的一片芦苇丛划去,一边划船一边喊着,“仲兄!仲兄!”

  樊哙看着船夫远走,翻身下马,拔出自己的长剑,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毕竟以防万一。

  不一会儿,那船夫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条同样大小的船,“各位客官,久等了,这位是我二哥,现在载你们过去。”

  樊哙拉着马进了那船夫的船,周勃紧随其后。而王陵则是拉着另一匹马和陈仁,进了那位二哥的船。

  “出发吧,去对岸!”

  “好嘞,客官。”两条小船同时朝对岸划去。

  谷水并不算非常宽广,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对岸,两船夫将船撑岸边的一片沙滩旁,把樊哙一行人放下来。

  付完钱,樊哙等人就朝着沛县的方向继续赶路。两船夫看着他们远去,将船撑进那片芦苇中,那里有第三条船等着他们。

  “大哥!”

  两人同时喊道。

  “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我们赶紧回去,免得殃及我等。”

  三人把船调转,朝着萧城划去。

  而樊哙四人骑着马,很快就进了一片树林。一路上没发生什么事,让他们逐渐放下心来。只不过樊哙总感觉有些不安,不知道什么原因。

  “杀!”

  树林中突然冲出一伙人,拿着刀剑朝樊哙四人冲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昨天实在是没有什么头绪,写得有些水。   目前的主线是泗水郡,然后分为前往沛县求援和相县明争暗斗两条线。

2021-09-12 23: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