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三生作恶李县令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124 2021.08.22 23:30

  如今恰是午时,阳光正毒辣,但此时出城也不容易被发现。

  樊哙带着周勃出了郡守府,便朝着王府走去,去找王陵。

  此时王陵已醒,正在和陈仁谈的正欢,看到樊哙过来之后,便向陈仁邀请到,“沛县繁华,有万顷良田,有此地,可以立万世之基。陈先生,可愿随陵走一趟。”

  “敢不从命。”

  于是四人一起出发,隐蔽地绕过王府旁边的县令府,朝南门走去。

  郡守府位于相城之东,遥遥与西边的郡尉府相对,作为相城里最高大的两个建筑。相县的县令府则在相城中间,东可以看郡守府,西可以看郡尉府。

  尤其是李县令到任后,在县令府建了个高台。而李县令常常登上县令府的高台,则可以将全城收揽眼下,看着这片由他管辖的土地,无比得(bei)意(cui)。

  现在他就坐在高台上,拿着一杯茶,慢慢品尝,看着繁华的东市,啧啧称奇。

  “那个卖粮食的小贩已经放了。”

  相县县丞走过来,看到李县令的样子,不由地觉得头疼。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穷鬼都被逼到卖救命粮了,你还抓过来。”

  李县令很生气,今天早上东市的官吏抓了一个卖粮食的小贩,还扭送到县令府,扰了他早上的梦。

  最后在长达三分钟的判案中,最后他决定把小贩给放了,然后派东市那个傻瓜官吏去相城东边的那个地主家收粮税。

  根据下面人的报告,那个地主是郡尉的人,已经几年没缴过粮税,也打死了几个粮官。从上任以来,李县令就没打算征他的税,不过偶尔也会派个人去问候一下,毕竟上面也催的禁,而且总有几个傻乎乎的手下。

  “这些穷人一看就榨不出什么油水,你把他们粮食收了就行,顺便给他家加几年劳役,送九原去,干嘛要抓到县监狱吃粮食呢,纯属浪费。”

  县丞连忙站起,朝县令谢罪,“下官明白了,不应该拿这种小事麻烦大人。”

  李县令看着这个愚蠢的手下,感觉很心塞,但考虑到也就只有这傻子听自己的话,只能安慰道,“罢了罢了,接着喝茶。以后有这些事,你直接让曹参那家伙处理去,我县令府不掺和。”

  李县令心倒是很大,在这郡城里,秩比比他高的官就有四个,还有一个狗仗人势的郡丞,完全不用他管事,自己就当在这里养老,退休了蹭些退休费就算了。

  “想当年,单枪匹马入敌阵嘿,一夫当前,万夫莫敢近兮,秦军有我李小将……”

  郡丞郁闷地看着李县令咿咿呀呀地唱着,每次就算对方喝的是茶,但看起来醉醺醺的,跟喝了假酒一样。

  “皇恩宠幸,升官治相,一身胆气壮呼……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李县令越唱越凄凉,唱到这句从易相口中知道的谚语时,泪水忍不住渗出眼角。虽然他不知道省城是什么编制,但其他两个,他都能懂。

  昨天晚上,他如往常一样到高台乘凉,然后看到东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无比热闹。如果按秦律,宵禁之后还敢这样闹,县令是要带人去把他们全部收监。

  于是李县令大怒,正准备招呼手下,打算好好教训这帮家伙,顺便敲点油水。但仔细一看,发现那是郡守府,他默默坐回长椅,拿起一杯茶,心里不停地暗示自己,“我是个睁眼瞎,我是个睁眼瞎……”

  之后,看到郡尉壮和监御史平带着一大帮人马从高台下走过,他心中纵然很疑惑,但也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郡尉过段时间后,又带着那帮人马走回来,满脸煞气,路过高台时,还凶狠很地往高台上瞪了一眼,吓得李县令赶紧趴下,隐藏自己。

  李县令趴了很久,才敢缓缓起身,然后转身去找府内少数几个听他话的小卒,让他们去查查昨晚发生了什么。

  县丞鼓起勇气打断县令唱歌,禀报道,“县令,昨晚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

  李县令倒也挺好奇自己的地盘发生什么,“哦?昨晚是什么情况?莫非是萧郡守回来了?”

  “是沛县县令刘邦回来了,昨晚是丰沛系聚会。期间,郡尉去问罪,为的是昨天曹郡丞囚禁监御史公子之事。”

  县令手下人还是打听能力还是不错的,很快把事情来龙去脉给打听清楚,当然,也仅限于打听。

  “这刘三,一回来搞大事,这泗水又要不安定了。”李县令感叹一声,然后接着唱歌,似乎这些和他完全无关一般。

  县丞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县令,刚才下人报告,沛县郡尉樊哙带着随从去了王宅,和王陵出城去了。”

  “出城了?哈哈,最好那些刘三,郡尉壮啥的也给我出去,有多远走多远。在哪打都好,别在我相县打就行,扰乱我的清静。”

  李县令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高兴的。他可不信昨天那一场会这样草草地结束,两个势力之间最近必然有大的冲突。但他绝不愿看到,这帮人在相城里火并,免得祸殃池鱼。

  “要不要去派人去告诉郡尉?”

  “告诉他干嘛,不用理,让他们狗咬狗。派人跟苏连长说一声,就说泗水快乱了,做好准备。”

  李县令懒懒地躺在长椅上,拿起茶杯轻酌一口,颇有一股‘哥喝的不是茶,是寂寞’的气质。

  “告诉苏连长干嘛?我们和他又不熟。”

  “难不成我们和郡尉就熟了?郡尉那老家伙在我县令府安插不少人,怕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

  李县令大骂道,实在对这个手下没办法,“而且告诉苏连长或许还能保我一命,就不知道我爹干嘛要你跟着我,蠢得要命。下去吧,要干嘛就干嘛,别来烦我。”

  县丞正要开口,却看到李县令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县丞无奈,只能行礼告别,安排还忠于县令的手下去城外找苏连长。

  高台上再次响起李县令的歌声,悲怆而嘹亮。

  “二十万秦军过潇湘,千万楚人囚,呵,不世功将立,奈何小人作祟……家族世世忠烈哉,皆为替罪之羊……”

  李县令自然不知道,他一语成谶,唱出他们家悲凉的过去与现在,以及未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