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夜袭!夜袭?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34 2020.12.05 08:58

  韩贺现在很愤怒,因为郡尉这个蠢货不仅把自己给弄死了,还搭进去两千多名秦卒,本来十分乐观的形势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

  如果是易相,此时肯定会说一句:“不是对方有高达,而是我方有猪队友啊。”当然,韩贺现在还没有完全理解易相说过的这句话,毕竟这话也挺奇怪的。

  而此时赵良和传令兵也跪在地上看着愤怒的韩贺。

  传令兵此时正在瑟瑟发抖,害怕韩贺一冲动之下把他给杀了。这在秦军是有先例的,蒙杰围剿刘邦失败后就生气地把传令兵给杀了,而这位据说和蒙杰一样的人对现在的他来说非常危险。

  赵良则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在心里想:“这难道不是喜报吗?为什么郡守那么愤怒?我还打算等郡守看完喜报高兴后重新给我安排事情干呢!”

  不过事不遂人愿,赵良看着越来越愤怒的郡守,心里也越来越慌了:“难道是败了吗?那我为什么要一起跑过来领罚?老老实实在城楼上看书他不香吗?”

  赵良欲哭无泪,似乎明白了自己此举该是多么地无脑。

  “太守,战报所讲何事,我军胜了吗?”赵良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主动向郡守询问。

  而旁边的传令兵听到后全身发抖,一股寒意侵透全身,似乎感觉到自己项上人头不保。

  韩贺叹了口气,把军报丢在旁边,“败了,大败,郡尉遇敌袭,已经身死,两司马也失踪了。”

  “什么!就凭刘邦那一点兵力,怎么能大败郡尉。”赵良惊讶地大叫,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莫非是越人出战?”

  “然也,越人与刘氏乱贼共三千多兵夜袭郡尉,我军唯有数百人逃出,惨败啊!”

  韩贺自然想到这越人会借着剿匪之事捣乱,但没想到那么猖狂,竟然直接参与造反:“看来最近秦国没有亮过刀,宵小们都觉得我等没法把他们剿吗?”

  但想到被调去南越两千郡兵,韩贺顿时有股无力感,他还真的没办法把他剿灭。

  赵良也上前拿起军报看,也大怒:“此等宵小竟如此猖狂,郡守,良愿领兵,横扫瓦埠湖。”

  “哪来的兵,郡兵几近全死于夜袭中矣。”韩贺无奈地扶额。

  “侦察连!良久居侦察连,熟知他们的实力,良有良计,可领侦察连将敌军攻破。”

  “可,你且带四百侦察兵去支援韩信,我守城留六百即可。”

  韩贺对侦察连的实力也不是不知道,虽然这支军队平时只是捉些匪盗,干一些维护治安的活,但是在易相的设置下依旧保持了不菲的战斗力,是各郡遇到危机是最后的防守力量。

  赵良再次在心里默念那句至理:“敌进我退,敌退我扰。”这次将是他在郡守面前发挥自己军事实力的最好机会,所以赵良不想放过。而且他看到两千郡兵几乎全军覆没时是真的生气,这些可都是他的袍泽啊,在九原呆了多年的赵良对秦军有种天然的好感。

  “良领命,小子,你也跟我来。”形势紧急,赵良直接走了,随便让在一旁已经吓尿的传令兵也跟着。那传令兵自然跟重获新生一般,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跟了过去,他可不想跟愤怒的郡守单独呆着。

  “我有那么可怕吗?”看着传令兵惊悚的样子,韩贺也楞了。

  不过他很快就收回神,一股凌冽的气息从他身上迸溅出来,“久不经战事,天下人莫非以为我韩贺变成病猫了吗?”

  如果赵良还留在这的话,一定会感叹,当年那个领一千秦卒暴打昌平君一万右军的猛将又回来了。王翦灭荆过程中,最出彩的可不仅仅是主将武成侯,还有猛将韩司马。

  赵良此时正在带着韩贺的命令赶往查奸府,那是全郡侦察连驻扎的地方,路上向那个传令兵了解如今的战况。

  传令兵自然毫无隐瞒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赵良,深怕赵良一个不满,把他送回噬人的韩郡守处。

  “我叫王二,九江郡人,来自瓦埠湖旁的一个小渔村......”

  赵良也是无语了,让他介绍军中的情况,结果这家伙说完之后觉得还不够,就把自己祖宗十八代的事迹全抖擞出来了。

  不过幸好,查奸府很快就到了。此时赵良知道那个倒霉的连长随军出征了,所以大摇大摆地就进去,直接把里面留守的连丞给收服了。

  虽说赵良不怎么管侦察连里的事,但也常来逛逛,然后又指挥过几次训练,和士卒们混的很熟,随时准备接替连长,啊不,随时可以在连长手下领兵。

  而中军大账中,韩信看着眼前的地形图陷入了沉默。

  自从易相在军中大力推行地形图后,秦军将领们对的战场的了解更深了许多。

  但是对于韩信来说,即便有精细的地图,但奈何敌我差距太大,即便是韩信也难以想出一挽狂澜的好方法。

  他只能派人去把防御工事进行了第二次完善,然后就没天没夜地和卒长们讨论退敌之策,但是讨论了一天多依旧毫无办法。

  不过幸好对方在大战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原地休整起来,这样好在韩信又充足的时间准备,但不好的这样对方也得到了良好的休息,也可以看出对面领兵之人着实不简单。

  当然韩信现在自然没想到他和张毅的恩怨将持续一辈子,而且还是常居于人下。

  夜渐深,韩信依旧无法入睡,依然反复去看桌面的地形图,有好几次他都想直接领兵去偷袭一波,但是他十分清楚仅凭如今手上郡兵的纪律,他还无法做到悄无声息地靠近敌军,这样干的下场只能是迎来新一场大败。

  韩信看着地图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干脆走出大帐,准备巡一遍营,以防和郡尉一样傻傻地连别人偷袭都不知道。

  很可惜,事不遂人愿,韩信已走出大帐,十几把明晃晃的长戈立马对着他,还有几个人捂住自己的亲卫的嘴。

  今晚的月亮,依旧很明亮,韩信疏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周末赖床起晚了,现在更新。

2020-12-05 08: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