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接着赶路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22 2021.09.14 23:34

  陈仁在得一个干净敞亮的房子,令庄里人煮好热水,架上火,备好莫得光亮的小铜刀一把,以及一些干净细长的铜针。

  这些虽是日常用品,但是铜贵,并非是一般人家能有的,庄里人翻遍全庄,勉勉强强找到能凑合用的。

  “根据易相书中所言,世间有病菌,细小无察,外伤必须要注意伤口感染,尤其是刀刃之上,有破伤之菌,其最好预防之法便是以火灼烧之。”

  陈仁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起铜针在火上灼烧,“可惜穷庄无银,不然银针才是最好的选择。”

  “伤口须敷以外药,以止血,加速痊愈。虽然易相在《侦察指南》并未提及,但是仁曾随医家之人上山采药,即便未必比得上秦军专用之《急救》一书中提到的,不过目前也只能如此。”

  仔细思考一番,陈仁转身朝着在后面辅助自己的庄里人说道,“且去寻以下草药……”

  那个庄里人是庄里比较好的医师,虽然是不正规那种,但是平日里常上山采药,对药物还是比较熟悉,甚至很多草药他家里就用,回去拿便可。

  那个医师是主动请缨去给陈仁打下手,一来听说陈仁是医家传人,借机向学习技术,二来则是真想救周勃。

  而樊哙等闲人,早早就被陈仁打发出去,此时正呆在赵二山家中商讨接下来的谋划。

  樊哙此时紧皱眉头,看着王陵,“周勃受重伤,之后必然无法随我等去沛县。”

  “确实,要不让他留在此处养伤,陈仁也留下,照料他。我与你会沛县求援。如今我等都被袭杀,相城那边怕是更加艰难,若是无法及时回去,怕客卿等人会遭遇不测。”

  王陵也是一脸凝重,虽然他很想带着陈仁回他家一趟,但此时尚未和刘邦等人分开,不好说些破坏团结的话。

  樊哙握紧拳头,捶在一旁的桌子上,“我明白如今事情紧急,但周勃生死未卜。如果现在离开,我怕他突发不测,我很难跟大哥以及胜之他们交待。”

  周勃有二子,一个为周胜之,另一个则是周亚夫。如果单听到周勃,藏倒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听到周亚夫,藏也许会一下子想起这个名人。

  作为一个拥有未来记忆的人,藏记得自己在梦中不止一次刷那种叫短视频的东西,偶尔会刷到历史频道的各种奇葩之事,比如说周亚夫算命的故事,比如说秦始皇陵墓里的水银。

  说到这个,藏真的不只一次去探查秦始皇为自己建的陵墓究竟有没有水银,不过秦始皇陵刚开始修建,藏就被送去巴蜀享受地府一次游,并没有涉及到这方面的事情。

  “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我知道你关心周勃,但周勃之事有陈仁在。我与你不过是莽夫,也帮不了什么。”王陵不是很同意樊哙的想法,但也能理解樊哙对周勃的关心,不过他还是劝道,毕竟如今赶紧前往沛县才是最重要的。

  “也罢,我和你赶紧出发吧,想必有陈先生和二山在,周勃一定会没事的。”

  樊哙立即转身,朝着赵二山说道,“还请兄弟好好照料周勃。”

  赵二山吓了一跳,连忙拍着胸口说道,“樊大哥,你放心,周大哥也是我兄弟,就算我死也会让他好好的。”

  “不过樊大哥,庄里并没有马,一头牛,怕是你们赶到沛县也很晚。”

  赵二山担忧的说道,庄里的人大多不富裕,并没有大户人家,也没有马。而刚才作战时,樊哙的马在战斗时被杀,而王陵的马也伤痕累累,如今也骑不了。

  沛县离此还隔着两个县,距离不可谓不远。如果不骑马,怕等到樊哙两人走到,相城早就彻底凉了。

  “无妨,我在前面有一亲戚,三爷爷曾嫁一支脉之女给他祖先。他家倒是算得上小有家财,应当有马。”

  王陵淡定的说道。正所谓穷人闹市无人问,富人深山有远亲,王家算是沛县一豪族,联姻遍布泗水郡,几乎去哪里都能找到一两个搭的上关系的亲戚,但是熟与不熟就另说了。

  樊哙点了点头,同意了此事,他自然知道这个亲戚的,当年刘邦一行人路过此地时,也不少获得这个王陵亲戚的帮助。

  樊哙作为一个靠卖肉发家的,关系网不是很广,大多还是在单父和沛县一带。沛县不用说,都是些日常相处的邻人,而单父是他岳父吕公的家乡。虽然吕公在单父惹事导致逃到沛县,但他广大的关系网足以让樊哙消化很久了。

  自从刘邦因为和萧何亲近,被提拔为县令,而樊哙成为县尉,吕父天天吹嘘自己做了一个很好的投资,选中两人做了女婿。

  当然,如果他知道刘邦以后会成为皇帝,女儿成为中国第一位皇后,而就算那个屠夫出身的樊哙也将成为大将军,吕公也许做梦都会笑醒。很可惜,由于藏的胡搅,历史轨迹发生极大变化,这一切未免会发生。

  “这便出发吧,如果陈仁做完手术,就让他在庄里休息,等候我们回来。”

  樊哙下定决心,便毫不犹豫地选择立即出发,临走前还嘱咐一番赵二山。

  “樊大哥放心,我赵二山一定会照看好周大哥和陈仁公子。”

  虽然庄中无马,但是还有耕牛一头,在庄里人不舍的眼光里,赵二山果断派两个小伙子,临时加装一辆牛车,给樊哙和王陵代步。

  当然,那两个小伙子也要跟过去,毕竟庄里唯一的牛,赵二山也不得不谨慎。不过那两小伙子心疼牛,不愿意坐上牛车,而是在路上走着,为樊哙和王陵在前面带路。

  牛走路的速度很慢,但是也好过走路。半天时间,两人终于到了那位亲戚家中。

  如今虽然是秋天,但阳光依然毒辣,再加上两人有伤在身,走到那位亲戚家里时,樊哙那个壮汉竟然脸色苍白,肩上的伤口也崩坏了几次,血液渗出来,还好王陵临时给他包扎,才不至于继续扩大伤害。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昨天用手机发的,然后他档存错了,只发一半的章节。还好通过历史记录找回来了。   关于周勃,我本来上一章想写死他的,但是我之前曾在社团活动中专门了解汉初的历史,对绛侯周勃以及他儿子周亚夫都非常喜欢,忽然就有些不想他就这样死掉。   所以还在纠结着,如果有读者想要周勃死或活,请在评论区告诉我。   感谢书友们的月票和推荐票。最近开学事多,一时间无法加更,抱歉,我尽量存稿。

2021-09-14 23: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