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周勃重伤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1559 2021.09.13 23:30

  咴儿!咴儿!(马叫声)

  突然冲出来的人把四人两马吓一跳,与周勃共骑在前面的樊哙连忙调转马头,避开迎面而来的长戈。

  “好胆,萧匹夫,竟敢偷袭你爷爷!我乃沛县县尉,尔等想要造反不成?”

  樊哙一下子便认出袭击的人所拿的就是秦国的制式武器,而萧县的县卒嫌疑是最大的。

  “沛县樊哙,意图谋反,众将士听令,与我擒拿此贼!”

  为首的屯长看到自己的手下听到樊哙的话后有些犹豫,连忙高喊,而自己拿着一把长戈,朝着马头直捅下去。

  “杀!”

  众县卒把四人团团围住,最里层的县卒则举起长戈朝着两匹马狠狠刺过去。

  陈仁拿起佩剑将长戈打开,王陵连忙骑马往后退去,朝着敌人尚未合拢的地方突围。

  而樊哙和周勃两人则没有那么幸运,赶路时两人是走在最前面,如今面对的敌人也最多。纵然周勃很努力地打开刺来的长戈,但一人难敌,马还是被几把长戈刺到。

  马吃痛,前蹄跳起,发狂地往前冲去。那屯长借此机会,长戈一摆,直接把周勃打下马来。

  周勃狠狠地摔在地上,县卒直接拿起长戈朝他刺去,其中有一把狠狠地捅进周勃的肚子里。

  周勃忍着剧痛,拿手抓住刺过来的长戈,朝着樊哙大喊,“樊大哥,快跑,胜之与亚夫就拜托您照料了!”

  然而,事并不遂人意,即便周勃牵制住好几个县卒,但外围的县卒连忙补充上,再次把樊哙围住。

  而此时王陵与陈仁突围不成功,只能朝着樊哙退去,与他汇合。

  “君子能弃亲友而独活耶?”

  看到周勃重伤,陈仁非常愤怒,拿着长剑翻身下马,直接朝着周勃所在的地方杀去,连杀好几个过来阻拦的县卒。

  陈仁是贵公子不假,但是从小勤学武艺,尤其是剑术,非是凡人能比。更加上家庭富裕,他虽然看起来像个瘦弱的文士,但也有八尺又三寸,身体素质根本不是这帮饱一顿饿一顿的县卒所能比拟的。

  樊哙也没打算抛下周勃,在安抚住受惊的马后,果断回头,朝着周勃所在的地方冲去。

  “竖子,胆敢阻我?”

  看到樊哙回头,那屯长果断拿起长戈,带着几个手下朝着樊哙杀去。

  “诛杀贼子!”

  屯长一人挡在马前,用力再一捅,竟然直接捅进马的脖子。这马直接重伤,承受不住,往前倒去,而坐在它背上的樊哙直接被甩下来。

  “杀!”

  县卒也抓住这个机会,拿着长戈朝着樊哙捅去。

  樊哙连忙打了个滚,险之又险地躲开致命的长戈,但一把长戈还是狠狠地插入樊哙的右肩。

  那县卒用力把武器拔出,樊哙的血从甲胄中渗出,樊哙在心里庆幸,还好没刺到动脉。

  藏当年在相城驻军时,曾在全军普及医疗知识,其中就包括人体的血脉分布。

  樊哙是知道他的双肩上有分别有一条主动脉。如果主动脉被刺破,那么血液会从伤口喷出,会直接让樊哙失去战斗力。

  而那屯长也有些惋惜,只刺到了静脉,不然的话,这战斗很快就能够结束。不过,屯长很快就反应过来,继续召集手下围攻樊哙。

  陈仁虽然一路走一路杀,让县卒逡巡不前,但是也被县卒给牵制住,难以很快前去救援周勃。

  反倒是王陵一人一马,县卒把他难以围困住,很快就冲到周勃旁边,将围在周勃身边的县卒击退。

  周勃此时早已伤痕累累,而且腹部还有致命的创伤,看到王陵过来,爬上马,横着一趟,晕了过去。

  王陵载着周勃,赶紧朝陈仁与樊哙两人靠去。

  “乱贼竟敢假装官兵?”

  一伙人拿着锄头、木棍等农具从树林冲出来,直接与县卒战在一起。

  “樊大哥,二山来迟了。”

  一个壮汉带着几个人,直接冲到樊哙身边,一起阻挡着县卒的围攻。

  “不迟,赵二山,与你杀光来敌。”

  那屯长看到樊哙等人的援兵到来,已无心作战,连忙带着县卒撤退,沿着谷水往西逃去。

  赵二山连忙带着手下就要追上去,想要把那屯长留下。

  “不必追了,他们的身份我已知晓。先去看看周兄弟的伤。”

  王陵此时已经把周勃抱下马,然后剥了好几个县卒的衣服,临时铺成一个垫子,让周勃躺上去。

  赵二山的手下中没雨医生,都是些十里八乡的贫农,对这样的重创只能给出一些山里猎户的土办法。

  倒是陈仁当年和扁鹊后人学习过一段时间,而且还专门学了藏当年在秦军中传播的军中急救术,自高奋勇去救周勃。

  陈仁仔细观察周勃的伤口,其中危险的是腹部被捅的那个口子,长八寸的援在腹部正中心狠狠地啄击,至今还在流血,其次便是敌方屯长那一下横扫,陈仁摸了一下,感觉断了几根肋骨。

  陈仁先是小心翼翼地将伤口四周的衣服移开,换取更干净的布压住血,转头跟樊哙说,“这种伤口,需要做手术。先把他移到一个安稳的地方。”

  “去我庄里吧,离这里不远。”

  赵二山说道,并让手下抬来一个临时制作的担架,参过军的他,对担架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一看到周勃受伤,便立即派人去制作。

  “可以。”

  陈仁点了点头,他知道目前周勃的情况很危急,但是目前的条件下,他也不知道怎么救,只有及时找到一个可以安静动手术的地方。

  赵二山的庄子离着不远,本来赵三山是过来这里接应樊哙一行人的,但是走到一半听到打斗声,他连忙回庄里搬救兵,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赵二山带着众人很快就回到了庄里,门口其他庄民正等着他们,不过情况危急,樊哙来不及跟熟悉的庄人叙旧,连忙找一间宽敞明亮的房子给陈仁做手术。

  当陈仁在里面做手术时,樊哙和王陵在商讨着接下来的行程,周勃受伤的事固然重大,但回去请救兵更加紧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