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劝降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199 2021.09.01 23:30

  “四伍县卒,保护县令。剩下的听令,击杀来敌。”

  冯宣此时也赶过来,正好看到县丞李鲁被长箭贯穿的情景,顿时大怒,拿着长剑,朝着渠沟众人扑去,长剑一扫,直接让好几个人失去战斗力。

  两个县尉都是曾经是李谋的手下,之前与县丞李鲁并无交集。一开始,他们对这位有些瘦弱的家伙有些不屑,更怀疑他的锐士称号是投机取巧得来的。

  直到三人对打,他们才输得心服口服,并且时常去向县丞请教杀敌之技,以及派兵布阵之法。虽说李鲁大老粗一个,但是多年跟随李信南征北战,也学到一些东西,足够教两个县尉。

  而且来到相县后,由于县令自暴自弃不管事,很多事情都是由县丞来处理。在县令府被各方打压时,李鲁一人顶住各方压力,为县令及县尉等人争取权益。

  在平日里,这两个县尉与县丞李鲁的关系甚至比与李谋的关系还好,当然也有李谋平时不管事的原因。

  此时,冯宣看到李鲁被杀,心中的愤怒直接爆满,朝着渠沟城门杀过去。

  渠沟人完全抵挡不住,直接溃逃,有些直接蹲下,想要投降,但冯宣毫不理会,手起剑落,直接全杀。

  “尉丞大人,这可怎么办啊!”

  渠沟乡三老看到冯宣杀红眼了,心里很慌,连忙朝尉丞求救。

  “莽夫而已,他不敢把我等怎么样。死一些黔首就把你吓成这样,如何成就大事。倒是这李谋,可惜了,没射中。”

  尉丞冷笑一声,完全不怕,要知道他是郡尉的尉丞,这李谋就算再胆大也不敢动他一丝毫毛。到时候只要把罪全推给渠沟乡三老,那李谋也不能说什么。

  “确实,不过死些黔首而已,倒是顶多让一些黔首顶罪算了。有郡尉在,我有什么好怕的。”

  乡三老自我安慰道,强忍着镇定。

  渠沟人此时却是一点也镇定不起来,朝着渠沟土城方向逃去,慌乱中,不少人摔倒,被身后的同伴活活踩死。

  城里的人连忙关城门,想把县卒挡在门外,但是逃回来的渠沟人此时已经红了眼,不顾眼前就是自己的同伴,提起剑就杀。

  然后,城门下发生非常奇怪的场景,渠沟人在门口搏杀,而县卒则一步一步向城门逼近,把挡在路上的所有人杀死,割下头,并挂在腰间。

  县卒的逼近,让城门底下的渠沟人更加慌张。即便与他们交战的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都厮杀成一团,毫不退步,这也导致城门迟迟关不上。

  不过,终归是有些相识的,城门的乱局在维持一段时间后,逐渐平息下来,渠沟人连忙清理尸体,打算把城门关上。

  一个伍长注意这点,连忙带着四个手下冲上去,“诛贼寇,领军爵,阻止他们关门。”

  五个县卒手持长剑,直接冲破渠沟人那毫无用处的防线,将正在关门的渠沟人直接杀死,连尸体都不顾,一方面地屠杀在城门附近的渠沟人。

  看到这阵式,渠沟人再也坚持不下去,彻底溃败,四散逃开,为了减少负担甚至把自己的武器给扔了。

  县尉冯宣自然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默默地把那五个县卒记下,然后高举长剑,“众将士,随我冲,破城!”

  经过一早上的鏖战,乡卒损失惨重,三十余人只剩下一半,而县卒情况稍好些,除去保护李谋的人外,还剩六十余人,一个屯左右的编制。

  两个屯长听到冯宣的号令,各自指挥三十左右的县卒列阵,朝着城门方向冲锋,接应城门下的五个壮士。

  城破后,渠沟人四散开来,不少人逃回自己家,在各个角落隐藏。而冯宣命令一位屯长带三十县卒以及剩下的乡卒去搜寻参加战斗的渠沟人,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县卒去攻打三老府。

  渠沟乡三老胆小如鼠,在看到五个县卒把城门处的人杀溃后,立马带着自己的家族子弟护送尉丞逃回家中,闭门不出。

  很快县尉便找到三老的家,那是一个小型的土城,外墙内部夯实土墙,然后在外面覆以砖石,和渠沟土城的城墙一致,但更加牢固。

  不过在收缴渠沟上的秦弩后,县尉推测三老家中已无弩箭,毕竟如果真的有弩箭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只射一箭。

  城楼上,尉丞露出头来,对着县尉喊道,“相县县尉,此事你不过是来此平息私斗一事,却滥开杀戮。老夫劝你适可而止,莫要自误。”

  “尉丞大人,渠沟人袭击我县令,已是大罪,更杀县丞,按律都要连坐,并非滥杀无辜。大人替他们说话,莫非是与他们勾结?”

  冯宣紧握拳头,告诉自己要克制。

  “不过一县丞而已,诛杀其首恶即可。若是再继续滥杀无辜,老夫必然要禀明郡尉大人,治尔等渎职之罪。”

  尉丞满不在乎地说,连李谋在郡尉面前也是连屁都不敢发,他不觉得这个小小县尉有这个胆量。

  县尉思索一下,然后装出很挣扎的样子,“大人,我等兄弟错已犯下,只能一路走到黑了。”

  尉丞心中大喜,认为县尉已经上当,自以为很有风度地说,“这有何难,不过是些刁民罢了,只要你肯诚心向郡尉认错。郡尉重视有才之人,或许还会给你提个一官半职,不需要担任这个憋屈的县尉。”

  县尉听完满脸惊喜,赶紧说道,“感谢大人,请大人为宣引荐于郡尉门前。”

  听到这句话,尉丞满意地点了点头,朝着缩在城墙下的三老说,“此人不过是一个软弱无能之辈,郡尉威慑一出,伏地便拜。三老,倒不是老夫说你,何必如此胆小。”

  “大人,这会不会是他装的!”

  三老担心地说,觉得尉丞有些自信过头了。

  “假的又如何,等下让他独自一人进来,门后设伏兵,将他就地格杀。只要这傻小子死了,这些县卒不就是我等囊中之物。”

  “可……”

  “莫要再说了,我心已定。”

  尉丞朝着下面的县尉大喊,“冯宣,你若是想投靠郡尉,倒不是不可,但我要试试你的诚心。待会我会放开城门,你让你手下退后五丈,独自进来,共商大事。”

  “宣不敢不从。”冯宣朝着尉丞深深一拜,解下长剑,交给手下,“尔等退后五丈。”

  “县尉……”随行的屯长立马劝道。

  冯宣伸手打断手下的话,“听令。”

  屯长只好带着县卒往后退后五丈(约为十二米),然后看着城门打开,冯宣直接往里面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