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祖龙已死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56 2020.12.04 19:57

  赵良最近很闲,从藏那里回来之后,郡守便没给他安排新的任务了,只是让他好好休息。而且韩信被郡守派去协助剿匪,赵良在九江并无多少亲朋好友。

  他是在平定韩时之乱时立功摆脱刑徒身份被派至衡阳郡守李其手下,适逢武成侯王翦灭楚结果昌平君反,破衡阳,并杀李其,而赵良侥幸逃出。

  韩贺随王翦将军一起讨伐昌平,赵良听说韩贺有仁义之名,便往投靠之,并献上逃亡过程中侦察到的情报,再削去爵位,勉勉强强保住了性命。毕竟主将死,逃兵者皆斩可不是一句空话。

  然后赵良重新从小卒做起,随王翦大军剿灭昌平君之乱于会稽,又获功,升为百夫长,很巧合地和着韩贺派去胶东郡镇守,并成功成为韩贺的亲信。

  不过后来,韩贺被任命为九江郡守,而赵良随北征军驻守九原。不过一年前赵良又获军功,被调到九江任郡侦察连副连长,才重新归属于韩贺手下。嗯对,易相的改革中的郡下辖的侦察连归郡守掌管,而非郡尉,主要任务也不是参加作战,而是查奸擒盗,类似于后世的警察。

  由于新调来,而侦察连连长权力欲极重,宁可让赵良闲着也不让他掌权,所以他才会有空被韩贺派去请藏出山,只可惜他搞砸了。

  而现在他再次恢复到无聊的生活,只能读读书、喝喝酒,有空骑马去深山打猎。

  坐在城楼上,视角很好,此时赵良就拿着一本书在那读,哪怕是旁边目不识字的守门卒也知道赵良看的是他最珍爱的书《探经》,也没人敢打扰。

  不过忽然一个骑兵远远地朝着九江郡城门奔驰而来,守门卒立即就辨认出了那骑兵上代表九江郡尉的标志,马上驱赶城门附近的百姓,而赵良因为站起身来,两眼眯着看:“难道战事已经结束?”

  同样是城门,咸阳的城门可是比九江郡的恢弘得多。

  进城、出城的人也川流不息,甚至有时一两辆代表着尊贵身份的马车奔驰而过,守门卒们自然是赶紧驱赶凑热闹的民众,以免他们惹得里面的大人物生气。

  上次可是有十来个蠢货挡着蒙杰公子的马车,结果被活活打死,这件事也不了了之。而守门的官吏却被削爵,士卒则干脆远徙到九原修长城去了。

  因此,民间皆传:宁打武成侯,不挡蒙氏车。李相腾达时,不见商君来。

  此时一辆满是鲍鱼臭味的马车朝咸阳城门走来,一股巨大的臭味袭来。早早接到了命令守门吏卒,赶紧驱赶四周的民众,打开一个很少用的偏门,让他们快速经过。

  而这辆马车进城门后,绕开中间大道,从一条早已被戒严的类似后世胡同的小道。

  马车在里面绕来绕去,一直绕到皇城的某个城墙边上的小矮房,最后从商君时便修建的地道将这车鲍鱼送进了皇城。

  而皇城中,两天前忽然回咸阳的胡亥公子死死地盯着一个黑乎乎的出口,身后是一个须发斑白的老头和一个健硕的中年人,以及一千令人胆寒的秦国锐卒。

  胡亥的手一次次紧张的捏起来,然后又强行张开,心里回想着昨夜的密谋。

  “陛下,去九原的人回报,扶苏已死,蒙恬被囚。”

  “长兄死了?他,他……”

  “陛下,扶苏公子得知始皇帝已死,悲痛万分,拔剑自尽。”

  胡亥看着眼前这个脸色从来都没变过的老头,眉头轻轻皱起。他自然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长兄会那么轻易地自尽,傻子才信,更何况他只是下令将其囚禁起来罢了。

  “陛下,李相这也是为了陛下啊,长安君之鉴不远啊!高与李相尊始皇遗令,誓死效忠陛下,保护陛下不被奸人所害。”

  “斯也会誓死效忠陛下,防止奸人作祟。”李斯也连忙跟着赵高跪下。

  胡亥又想起了自己的叔叔,想起小时候在秦王宫里看到的刀光剑影,不禁有些寒颤。不过看了眼从小陪自己长大的赵高,心里安定了许多。毕竟自己不至于像哥哥扶苏一样最后落了个孤单一人,遭到父皇的厌恶,被放逐到九原去。

  “赵老师和李相的忠心,亥……朕自然明白。只是朕没想到,长兄如此思念父皇,传令下去,善待其妻子,让他们在九原为长兄守陵。”

  “陛下仁爱,有始皇之遗风。”李斯和赵高再次跪下。

  胡亥的心境却有些微妙的变化,听到始皇之遗风时更是有些许焦躁。

  “我怎么会有父皇的雄才呢?连母亲的命都保不住。”胡亥偷偷地叹了口气,不再想昨夜之事,重新凝神看着眼前的密道出口。

  密道也传来了一阵马车声,越来越大,秦卒也抬起了手中的长戈,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上前护佑胡亥的安全。

  伴随着一股极浓的恶臭味,一辆马车出现了,如果城门卒在此一定会惊叹这不就是刚才那辆进城的鲍鱼车吗,只是上面已经没有了鲍鱼,一个被盖着黑布的暗金色的长棺显露出来。

  “父皇,您回来了。”胡亥脱口而出,上前将黑布掀开,然后趴在棺材上大哭。

  李斯和赵高也立即跪下,“臣斯/高恭迎陛下归来。”

  身后的秦卒听到后个个惊讶至极,然后纷纷跪下,大喊:“臣等恭迎陛下归来。”

  而护送这辆马车的士卒更是惊惧不已,他们只是接到一个命令去顶替一辆的鲍鱼车的士卒,并将鲍鱼去掉,沿着密道送进皇宫,完全被想到这上面便是他们视作是神灵的始皇帝,于立即跪下,“臣等死罪。”

  赵高和李斯同时站起来,对着胡亥说,“陛下勿哀,秦国需要您呢!”

  然后李斯对着赵高说:”赵将军,请扶陛下去休息,”然后对身后的士卒说:“尔等护送先帝之灵至蕲年宫,不得有误,不然皆斩。”

  “臣等遵令。”

  一千多秦卒齐声回道,等赵高把胡亥扶开后,便上前将长棺抬起,朝着秦朝祭天的蕲年宫走去。

  而胡亥则默默看着这一切,时不时瞥一眼李斯,心中若有所思,最后冷冷地说了一句话,“把鲍鱼放在父皇棺上的人,全斩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兑现昨天的承诺,以及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排名快进一万名了),而且即将签约,所以今日加更一章。

2020-12-04 19: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