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梦里常常见易相

我在大秦白活三十年 心好待晴天 2076 2021.08.25 23:30

  萧宜明显被张昌的回答吓到了,“韩国客卿,这不是六国遗族吗?难不成萧郡守想要造反!这可是诛九族之罪啊。”

  张昌缓缓站起,看着窗外的月亮说道,“纵然造反又如何,胡亥公子登基,赐死长公子,重用赵高,打压公室。你以为秦国真的能延续下去吗?人心已散,天下将乱,岂能不亡。”

  “更何况,”张昌转身,凝视萧宜,“韩愈知,可不仅仅是韩愈知,而是易相!”

  “易相不是死了吗?陛下亲自昭告全国的。”

  张昌哈哈大笑,拿起酒壶猛灌一口,“易相,天下之才也,岂会如此死去。我苦等十年,就是为了这一刻。”

  张昌想起当年给藏当亲兵的日子,接受藏那超越时代的思想,想象藏描述的那个美好社会,以及亲眼见证藏用兵的霸气。

  他一直记得那句话:兵者,可以诡道,可以攻城,然唯有兵形势,方为至道。夫形势,以正合,以奇胜,形势压万国,谋以稳,计以奇,则无不胜。

  作为百战之士,张昌虽然没有指挥过大型战争,但是曾参与灭六国之战,随着韩国降将内史腾攻破新郑,俘虏韩王,然后跟着王翦看着郭开为秦军打开邯郸的城门,并亲手埋葬过大梁城上的浮尸。

  然后他被派去随李信将军攻楚,但背后昌平君起义,大败而归,那次他也失去自己的一支眼。之后被编入偏师跟随藏,作为亲军保护藏。

  当时的他,对藏的所说的军事形势并不感兴趣,在他看来,秦国能统一六国完全因为是良将辈出。

  但是,藏以三万军轻而易举地击败十万军,让他很惊讶。根据藏的说法,昌平君本是战败之军,而秦军素有善战的名义,并以逸待劳,形势是站在我等一边,岂有不胜之理。

  但是,真正让他折服的还是灭齐之战,当年藏不过领十万军,然后毫无畏惧地带人直扑临淄。要知道,齐国虽然经过乐毅伐齐,不如当年,但依旧强大的势力,众人都担心会步李信的后尘。

  而藏则是不顾众将领的劝说,说秦灭六国,已是大势所趋,如今齐国势微,齐王昏聩,此时乃灭齐良机。然后齐国就不战而降,举世震惊,也吓得南边还在苟延残喘的楚王熊负刍连忙投降。

  而实际上,藏是记得梦中的齐国是因投降而亡的,然后鼓起勇气抢了这个灭齐之功。但他并不知道齐国是燕国和楚国灭亡之后投降,最后瞎猫碰上死耗子,胆小的齐王建还是投降了。

  至此之后,张昌对藏的话深信不疑,甚至后来他调去王翦将军的手下后,还时常读藏写的书,逐渐学到更多惊世骇俗的想法。

  在某天忽然领悟到藏的真意后,选择来到泗水郡当个亭长,半官半隐,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等待乱世到来。

  因此,当听宋寻说易相来到泗水后,他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而小弟报告易相以韩国客卿的身份示人后,他无比确定自己真的领悟到易相的真意,然后和苏振等人谋划一夜,从起事到统治天下的细节都计划得清清楚楚。

  “若是易相,大事可成。”萧宜一直以易相为奋斗目标,而他发展萧庄也是参照当年藏在相县的方法。

  藏当年在相县驻军多年,总管周围大片地区的治理,从修水利,度田等入手,进一步发展当地本就发达的工商业等。种种举措稳定淮泗流域,赢得西楚诸郡的百姓的跟随和爱戴,如泗水郡,陈郡,砀郡,九江郡等百姓更是对易相有着深厚的情感。

  后来,藏以治理地方和灭齐之功,被始皇帝赏识,提拔为右相,负责新秦的制度建设,返回咸阳。西楚百姓还在各地建庙,歌颂他。不过,这些庙基本被李斯以打击淫祀的名义下令拆掉了。

  “易相之事,暂时莫要往外传,就说我等将投靠韩国客卿韩愈知,你负责做庄里人的思想工作。”

  思想工作这个词也是张昌在跟随藏的时候学到的。嘱咐完,张昌拿起酒壶,摇摇晃晃朝家里走去。

  萧心正在抄着《侦察连指南》。铜灯昏暗,且时不时冒出黑烟,让紧靠着灯光的萧心连连咳嗽。

  “……连兵须善骑,可千里袭敌,以奇胜……”

  张昌看着萧心勤快地抄书,欣慰地笑了,“书抄百遍,则会背。背百遍,则知其意。知其意,方是真正的读书,小子要努力啊。”

  张昌把酒壶放一边,拿起珍藏的泗水郡地图,也坐在铜灯旁,细细地看。

  萧心瘪了瘪嘴,“若读时,便已知其意,那何须要背呢!”

  “小子,此言大谬,如若知其意而熟练其字句,不久便已遗忘干净。如同行军作战,拿着地图看一地的形势,纵然可以知何处险地,要地,从容制作作战的方略。”

  张昌拿起地图,为萧心指着龙岗山说,意思是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险地。

  “但假使一日地图不在身旁或者战事紧急无时间细细看地图,若是不背地图者,有如无头苍蝇,只能败军折将。”

  张昌接着说,脑里再次浮现藏的身影,“而熟悉地图者,心中自有丘壑,行军于方圆千里如若闲庭散步,诱敌于险地,功成名就,这才是知兵者。”

  “圣人言,格物致知。众人都说格物之法很重要,固然无错,但是要时刻记住,我们的目的却是要那正确的知识。否则,学到方法,亦是无用武之地。”

  萧心迷迷糊糊地把张昌的话记住,目前他还不能很好地理解,只能暂且记下,然后接着抄他的书。

  张昌一顿胡扯之后,看着萧心的似懂非懂的样子,心满意足地拿起地图接着研究。

  当然,这两人读了半个小时后,忽然觉得昏昏欲睡,对视一眼,果断明白对方的意思。

  张昌把地图放好,等萧心把凌乱的竹简和笔收拾好后,就把铜灯吹灭,回到房间,盖上被子呼呼大睡。

  迷迷糊糊间,他似乎梦到藏坐在他面前读书,读着读着就大喊一声:“读书有助于睡眠,古人诚不欺我。”接着,藏就躺在长椅上,沉沉地进入梦乡。

  

举报

作者感言

心好待晴天

心好待晴天

查资料有助睡眠,古人诚不欺我。

2021-08-25 23: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