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我的野蛮使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挺身而出

我的野蛮使魔 布恩先生 2170 2021.01.20 00:02

  有人无力反抗,就有人不会臣服他们的淫威,一下午的时间他们就小规模的战斗了上百场。

  在这些新生没有准备势单力薄的情况下,皇家霸王会单方面全面胜利。

  约翰不愧是皇家学院的特邀生,魔法伎俩、冰冻射线、射矢术这些把戏连碰都碰不到他,就是有人能施展一阶的奥法飞弹、火弹术,都会直接被他一根树枝抽散、一块石头引爆。

  当对面人多的时候,阿布还想抱着阿诺逃跑。

  一脸奶气的阿诺居然推开他,拿出一罐辣椒喷雾,闪烁着晶亮的眼镜,镇定自若的挨个狂喷。

  那恐怖杀伤力造成的战果,比约翰不遑多让。

  坦布鲁斯毫不吝啬的对他狂竖拇指。

  “阿诺牛逼,晚上回去我给你女装。”

  阿诺吓的一愣,辣椒喷雾差点把一个新生给涂成红色。

  见阿诺都认同了坦布鲁斯坚持的道路,阿布无奈的也只好参与进来。

  能来皇家学院的当然没有菜鸡,法师只是因为初期处于积累阶段而没有强大的战力,但是能来这里的战士那可真的是万里挑一。

  要不是阿布挡下一击,一身奶气的阿诺就被人一脚踢飞。

  然而阿布也不是此人的对手,被打的节节败退。

  他还没到训练力量的年龄,而对方身材高大势大力沉,一拳过来阿布只有退让的份。

  何况他还要保护阿诺,就更加吃亏。

  眼见终于来了可堪一战的敌人,皇家霸王会的领袖坦布鲁斯,也开始展露他想成为学院之敌的底气。

  坦布鲁斯一手向那人挥去,火焰长鞭迅速在空中成形出现。

  在那人一个闪避就要冲向坦布鲁斯的时候,坦布鲁斯身后旋转出现一个蔚蓝法阵。

  法阵之中依次连环射出奥法飞弹,将那人打的倒退而回。

  奥法飞弹迅捷快速,并且有必中属性,任何闪躲都毫无意义。

  那人刚退到一个安全距离,坦布鲁斯就急咏咒语对他遥遥握拳。

  “石牢。”

  石牢是三阶塑能法术,让人困在一个岩石牢笼之中。

  但坦布鲁斯却只从地上招出了一个石锁,像陷进一样将那人的脚锁在原地。

  主动弱化法术,降低施法难度。

  坦布鲁斯给阿布这边解围,身上的奥法飞弹法阵则援助被包围的约翰。

  高阶战斗必有的技巧,一心两用。

  坦布鲁斯一人用奥法飞弹压制三伙攻势,仰天狂笑:

  “我赞赏你们挑战我的勇气,这是真王才有的胸怀!”

  “但那毫无意义!你们最终依旧会倒在我们皇家霸王会的脚下!”

  那无双英姿,盖世霸道,让阿布一时看的呆住。

  他心中是如此向往这万众瞩目的风姿……

  到了这里,阿布也不再唯唯诺诺遮遮掩掩。

  口咏神秘咒语,目露好战之意。

  寒冰指挥官短刀凝聚成形,火焰单手作战战锤猎猎作响,一声长长的呼吸在所有人耳中出现!

  只要不杀死人就好了吧……

  我的骨子里本就渴望战斗啊!

  结果,最终只有阿布鼻青脸肿负伤,皇家霸王会连战连胜!

  回到宿舍的四人,因为认同了同一理想,因为一起热血战斗,他们的情谊迅速凝结在一起。

  然而,在宿舍餐桌面前分赃庆祝的三人,却一脸便秘的吃不下东西。

  “首领,我觉的粉色不太适合你。”

  约翰小心翼翼的组织词汇。

  阿布鼻青脸肿的闭着眼睛,一脸强行忍耐的样子。

  “坦布鲁斯,我觉的裙子也不适合你。”

  一脸奶气的阿诺直接癫狂的想要掀桌子。

  “把你的蕾丝内裤给我遮住啊!!!”

  身穿露胸连体内衣裙的坦布鲁斯,毫无淑女修养的一脚踏在桌子上,将企图掀桌的阿诺震翻在地。

  “作为对你们今天突出的表现,我亲自女装来奖励没有女朋友的你们!”

  “你们不愿意女装,总要有一个人挺身而出为大家牺牲吧!”

  阿布默默的低头回答:

  “我不需要女朋友。”

  老实的约翰也低下头:

  “我以后都不想找女朋友。”

  只有阿诺奶声奶气的发狂大吼:

  “我有女朋友,但是我以后看到她脑中出现的都是你今天变态的画面啊!”

  坦布鲁斯毫不在意会众们的反对。

  “身为反派就要有反派的觉悟,做戏就要做全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放纵的一面。”

  “那不止是为了激发那些蠢货的斗志,更是为了自己的提升!”

  “只有见识过黑暗,才不会轻易被黑暗诱惑!”

  “只有直面最黑暗的自己,才能最坚定的守护心中的光明!”

  “我们皇家霸王会是为了光明而行使罪恶,但绝对不能沦陷黑暗之中!”

  阿布和约翰正在沉思坦布鲁斯的话语,阿诺已经将一袋金币砸向坦布鲁斯:

  “你特么真是一个伟大到令人落泪的哲学家!快给我把你的蕾丝内裤挡住啊!”

  在阿诺双持两罐辣椒喷雾之后,坦布鲁斯终于换上了正常的衣服。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先来处理这笔不义之财吧。”

  皇家学院学费不菲,每年需要缴纳一万金币。

  除了阿布这种大组织投资和约翰这种特邀生平民,能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但他们家有钱,不代表他们个人有钱,最多他们家族每月会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维持自己的体面和社交。

  像阿布在枫叶城的时候,每天就只能有一个金币的零花钱,想拿它做什么都行。

  他们估计也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艾塞亚王国最高学府,皇家学院开学的第一天明目张胆的抢劫。

  他们带来摆阔、装体面、用于在学校各种高档消费的金币、宝石,就这么被抢了一半。

  堆在这里的金币、宝石,合下来有六万之多。

  王城上流贵族之富有,可见一斑。

  坦布鲁斯连数都没数,直接将金币拨拉成三堆,指着最多的一堆跟他们三人说:

  “阿布,这周的第十日,你把这一堆拿去以皇家学院的名义捐赠给王城的孤儿院。记住不要给那些臭不要脸的教会,孤儿院更需要这笔钱。”

  “要是没有合适的孤儿院,你自己去建一个。”

  孤儿院一般都有教会背景和贵族背景,没有背景的孤儿院只靠募捐很难维持下去。

  这些孤儿院与黑暗牵扯太深,哪怕在有神圣卡索弥尔守护的国度也无法完全避免。

  这黑暗并不罪恶,也与光明无关。

  言语无法轻易描述,感情也复杂的不知如何宣泄。

  他们把这笔钱捐赠过去,无疑是直接送到幕后的人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