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修仙灵距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0章 蹊跷

修仙灵距离 羽姜 1 23 20432019.06.12 12:05

  还有一个让沈乙合想不通的问题,那就是孟令海和孟令欢的年龄都要比自己大点,这也就是说在当家主母生下孩子之前,就有了庶子庶女?

  是她的母亲生育比较晚么?还是另外有什么别的原因呢?

  她母亲的娘家还有些什么人呢?怎么她都回来了,也没听任何人提起过呢?

  她的母亲又是什么身份呢?以殷氏的娘家背景没道理会屈居母亲之下做个贵妾啊?

  那晚迷糊中的场景是现实发生过的,还是她自己的臆想梦境呢?

  父王,公主什么的,压根与她的生活不沾边啊,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呀。

  可为何她梦境里称呼娘亲的绝色丽人,竟与思归苑里美人图中的美人长相一模一样?

  孟祥润字允成,而那些美人图的落款却是一个叫做致和的人。

  那些画难道不是他所画?可不是他画的又怎么会留在思归苑?

  真是太乱了,隐藏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千头万绪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沈乙合摇摇头,果然是越去总结越是找不到答案,反而是令人疑惑的地方越来越多。

  也许知道真相的只有孟祥润了,又或者还有老太君单玉华,可他们既然费那么大劲去隐瞒掩饰,自然也不可能轻易告诉她答案。

  沈乙合用力敲了敲脑袋,还是不要再去想了,免得又犯病了。

  还是更应该多了解点应天书院的事情比较靠谱,毕竟就要去入学了咩。

  宴席结束后,孟祥润让沈乙合去前院办公的书房去见他。

  书房中堂挂着一副春江花月的夜景图,笔锋细软柔和,宣炉里燃着残香,袅娜升起。

  一套同色系的红酸枝儿书桌、椅子、书架,摆满不少的书籍。

  宽大的书桌上稍显凌乱,胡乱放了些宣纸,孟祥润像是正在临摹书法,“姜儿你来了!快进来吧!”

  沈乙合向他见了礼,便很自觉的去磨墨,“爹啊,都说练字能让人静心,看着您这字显得有些心浮气躁哦!”

  “哦?姜儿还懂书法?”孟祥润将衣袖卷起一些,“要不你来写上几个字?为父来歇会儿。”

  “还是算了吧,姜儿就不班门弄斧,自曝其短了。”沈乙合眉眼弯弯,“磨墨同样能够静气凝神,要想磨得好,耐心腕力必不可少。”

  “哈哈!在沈家村没少做这活儿吧?”孟祥润放下手中狼毫,着人拿去清洗。

  “呵呵,您英明,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沈乙合也停了磨墨,下人上了茶水便退了出去。

  沈乙合知道孟祥润定然是有话要说,便静静地等他喝了茶水润喉。

  “姜儿就不好奇为父唤你来所为何事?”孟祥润方才还心潮起伏,这会儿已经风光霁月,一派悠然祥和。

  “女儿就要去应天书院了,父亲定是有些话想嘱咐吧?”沈乙合笑眯眯说道,“莫不是爹爹舍不得女儿,想着要单独话别?”

  “为父虽然不清楚你是如何搭上关系,竟然能够有机会进入应天书院。但为父要提醒你的是应天书院没有这么简单,你要切记谦逊低调,少出风头,树大招风,风必摧之的道理,你可懂么?”孟祥润语重心长地说道。

  “什么?竟不是爹爹从中运作的么?这倒是有些怪了。”沈乙合也有些傻眼了,她一直以为这是孟祥润的暗箱操作呢。

  孟祥润陷入沉思,疑惑说道,“这件事情非我所愿,又怎么会去插手?更何况应天书院地位崇高,皇室中人都左右不得,为父又如何做得了主?”

  “既是父亲都干预不得,女儿一介弱女又如何搭得上什么关系?”沈乙合觉得这事实在太过蹊跷。

  “为父听说你在回府前,曾在五灵山历练,还结识了应天书院的人,会否与此事有些关联?”孟祥润分析说道。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不过他二人也只是来自书院的学子,想来也不见得有这份影响力。”沈乙合答道。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既是非去不可,就踏踏实实的去吧。”孟祥润接着说道,“记住为父的话,一定要低调行事,越不起眼越好。”

  “是!女儿记下了!”沈乙合见他一再强调,连忙应着。

  “另外我这里有两封书信,你带给令耀和令川,他们见信便会明白我的意思,你们也好相互有个照应!”孟祥润从屉子里拿出两封书信,交给沈乙合。

  沈乙合收了书信,斟酌再三,还是没忍住问道:“父亲,我娘亲她是个怎样的人?八年前的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当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请您告诉我好吗?”

  孟祥润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娘亲她很美,也很善良,尤其爱你!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为父尚有公事要处理!”

  沈乙合也默了默,淡淡说道:“女儿告退!”

  果然是这样的结果,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可还是想问,何苦来哉?

  从前院书房辞别出来,沈乙合便直接回了桐斋,觉得身心疲惫,晚饭都没怎么吃,简单洗漱了,倒头就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晚饭的时候,香柚将香雪绣的荷包给了她的,这会儿躺着无聊,便拿在手里把玩,“辛夷花啊,还挺好看的,这丫头真是有心了!有点药香,带点清凉。”

  随手将荷包放在床头,沈乙合拉过薄被子盖好,便试着什么都不去想早点睡。

  不知是因前几晚没睡好,还是昨晚一夜未眠,又或是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过疲倦,这一晚她竟是睡得出奇的沉,没有臆想,没有梦境,也没有失眠。

  次日清晨,她便带着香柚启程出发去应天书院,这回总管孟九良没有同行,护送她的是护卫统领孟十全。

  孟十全这酷小伙依然一身黑衣,依然冷冰冰的面瘫脸,依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当然还是两条腿站的笔直,就跟一棵小白杨似的,站姿直溜到不屈不挠。

  府里上下出动,几房里都殷切的出来送行,虽然应付起来有些腻烦,不过看在又收了好几份礼物的份上,姑且就忍了吧。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羽姜

羽姜

书法?据了解某姜的字写得像狗爬..........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捂脸,你说说你还能干点啥?收藏,票票算不算撒!

2019-06-12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