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崩坏之死士不是小姐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布洛妮娅与希儿(一)

崩坏之死士不是小姐姐 时鱼有墨 3224 2019.07.12 09:29

  “那你要做我的主人吗?”布洛妮娅看着金发女人。屠苏可以看出,布洛妮娅的眼神深处埋藏着恐惧。

  “主人?这是恶趣味。那些训练你的人都对你做了什么?”金发女人对着布洛妮娅笑了,笑的很温柔,像是希望以这份笑容融化布洛妮娅的恐惧一般。“我不会做你的主人,但我会成为你的母亲。”看着布洛妮娅,女人发出了宣言。

  “母亲……是什么意思?”布洛妮娅的脸上没有表情,就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精致的让人心疼。

  “嘛……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桌上有吃的,吃完后希儿会带你去住的地方。”像是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无法获得布洛妮娅的信任,金发女人转过身走出房间。“放心吧,你再也不用上战场了。”在走出房间前,金发女人对着布洛妮娅承诺道。

  画面再次一转,布洛妮娅已经在孤儿院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中,希儿不断地尝试着与布洛妮娅沟通,但却都被布洛妮娅无视了,除了必要的对话,布洛妮娅一直沉默寡言独来独往。但希儿的付出并不是毫无作用的,又过了一段时间,布洛妮娅终于愿意回答希儿的问题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希儿成为了布洛妮娅在这所孤儿院里唯一的好友。这期间的辛酸,不是亲眼看过的屠苏都不敢想象,作为童兵留下的习惯,布洛妮娅数次本能的打伤希儿。在与布洛妮娅的关系改进之前,希儿的身上每天都带着淤青。

  而过了这么久,屠苏也终于知道了女人的名字:可可利亚。布洛妮娅等人生活的孤儿院正是以女人的名字命名的:可可利亚孤儿院。原本,屠苏以为布洛妮娅会和希儿一直过着这种枯燥,但却还算幸福的生活。

  但屠苏却忘记了,如果说神可以操纵命运的话。那么,神(崩坏)怎么会让人类幸福呢?果然,好景不长。在某一个可可利亚外出的晚上,一伙人袭击了这家孤儿院。

  “这群人神经病啊!一家孤儿院而已又不是什么军事基地,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吧?你们袭击这里,脑子里泡的是硫酸吗?”刚开始屠苏还不太明白,这群人为何袭击这家孤儿院。但知道他们的目标后,屠苏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大费周章的来袭击一家孤儿院。

  他们的目标是希儿,希儿·芙乐艾:死之圣痕的拥有者。

  在一群训练有素的雇佣兵面前,希儿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直接被制服,放置在一个仓库的角落里。

  “……真是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出300万美元来买这个小女孩。明明在这个国家里愿意为5美元出卖身体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一个持枪的女人不可思议似的对着身后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说道。

  “呵呵……你们这些家伙根本不了解她的价值。我从爱沙尼亚一路找来才终于在这里找到她。她那雪白的肌肤下的秘密足以改变这个世界。”西装男子捏着希儿的下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虽然这群人说着屠苏不了解的语言,但屠苏还是本能的知道了她们在说什么。

  “啊~光是闻着她的味道,我就感到兴奋了。”男子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听到男子的话,希儿的眼角直接流出了泪水。眼神中更是充斥着绝望,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落到这个男人手中后,自己会被怎样对待。

  “衣冠禽兽……”屠苏默默地对这个男人做出了评价。虽然很不齿这个变态的行为但屠苏也无法出手相助,他根本没办法影响自己面前的人。

  “切……还真是变态。别废话了,我们快带着她离开这个国家。这个女孩是可可利亚孤儿院的,我们趁那个魔女不在才把她绑了出来。等那女人回来的话就不好办了。”女人像是对可可利亚很是忌惮……不,是恐惧。看着女人,屠苏默默地修改了自己的结论。

  “哦?除开那个可可利亚以外,孤儿院里只有小孩吧。如果她们来救她的话,我会好好疼爱她们的~”男子显得很轻浮。

  听到男子的话,希儿显得更紧张了。屠苏自然知道希儿为什么这么紧张。“这个时候了,还在担心布洛妮娅吗?还真是如同布洛妮娅所说的,很温柔啊。”看着希儿,屠苏叹了口气。按照这个发展,希儿会遭遇什么他在清楚不过来。变态的玩弄,疯狂的解剖、实验。最后身体和精神都会直接崩溃。

  但是,屠苏与希儿也知道布洛妮娅一定会来,为了对于布洛妮娅来说最重要的希儿,哪怕前方是十八层地狱,布洛妮娅也会直接一路杀穿。

  “所以,不要小看布洛妮娅啊!”“不要小看这个国家的孩子……这个国家的少年兵,在学会拿叉子前……就已经学会拿枪了。”此刻屠苏与女人的心声某种意义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正如屠苏与希儿所猜测的一般,布洛妮娅果然出现在仓库的门口。看着布洛妮娅的眼神,屠苏就知道了事情的结果“既然我遇到了布洛妮娅……那就说明,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

  布洛妮娅抬起头像是下定了决心,轻轻的祈祷着“希儿……”

  “喂,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快滚开!”看着突然出现的布洛妮娅,看门的雇佣兵显得有些不耐烦。

  布洛妮娅没有回答雇佣兵,只是缓缓地脱下了一条腿上的丝袜。

  “嘿嘿……什么嘛,原来是女昌妇啊。我在执行任务呢,你先去那边的屋子里等我……”这个雇佣兵明显和里面的那个西装变态一样,都是一个恋童癖。看着布洛妮娅居然面红耳赤,呼吸都有些粗重。如果不是还在执行任务,恐怕当场就会做出些什么。指了指隔壁的仓库,男人示意布洛妮娅先离开。

  “废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连自己的感情都压制不住。”看着男人的行为,屠苏直接在内心判了他死刑。或许论身体素质,布洛妮娅是不如他。但论手段,布洛妮娅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死无全尸。

  “噗呲!”正如屠苏所预料的,布洛妮娅并没有遵从男人的指示,而是干净利落的用丝袜将男人勒死。

  屋内,女人向西装男子解释着这个地方的彪悍民风。“第二次崩坏——十二年前的大灾难后,军队收养了许多孤儿培养车少年兵。比如……在之前突然消失的【乌拉尔银狼】,传说她曾办成女昌妇潜入暗杀目标的家里,已经有13个高阶军官死于其手,护卫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次崩坏?!第二的空之律者?!”在雇佣兵嘴中听到了不得了的情报的屠苏不淡定了,西伯利亚居然曾经发生过崩坏?“看来以后要去一趟西伯利亚了。”暗暗下定决心,屠苏将注意力放回仓库内。

  至于乌拉尔银狼是谁,在看到布洛妮娅刚才的杀人手法后要还是猜不到,那屠苏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仓库内,西装男子倒是发表了符合变态的回答“哦?用丝袜杀人么,听上去挺有趣呢。嘛算了……任务要紧。让门外那些把风的看紧点,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点了一支烟,西装男子总算还是以任务为重。

  “呵呵,这种相当于‘打完这一战我就回老家结婚’的FLAG都立了,你要是能活到明天,我屠某人就自费双手。”屠苏看着西装男子脸上的笑容,冷冷地嘲讽着。

  “咚咚!”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嗯,什么人?”比起西装男子的轻浮,常年游走在战场的女人明显更警觉一些,枪口朝着门口,手指握紧了扳机。

  “是我……我……我拿伏特加来了。”门外,布洛妮娅拿着一把匕首抵在一个雇佣兵的脖子上。听到部下的声音,女子明显放松了不少,枪口也放了下来。紧接着便走向门口打算开门。

  “求你……放……放过我。”男子跪在地上,声音里充满了紧张,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声音过大而引来杀身之祸。

  “咔啦!”布洛妮娅没有理会男人的求饶,手掌直接发力,将男人杀死。

  “酒?”女人有些疑惑,但还是开了门。“完了……”看着女人大大咧咧的动作,屠苏就知道事情的发展了。“这个晚上的布洛妮娅可丝毫没有人性可言啊!”看着布洛妮娅将敌人一个不剩的杀死,屠苏就知道,这个仓库里不会有俘虏。

  接下来的一切正如屠苏所预料的,布洛妮娅直接一招将女人封喉。随即直接冲进仓库内,抓住男人,硬生生用领带将男人勒死。

  “切……至少……用丝袜杀我啊……真是……无聊的死法……”男人抱怨似的开口说道。

  “还真是个……有坚持的变态啊。”屠苏对这个变态稍稍的改观了。“手法还略有些粗糙,但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已经不错了,差的只有经验了。”看着布洛妮娅一路的战斗手法,屠苏点评道。

  “哒……哒……哒……”空旷的房间内此刻只有布洛妮娅的脚步在回响。面无表情的布洛妮娅此刻在希儿眼中就是一个挥舞着镰刀的恶魔。

  布洛妮娅轻柔的解开希儿身上的绳子,生怕伤到希儿。

  “恶魔……恶魔……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但是,看到浑身沾满血迹的布洛妮娅,希儿像是崩溃一般的大喊着。

  从那天开始,布洛妮娅再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