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波涛暗涌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093 2020.08.23 23:41

  一旦定好了方向,所有的准备工序便顺理成章地开始运转。

  明琼以“劝林郁回心转意”为理由,送帖子到了此前相熟的官员家中,将于五日之后,在府中的后花园摆宴,邀请各位夫人、太太到府中一聚。短短半天,这场宴席就成了全城百姓热议的所在。

  所有收到了请帖的都当即表示一定到场,更有一些没有接到请帖的,派小厮登门拜访,说当日也想来参加宴席,希望能够帮忙从中劝和,让侯爷和侯夫人和好如初,一时间许诚侯府的门槛都要被踏坏了。

  “哼,她们哪里是想来尽心尽力的?分明就是想来看热闹的。”林郁窝在软榻上,一边吃西瓜一边吐槽道。

  “母亲既然知道,怎得还让儿媳都应了下来?”下午明琼刚刚要将来人劝退,就见青芯亲自来了大房,屏退旁人交代自己来者不拒。

  “我知道,母亲啊,就是想让当日的状况再混乱一些。毕竟人越多越杂,这心里有鬼的人,才更能肆无忌惮。”

  “哎!这件事情还是江湖猜对喽!如果一切都井然有序,她们下手的机会可就少之又少了。咱们啊,要的就是一个让暗处的人觉得不出手都对不起这场混乱的状况。”李江湖得了夸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事儿还真不是林郁自己瞎猜,此刻纠结着的,可不止一个人:

  在一墙之隔的下人院中,青翠正坐在房间的桌前,焦虑不堪。

  前日她得了父亲的消息,说自己的弟弟妹妹都被福鑫给绑走了,如果自己不扛下这个罪行,对方就会杀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因为担心自己的弟弟妹妹,她这两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这感觉,比单纯隐藏这个秘密还要难熬。

  “青翠!青翠!”青翠反应过来的时候,青芝的手已经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了。

  “啊!青芝姐姐,怎么了?”

  “没怎么,老夫人那边用不了那么多人,青芯让我抽空休息一会儿,晚上好值夜。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啊?”

  “哎,没什么,我这几天有点上火,青果说我瘦了点,我这不找个镜子看一下。”青翠按捺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勉强露出一个笑脸来。殊不知眼前的青芝,根本早就看透了她心中所想。

  “你呀,这两天看你父亲经常往府里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青芝假轻描淡写的一句发问,让青翠心下一惊,差点把手中的镜子丢了出去。

  “没!没有!我家里很好的,弟弟妹妹也都很乖。”

  “那就好,你呀,近期还是多费心些,管好你父亲,可别让他到处乱走惹了事情。”当初青翠进府是为了赚钱替父还债的事情,是府中人尽皆知的事情,大家可怜青翠和她一双弟妹,自然对她的父亲颇有微词。

  “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果不其然,青翠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青芝假装担心地四下看看,确认周围没人,这才俯在她耳旁说道:“隔壁将军府的一个小厮,被附中姨娘抓了一家老小,威胁他帮她打探将军每日的行踪和喜好。结果上个月被将军发现了端倪,小厮为了保全一家老小,咬死不肯说是谁人指使,生生咬舌自尽了。没想到十天前,这小厮的家人还是被那姨娘给杀人灭口了,要不是路过的家丁听见了微弱的呼救声,这事儿就真要死无对证了。我听说啊,那小厮的女儿被找到的时候,脖子上的勒痕深的哦,解绳子都费了好久的劲儿,绳子弄开的时候,孩子就只剩下半天命了……简直造孽啊!”青芝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一边讲故事的同时,一边还凭白添了好多细节,听的青翠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

  “啊!青芝姐姐你可别再说了,这也太可怕了!”

  “可不是!简直是太吓人了!”青芝抱着自己的胳膊,胡乱划拉了两下,一副吓坏了的样子。

  “你说这个姨娘也是,既然答应了小厮保全他的家人,为何又出尔反尔呢?”

  “这哪有什么为什么?此事闹得这么凶,这小厮的家人也都知道,万一将来有一天跳出来给自家亲人报仇可怎么是好!更何况那作恶之人手上既已沾了血,也不在乎再多一些了。”

  “青芝姐姐你可别吓唬我……我怎么没听到这件事?”青翠稳了稳心神,问了一句。

  “嗨!这种事情哪里是你我这种小人物能听说的,这事情说起来毕竟不光彩,将军府想着隐藏还来不及呢,哪里会让那么多人知道?我不过是刚好有个同乡,在这姨娘的院中做粗使奴才,这院子封了,给他们遣了出来他才与我说的。你可莫要告诉旁人。”青芝在嘴上比划了一个嘘的样子,然后收起了脸上的惊慌,转身离开了。

  青芝刚走出房间没几步,就听见屋里传来了一声脆响:“得,这面镜子到底还是砸了。”

  她摇摇头,夫人的话果然是对的,当一人陷入两难境地的时候,只有有个人出来“帮”一把,事情的走向就可以瞬间被颠覆。

  当青翠渐渐在青芝的话中陷入绝望的时候,长觉长公主府中,众人正为长觉如何自然出现在宴席上出谋划策:

  “奴婢觉得您根本不用下拜帖,您是当今圣上的亲姐,许诚侯的表妹,您临时起意去看看自己的表嫂,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贞纱一下一下摇着羽扇,讨好地说道。

  “奴婢也是如此想的,您的身份,主动去一个臣子府中探望,搁在哪一家不是荣幸至极,哪有您这里下拜帖一说?”

  贞怀看了看长公主的脸色,补充到:“更何况,当日忠王妃也会出席,您大可一早去府中拜访忠王妃,然后再与她一同前往,这不是顺理成章?毫无破绽?”

  “你这个法子倒是好,贞纱,你亲自送一张拜帖去忠王府,跟王妃说我五日后的晌午会登门拜访她。”

  “是。奴婢这就去。”

  “贞怀,你去给我端一碗燕窝粥来,我可得好好养着,等着五日之后光彩照人地出现在阿昌眼前。”

  “是。”贞怀轻轻福身,然后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