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脱身不能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205 2020.09.02 23:25

  “来人!把福鑫带下去审问,把青翠的弟弟妹妹解救出来。”许惟奕才不管云昭帝和长觉长公主之间究竟要如何收场,只和自己的手下吩咐道。

  “是!”站在一旁的两个衙役立刻拖着福鑫下去了。求饶的声音渐渐远去,现场寂静一片,衬得长觉长公主抽抽噎噎得哭声格外响亮。

  “你还有脸哭?”半晌过后,云昭帝终于被她哭烦了:“要我说这件事情中最大的受害者只有许诚侯府的老夫人!人家都还没哭着求我做主,你倒是哭起来没完了!”

  “皇弟……此事是长姐不对,我不该平白无故招惹许诚侯夫人……”

  “长觉!”皇后听着身侧云昭帝的叹气声,忍不住插嘴道:“陛下生气的何止是你招惹了许诚侯府的夫人?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不惜伤害他人,还牵连无辜,害得侍女青翠的生活也因此被毁,这哪里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

  “皇后娘娘,我已经知错了,此后我一定安分度日。虽然我是真的嫉妒许诚侯夫人,但我本没有伤人害命的心思,都是这几个狗奴才,日日在我身旁挑唆,才让我失了分寸!”长觉自私惯了,此时只想着脱身,竟也不管身旁人的死活,转脸甩开扶着自己的贞怀就是一个巴掌,直打得她跌倒在地。

  本想着只要将这件事情的责任撇清,自己的罪过就能够减轻了,没想到反而让云昭帝的火气更甚:“你放肆!作为皇室子弟,你对外不尊重国之栋梁,不怜惜国之民众;对内你不知道管束自己,也不知道体谅奴仆,你这样的只享受权力却不以身作则的人,真的是把皇家的脸都丢尽了!”

  长觉见势不妙,刚想再说两句,脸前突然飞过一个茶杯,炸在了她身后的地砖上,惹得她一声惊呼,再也不敢说话。

  “传我的旨意,长觉长公主为人乖张,不分是非,即日起幽禁长觉长公主府,没有我的旨意不得出府半步。身边伺候的奴才,不能规劝主子,亲近者全部杖毙,再调一批新的送进去。府中人除了日常采买,不许离开府邸半步!皇后!你排两个教养嬷嬷入府陪伴长觉,好好把规矩重新学一学!”

  “皇弟!陛下!陛下此次就饶过我一回吧,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长觉之前想过事情败露的后果,却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觉得顶多是禁足几日就没事了,却没想到当着这么多官眷的面,即便是云昭帝,也不能过分为自己开脱。

  “来人!还不好好的请长觉长公主回府?”南织平日里就没少受长觉长公主的气,再加上今日也真的是被这件事情恶心的不清,便是一刻都不想在面对长觉,急冲冲地就叫人将长觉“请”了下去。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哭哭啼啼的长觉身上时,云昭帝的余光却一直盯着林郁。只见她一脸大仇得报,却有些不甘心得模样,云昭帝的心里就有谱了。看来今日这事情能够曝光的这么顺利又没有退路,林郁一定是再暗处部署了什么。

  虽然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但云昭帝也不得不感叹,今日的事情是长觉自己作死在先,林郁不过借着机会让她的罪行大白于天下,也不算是阴险小人了。

  “侯夫人此次受惊不小,还望多多包涵,这长觉毕竟是先帝最宠爱的女儿,朕实在不忍她下场悲惨,惹得父皇九泉之下内心难安。希望此事能到此为止。”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来。

  “陛下这是哪里的话,您已经处罚了长觉长公主,便是对臣妇最大的安抚了。”说实话,林郁心里虽然有些不满意,但她也知道长觉的身份,是不会轻易就被处死或者流放的。能够得到这样的惩戒,已经是云昭帝做出的最大让步了,所以自己不能咄咄逼人。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看了看云昭帝的脸色。虽然不能一次就干掉对手,但适当利用一下别人的内疚……也不是不可以。林郁想到这里,当即跪了下去:“陛下,臣妇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陛下能够批准!”

  “你说!”

  “虽然这次下毒事件中,臣妇差点失去性命,但臣妇仍希望您能够从轻发落侍女青翠。毕竟她作为一个被威胁的侍女,当忠孝不能两全的时候,真的是无法做出合适的选择。”

  看着下首跪得直挺挺的林郁,和一旁凌乱不堪,头上还滴着血的青翠,云昭帝缓缓叹了一口气出来。这个林郁,还真的是会挑机会,这么大的事情出了,她什么都没有要求,就想着保住侍女一条命,这不仅仅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还收服了一个忠心耿耿的侍女,真是聪明啊……

  “既然如此,朕就念在青翠是遭奸人威胁才做出此事,就从轻发落,罚她和她的弟弟妹妹都在你许诚侯府为奴为婢,来偿还今日的过错吧。”说完,云昭帝起身,越过众人朝着府外走去:“朕看了一天的闹剧,也乏了,皇后随朕回宫吧,其他人也都散了吧,许诚侯和夫人改日再入宫谢恩吧!”

  “恭送陛下!”众人跪地送别了云昭帝和南织皇后之后,也便各自告辞回去了。毕竟此时许诚侯府上乱成一团,宴席也是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了。

  “你们几个人还不赶紧过来把我扶起来!这地可真是硬死了!”林郁也顾不得周围人的动向,只气鼓鼓地招呼着人扶自己起来。

  “郁儿快起来,膝盖疼不疼?青芯,赶快去让厨房熬点姜汤,这地上太凉,跪了好半天了,可别着了凉气!青果,赶忙给座位上多铺一层垫子,让你家主子好好坐下休息一下。青芝赶快去房里给夫人拿一件披风来,盖在腿上。青翠你也是,别跪着了,赶快去找李大夫擦一点药,别搞得头上伤口留了疤了!”

  “侯爷……夫人……”眼见着其他人就像是今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的各忙各的,青翠的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你还等什么呢?”林郁此刻已经被许彦昌扶着站了起来,看着青翠还呆愣在原地不动,发问道:“算了算了,江湖,你让青梅跑一趟,把李大夫请到这里来算了,反正一会儿青翠的弟弟妹妹接回来,也是一样要看一下是不是没事的。省的到处跑了。”

  听到林郁提起自己的弟弟妹妹,青翠才找回自己的语言能力:“老夫人,您不怪我给您下毒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