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教育倒霉儿媳妇(2)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283 2020.07.01 00:36

  “我?我哪——”

  “没错,就是你,你的嘴太快了!瞧着我还没说完话你就试图反驳了,可不是嘴快了?”

  “是啊,二嫂是真的嘴快,确实有些事情容易祸从口出。”在一旁半天没吭声的胖三太太点点头,接上了这句话。

  “你竟和个娃娃说:‘他若不乖,祖母就不会喜欢他。’这种话,岂不是惹祸?”林郁知道李江湖很多事情都心直口快,不过脑子,所以明确点出了她的问题所在:“你也不想想看,这要是你家铭儿被人说了这种话,心里不一定如何难过。难道你竟因为润儿不是你的儿子变不管不顾吗?”

  其实二太太李江湖真是非常喜欢小孩子了,平日里对几个孩子都很体贴入微,尤其是自家铭儿最小,更是跟眼珠子一般疼爱,所以林郁干脆往她的心窝窝上戳,就是为了让她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

  “是,母亲和弟妹说的是。我确实没想过这些问题。”二太太听了这话,也是熄了要反驳的心。

  可不是!都是自己父母的心肝儿,这要是自家铭儿,自己可是要心疼坏了。她赶忙起身,端起桌上的茶盏,朝着大太太福身道歉:“嫂子,此番都是我家铭儿有错在先,我也万不该对润儿说出那般不妥帖的话,我稍后会准备润儿爱吃的芸豆卷,亲自大房给润儿赔礼道歉。希望嫂子能原谅我一次。”

  看着二太太一脸的诚意,大太太赶忙起身接过茶盏:“瞧弟妹说得这话,毕竟是润儿推倒了弟弟,那我们就彼此包涵,毕竟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和睦最重要,咱们妯娌之间也不讲那些生分话了。”

  “多谢大嫂了。”二太太得到了谅解,开心的情绪浮上脸颊,惹得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

  大太太看着二太太长出一口气的样子,脸上也添上了一丝笑意:“看你这如遇大赦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多不近人情的。”

  “太好了,皆大欢喜了。咱们一会儿各自回去,也约束好下人的言行,省的他们拿错了主意。”三太太看着事情告一段落,赶忙找了个借口打算早早回三房。刚才老夫人的气势,真是与往常大有不同,竟让人隐隐又些害怕。

  “你呀,最是个偷奸耍滑的,今日我可不能纵了你去。”林郁一句话,就戳穿了三太太的小心思,“怎么,看着我今日发脾气,害怕我为你做的那些混账事情教训你了?”

  “母亲,我没有……”

  “没有才怪。”三太太前几日刚满十九,老三又一味宠着,这个好热闹,瞎添乱的毛病,真是惹出了不少的事端。此刻看着三太太躲躲闪闪的眼神,林郁轻哼一声,板着脸继续装凶:“还不主动认错吗?”

  “母亲,母亲我认错,我不该巴巴地赶来看热闹……”

  林郁端起已经温凉茶,抿了一口,忍不住眯起了双眼。这侯府就是不一样,品质这样好的茶在现代也就是去茶园采访大师的时候,自己才有幸喝过一小杯。可现在细细品来,当日的茶也不及这里的一半好喝。

  三太太低着头跪在下首,悄悄瞥见林郁一脸的“严肃”,那点子小心思再也敢藏着掖着,一股脑地倒了出来:“也不该撺掇着二嫂来您这里告状……”

  “看来你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林郁放下茶,示意青芯上前把三太太扶起来。

  “你这心思总是不放在正地方。”林郁装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顿了顿说:“虽然你掌管中馈,并无错处,也对三房一视同仁,但总想着制造三房之间的矛盾这一点,却让我十分不喜。”

  “母亲,我知道错了。”

  “你自己说说,今日若没有你撺掇,你俩个嫂嫂谁会把事情闹到我这个大病初愈的老婆子跟前?”

  “母亲,梓兰知道错了,梓兰总想着自己出身商贾,与两位嫂嫂差距太大,怕您和侯爷更喜欢两位嫂嫂所以才……”

  “秋枫扶你家太太坐下,”林郁又喝了一口茶,酝酿着接下来的话究竟该怎么说,才能让这三个儿媳不再你争我抢,给自己添堵。毕竟这三个儿媳都是要强的性子,一个搞不好,事情更严重了,自己以后的日子就彻底被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给绊住了。

  她斜眼悄悄看了一圈,心下忍不住感叹,要是能让三位和自己处成闺蜜,那可就万事大吉了。

  等下?处闺蜜这个想法突然让林郁豁然开朗,于是她开口道:“梓兰首先你得明白,如若我和侯爷觉得你的身份地位配不上我家三郎,那我们为何要求娶你呢?”

  蒋梓兰也是个聪明的,林郁话中的意思,她一下就明白了:“母亲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妄自菲薄、平白无故给自己增添了不必要的烦恼?”

  林郁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她转头对坐在另一侧的明琼和李江湖道:“我许诚侯府三位太太,明琼文采斐然,江湖爽朗仗义,梓兰聪慧机敏,你们三个各有各的优点,各有各的脾气,就像是春日的花朵,各色皆有花期相错,若是非要说哪一个最好,岂不是辜负了整个春天?”

  见着三人都听进去了,林郁继续补充:“你们是我许诚侯府的儿媳,是你们夫君的妻子,也是孩子们的母亲,但更是你们自己,你们不应该做恶,当然也不必事事讨好我们。凡事有商有量,彼此帮衬,发挥你们各自的优势,这才会让许诚侯府越来越好,侯府的地位稳固,才能让你们自己的日子越来越顺心。”

  “母亲,我知道错了。”

  “母亲我也知错了。”

  “梓兰定然谨遵母亲教诲。”

  林郁一边听着此起彼伏的回应,一边不懂声色地观察着三人的表情。本想就此结束,转念一想,自己反正已经将原主天生的好脾气抛诸脑后了,莫不如一次就把规矩立清楚。

  她将自己略略放松的神色敛去几分,一字一句地严厉道:“你们今日是真听懂了也罢,打哈哈忽悠老太婆我也罢,总之我话撂在这里了。你们在府内想要折腾也不要紧,一不能累及无辜、二不能伤侯府名声,三不能牵涉稚子,若犯任何一条让我逮到,我绝对不会姑息。听明白了吗?”

  “儿媳明白!”

  “青芯送三位太太出去,你们回去之后,让身边的大丫头带着所有伺候哥儿姐儿的下人到我偏厅候着,记住,一个都不能少。”

  “母亲放心吧,儿媳定然办妥。”三位太太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缓缓退了出去。

  胆小的三太太更是一直搀着丫头的手,才没当众露怯。平日里和婉柔弱的母亲,刚才那气势,竟像是平白换了一个人,看来此番是真的动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