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决心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95 2020.08.24 23:50

  青翠呆呆坐在自己的房里,整个人如同掉入冬日的湖水之中。

  她的父亲刚刚来到府外求见,她本以为是父亲想到了方法,或者是寻得了弟妹的下落。没想到孙贵上来就质问她为何不早早认罪,好让弟弟早日归家。话里话外没有一丝的心疼与焦急,反而全是怨怼。

  仿佛让全家人陷入如此境地的,是她青翠,而不是孙贵自己一样。青翠心里恨极了,当时却还是忍了下去,和父亲旁敲侧击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你都没去认罪,你怎么能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弟弟妹妹呢?”孙贵一脸凶相,上来冲着青翠的脸就是个巴掌,直打得她原地打晃,差点跌倒。

  “我不管!我老孙家到我这一辈只有你弟弟这一个独苗!你赶紧给我了解此事,我好去接他回来。”

  青翠听着孙贵这句话,瞬间明白了。在父亲的眼中,自己和妹妹都是不重要的,母亲也是不重要的,所以当时他赌钱惹的母亲离家他无所谓,此刻为了弟弟需要他舍出自己的性命,他也不在意……她甚至能想到,自己去了以后,如果他再没有了经济来源,遭殃的怕就是自己那个年纪尚小的妹妹了。

  想到这里,青翠顿时冷静了,将自己的不甘和委屈尽数收藏,然后和孙贵说,让他和福鑫通个消息:“您去告诉福鑫,我不是不认罪,我只是觉得答应了他们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完,既然许诚侯府要办宴席,那不如我当着长公主本人的面给侯夫人致命的一击,岂不是更能让长公主感受到手刃仇人的快感?”

  后面孙贵说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扣在手心的指甲划破了皮肤,血液流了满手时的疼痛。可这份疼痛和她心中的疼痛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你都听清楚了?”

  “没错,青翠和她父亲见面的时候,我早就实现躲在了房间的柜子中,青翠当时应该就下定了决心,打算借着这场宴席动手了。”青芝将刚探听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了林郁,“看来咱们那天的饮食得格外注意才是了。”

  “我倒觉得,这青翠的意思,并不是要向母亲动手,”明琼单手托腮分析道。

  “哦?这话怎么说?”林郁的想法其实和明琼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她最近发现沉迷“破案游戏”的明琼,过分认真的神情有趣的很,所以故意引她多说几句。

  “如果她只是要了结母亲,并引罪自首,必然是人少的时候更容易些。越是人少的时候,事件越是好调查,也就越容易发现是她做的。而人多的时候,有嫌疑的人就越来越多,所以那时候线索分散且不容易被发现,能否真的顺利找到蛛丝马迹都是个问题。所以那时候必然不是一个好时机。”

  “没错,嫂子说的对。如果她真的和自己父亲说,要当着长公主的面了结这件事情,那……说不定是激将?以长公主的性子,她定然不会错过亲眼看见母亲下场悲惨的机会。而孙贵这样的猪脑子,怕是参不破其中的含义,定然会邀功一样将这件事情告诉福鑫的。”李江湖点点头,表示赞同明琼的分析。

  一旁的蒋梓兰发问道:“可是……这长觉长公主周围的人也不是傻的,真的会这么轻易的就纵了她前来吗?而且这样的方法,咱们能想通其中的关卡,他们就想不通吗?”

  “不会。”明琼摇摇头,“那可是长觉长公主,从来只有他们欺辱别人的份,你何时见他们为了自身的安全担心过?怕是他们从来就不会想到,真的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长觉长公主下手。”

  “哼!总觉得自己的权势够大,可以左右人的生死,却不想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权势所不能控制的。”李江湖最是看不上这样的人,自己什么本事没有,只知道仗势欺人,如若不是个公主,怕是早就被人千刀万剐了。

  “看来,此番也用不到咱们动手嫁祸了。”明晰了青翠的心理,林郁真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青翠本人也不完全无辜,但若真的要自己主动去算计别人,她这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青芝,嘱咐下去,咱们府里举办宴席的日子快到了,大家都抓紧把手头的事情照料好,尽量不要给旁人添麻烦。再把青翠和青果掉到厨房去帮忙,让她们协助布置和传菜。”

  “好的,夫人这是想给青翠行个方便?”青芝应下了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林郁点点头,她就是想要让青翠有一种,老天都在帮自己的感觉,这样,才能够增加她的信心,让她更加愿意把想法付诸实践。

  “江湖,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去办,”林郁思考了一会儿,摆摆手把江湖唤到了自己的身旁,然后在俯在她的耳旁交代了一些事情。

  “母亲,您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李江湖听完她的吩咐后,有些惊讶,没想到母亲竟然宽宏大量至此!一时间她看向林郁的眼神更加崇拜了,惹的一旁的明琼和蒋梓兰都好笑不已。

  “得!怕是母亲和江湖说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竟让她惊讶至此。”近日里,明琼因为想了解更多奇闻异事,经常往二房跑,连带着许竹润和许竹幽都跟着听了不少的故事,三人日日念着李江湖,甚至要许惟奕亲自去二房捉人,才乖乖回房。此刻装出吃醋的样子,开起了玩笑。

  “那可不!说起来母亲还是和我最亲近的!你们两个啊,都不行!”李江湖也知道大嫂不是真的吃醋,双手叉腰一副了不得的样子,在场的人都变时没眼看。

  “行了行了,你们呀谁要是让我不舒服,小心我下月克扣你的零花钱!”

  “哈哈哈哈,看吧你们一个个能耐的,还不赶紧讨好一下咱们的金主梓兰?”林郁看着这几个儿媳妇在自己面前撒娇的样子,只觉得快活。有这么几个女儿在身旁,还真是有趣的很。

  “母亲您可别看笑话,惹得我们三人不合真吵起来了,我可是连你的零花钱都要克扣的!”

  “啊?连我都有份吗?那你们可快别吵了,省省力气咱们一致对外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

  许彦昌在廊下,听着远处房间内传来几人的笑声,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他的郁儿,此前受了那么多的苦,现在能如此快乐,他便也快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