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许诚侯府的男人们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260 2020.09.07 23:30

  这厢林郁被刘咨元缠得死死的,那厢徐惟衫也被许彦昌带到了书房说话。

  “惟衫,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许彦昌也不和徐惟衫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父亲应当明白我的意思。”徐惟衫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脸上的温润的笑映在许彦昌的眼中,说不出的讨厌。

  “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想也不只是我怀疑过,母亲是不是不是从前的母亲了吧?父亲您也定也有同样的想法。”在许彦昌严厉的逼问下,许惟衫终于认真了起来。

  “是,但是——”

  许彦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惟衫出言打断:“我现在已经不怀疑了,我觉得母亲确实已经不是原来的母亲了,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

  许惟衫稍微顿了顿,继续了自己的话:“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假如真的如她当日所言,她不是母亲,她是另一个人,我也不会责怪她半分。这件事情变成如此,我们没得选,她也没得选。”

  “惟衫!”许彦昌听了儿子的话,心里的不安渐渐被放大。作为林郁的枕边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夫人和从前的区别有多大,可每次林郁已经去世的念头冒出来,他就会强迫自己把这个想法压下去。他打从心里无法相信,真正的林郁已经丧生的可能:“你母亲她或许真的只是因为毒性还没有排净的缘故……”

  “父亲!”许惟衫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大声打断了许彦昌的话:“我也知道这个事情很难接受……但是,有的事情不是我们不接受,它就没有发生过……我和您一样,为母亲的事情感到忧心,但我们不能够为了我们的心安,强迫别人按照我们的意愿去生活,那她岂不是太可怜了?”

  许彦昌看着眼前的小儿子,突然发现他似乎并不是平日里那个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对什么事情都一知半解的人。他心中的苦闷和委屈,想来并不比自己和老大、老二少……

  “惟衫,我……只是真的不想失去你的母亲。”许久沉默后,许彦昌终于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近来一直在思考,如果我当初能在多照顾她一些,再把她保护得更好一些,是不是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父亲,这不是你的错误。我们得承认,曾经的母亲是真的太过于柔弱和单纯了。所以我现在很感恩,我甚至觉得上天派了这个人来继续做许诚侯府的女主人,来做我的母亲,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

  许惟衫一边说,一边苦涩的笑着,落入许彦昌的眼中,惹得他心口一疼。

  “现在愿意以母亲的身份存在着,让我能够欺骗自己说母亲还在。她愿意为母亲报仇揪出了长觉长公主,现在又为了咱们许诚侯府出谋划策,也让我看到了,如果母亲的个性转变,她、许诚侯府将会拥有多么广阔的天地。所以我绝对不会为难她,我会将她视作我许惟衫的的母亲。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她将来会不会一直留在这里,我许惟衫,都认。”

  许惟衫撂下这句话,就深深地冲着许彦昌行礼一个礼,转身出了书房。

  他和自己的两个哥哥不同,他从一开始林郁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就知道母亲不是失忆了,而是真的已经离开了,眼前的这个人,即使长得一摸一样也绝不是自己的母亲。

  虽然在此之前,他也从没听过魂魄转移的事情,但在母亲这里,他却是相信的。不然没有办法解释,如今的母亲为什么连喜欢的吃食和颜色、嘴角笑起来的弧度和她日常的那些小动作都变得如此不一样。

  没想到他才刚刚走出书房没几步,迎面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许惟奕和许惟迩。他定了定神,转头观察了一下院子,一个仆人都没有。便知道这两人怕是已经来了很久了。

  “你们有什么想骂我的就说吧……”他缓缓走到了两位兄长面前,脸上又挂上了他特有的温润的笑。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家二哥上来就是一个熊抱,直接把他装进拽到了自己怀里。

  “你这小子蔫坏,心思弯弯绕绕的忒难猜,要不是我们今日回来的早,怕是不知道你这人想法这样多。”许惟迩放开许惟衫后,抡起左手在他头上就是轻轻的一巴掌。

  “二哥……”

  “你和父亲也是心宽的很,也不怕这种风言风语让小厮们听了去,后续会有多大的麻烦?”许惟奕站在一旁半晌没吭声,此刻眯着眼盯着许惟衫,冷哼了一声。

  “大哥,我这不是刚才情绪太激动了……”

  “行了行了,这事儿一会儿再说。所以就咱们三个统一阵线了呗?”今日公务不多,许惟奕他们刚回府,就听见下人说,侯爷气冲冲地带着三爷去书房了,便急冲冲赶了过来。

  谁知刚进院子,就看见好多小厮守在院门口,慌张不已。然后又听见书房里面断断续续传来什么“从前……现在”的,便赶忙让所有仆人们都下去了。等走近了一听还挺激烈的样子,就没好意思进去掺和,不过两个人都不是蠢笨的,几个来回之间,就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什么?”许惟衫还沉浸在被两个哥哥抓包的后遗症中,此刻听到大哥这样的问话,一时间没有跟上节奏。

  “应该是吧?反正我家江湖对现在这个母亲崇拜得不行,我啊,虽然挺难过的,但也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位,还真是对我的胃口。”许惟迩咧开嘴干笑了两声:“三弟不是说了,这事儿啊,由不得我们也由不得她,人家没直接撂挑子跑路,还留下来给咱收拾这一大家子烂摊子,正经不错了。我是服气的。”

  许惟奕冷眼看了下一脸惊讶的许惟衫,又哼了一声:“惊讶什么?怎么就允许你和父亲聪敏过人,一眼看出母亲不对,我们两个就是瞎的?”

  “大哥……”

  “我想法和你差不多,要是说母亲被人调包了,我是绝对不相信的,但我也相信,眼前的母亲的确不是原先的母亲了。如果让我来说,我更倾向于魂魄转移的样子?”许惟奕自顾自地进入了分析模式。

  “没错,事情发生之后,府中被我和江湖安排人死死围住了,别说是有人出入了,就连只鸟想要进来都不可能。”许惟迩皱着眉头,实在是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你们也是觉得母亲已经……”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们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忙得不着家?”许惟迩真是服了这个弟弟了,当真以为两个哥哥都是废物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