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伤势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43 2020.09.16 23:30

  他从小便明白,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有多么低下。

  明面上看,自己是长觉长公主的孙子,是皇上的皇侄孙,实际上,自己却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祖母也嫌弃的可怜虫。

  “啪——”就在云浠发呆的时候,长觉长公主一个茶杯就甩了过来,正打在他的右手腕上,疼得他忍不住咧了嘴。

  “竟还有脸在这里哭?王氏!这就是你教出来得好儿子?可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呢!”长觉长公主冷哼一声,直接把话茬对准了云浠的母亲王氏。

  “母亲恕罪,都是儿媳的不是。只是这圣上的旨意,咱们也无法拒绝啊……”王氏听见长公主的话,立时吓得跪在当场,一脸的惊恐。

  “罢了,云浠去长廊里面跪满一个时辰才许回房间。既然你敢提出随着六皇子在那个贱人那里用膳,那干脆就住在学堂算了,每三日沐休回府一趟也就是了。”长觉长公主自顾自地说到,完全不管王氏已然变换得脸色:“来人!这就伺候小世子去长廊跪着吧。”

  因着云昭帝派的嬷嬷在跟前,长觉这才没有亲自上手打云浠,但这顿责骂,听在两个嬷嬷的耳中,也是气到不行。看着云浠捂着右手手腕跪在长廊里的样子,忍不住议论起来。

  “这长觉长公主好狠的心,这云浠毕竟是圣上钦赐皇姓,还破格封的小世子,在她眼中竟还不如草芥。”

  “是啊,要我说,这雷大爷和王夫人也是太怂了。”

  “嘘——可休要胡言,雷大爷本就不得长公主的宠爱,且这世子之位落在了云浠头上,听说他心中多有愤懑,这才不管不问的。”

  “什么?这世上竟有这老子嫉妒儿子的事情?可真是让人闻所未闻!”

  “小声点……你今日不就见到了……我还听说啊,这雷大爷……”

  云浠闭着眼睛跪在廊下,假装听不见渐渐弱下去了的议论声,心里的恨更添了几分。同样都是皇室子弟,凭什么云泱、云沧他们就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自己和母亲,却要生活在父亲和祖母的掌控之下。

  想起刚才母亲那张泪眼婆娑的脸,他只恨自己还没有足够强大,能够保护好自己和母亲。夏末得风掀起几片落叶,擦着他的耳边飘落,他暗自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的学习,早日带母亲脱离苦海。

  一整夜的时间,很多事情足以发生改变,比如这三个孩子对来许诚侯府求学这件事情的看法。上午明琼继续上课的时候,林郁来探班,就发现这三个新学生的学习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变。

  六皇子满眼的探究,津津有味地听着明琼讲野史;孙征脸上则是少了许多的浮躁,整个人沉稳了些,一看就是昨日被家里人训个不轻,至于云浠嘛……注意力一如既往的集中,林郁却总觉得他有哪里不太对劲。

  “青果……”

  “老夫人。”林郁将青果唤了过来,吩咐她去和来布置几位学生房间的下人打听一下昨日府里的事情。

  “记住,旁敲侧击即可,不要让人看出不妥来。”

  “是。”青果福身之后,就静悄悄地离开了。

  “老夫人是怀疑昨晚回去之后,云浠身上发生了什么?”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青翠是彻底跟了林郁,满心满眼都是她。刚才见林郁神色有些不对,她也对这几个孩子格外上心了些。

  “你也察觉出来哪里不妥了是不是?”

  “奴婢觉得,这云公子似乎是有哪里不太舒服的样子……但让我具体来说,我又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青翠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急,我们且等着青果回来,或许就能知道些什么了。”林郁知道现在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青果回来了。

  午膳时分,青果终于带着消息回来了,只说这下人们口风严得很,对云浠和云沧的事情三缄其口。不过这孙家的仆人倒是像讲笑话一样,把昨日府上孙征挨打的事情吐了一个干净。

  “这孙将军按理来说也是个经手过各种军要机密之人,怎的家中的事情竟这般容易就被拿出来当作笑谈……看来有机会得提醒提醒孟筱了。”

  “老夫人,您看!”青翠就是在孩子们三三两两离开学堂的时候,打断了林郁的思路:“这云浠公子,是不是有些迈不开脚步?”

  经过青翠这般提醒,林郁这才仔仔细细地去观察云浠,果然,这孩子走路的动作幅度明显变小了,竟隐隐约约有种拖着脚的样子,而且似乎每走一步都很痛苦的样子,本就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鼻头上还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来。

  “你去,叫李大夫带着药箱去隔壁厢房见我,青芯你守在这里,等着用膳结束后,把云沧给我带来。”林郁顿了一下,“把幽儿也给我带来。”

  话毕,林郁就由着青果扶着自己,提前到厢房里面等着去了。

  六皇子听说林郁召唤了云浠前去的时候,心里是微微有些感到奇怪的,但见着许竹幽也跟着,想着这许诚侯府夫人平日里就怪怪的,可能此刻又有了什么奇怪的主意也说不定,便没有管了,只和孙征一起拜别了许竹润他们,先行回厢房休息了。

  “祖母!李先生!”

  “侯夫人!”许竹幽和云浠见到林郁,都恭恭敬敬地行礼,可林郁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云浠抬眼去看,只见林郁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他心头突然有些紧张。

  林郁看着云浠苍白的脸和别扭的行礼动作,心里的想法更加确定了,她直接从座位上起身,上前就掀起了云浠右手的袖口,露出了他已经肿胀起来的右手腕。

  “嘶——老夫人……疼!”本还绷着脸的云浠,在林郁掀起自己袖口的时候,终于露出了孩子得一面,委屈不已。

  “李大夫,过来看看,还有这孩子的腿。”林郁心疼云浠,直接把瘦小的他抱了起来,安顿在椅子上,然后迅速让开,带着幽儿在一旁坐下等消息。

  不多时,李大夫就检查完毕:“回老夫人,小世子的两侧膝盖的淤青,多半是因为跪得久了,但好在是男孩子,稍微喝点姜汤驱驱寒,然后抹些药膏就是了。不过这右手的手腕,却是要好好养一阵子,近几日最好日日上药,且不要提重物,练字最好也暂缓几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