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真相大白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99 2020.08.31 23:52

  “不对啊……侯夫人中毒的事情和长觉长公主有什么关系?”吴氏站在一旁,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察觉到了长觉言语之中的奇怪之处。

  而在贞纱的提醒之下,长觉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失言,狡辩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王太医刚才还说我和侯夫人所中之毒是同一种,既然如此,那定然是她府中的人所为,不是处心积虑是什么?”

  “笑话,就算这件事情是我许诚侯府内的人做的,你又能就此认定是我夫人所为?你别忘了我夫人才是第一个身中此毒的人!”许彦昌从刚刚明琼、吴氏他们帮着林郁说话的时候,就懊悔没能抓住机会英雄救美,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现在终于逮到机会,赶忙表态。

  “哼!如何不能?毕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对阿昌你的情意,万一她害怕你会钟情于我,才使出苦肉计,先自己中毒撇清关系,再趁我入府做客的时候对我下死手呢?”

  “长公主您这个思路还真是挺清奇的……”林郁听了长觉的话,真的是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首先,如果要对付您,我不会想出如此低级的方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次,我家侯爷对您真是一丁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您对我完全够不成任何威胁。”

  “你!”说真的,林郁这话说的,别说长觉听着觉得刺耳,就连上首坐着的云昭帝都觉得有些难听了。但他们就算心疼长觉,心里又不得不承认林郁这话说的吧……确实是事实。

  “咳咳,长觉你先坐下,这案件才刚刚要开始审理,咱们先听听看现场的调查。”在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云昭帝无意让长觉的私事在这里被继续诟病,于是赶忙出来将话题截断。

  “就是就是,长公主你才刚刚醒过来,先坐下好好休息才是真的。许爱卿,咱们还是赶快开始调查吧。”皇后南织端庄大方的笑着对许惟奕说到,示意后者尽快开始审理案件。

  “微臣领命。”许惟奕对两人行了礼,然后转身面对下首跪着的人:“刚才我已经派了人去厨房搜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而且在现场所有人的酸梅汤中,只有长觉长公主的这一碗有问题,所以才买和烹饪环节中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小。”

  “如此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你们两位负责给长觉长公主传菜的侍女了。”明琼站在许惟奕的身旁,轻声补充,示意两个婆子上前,准备对他们两个搜身。

  可没等到婆子近身,青翠一个脚软没跪住,直接坐到了地上,这反应让落在现场众人的眼中,就是典型的心虚。不过她立刻爬了起来,重新跪倒在地,浑身上下透露出害怕的样子,抖个不停。

  “青翠?你这是怎么了?”明琼的眼神一厉,语气也硬了许多。

  “圣上……圣上饶命啊,长觉长公主的毒,是……是奴婢下的!”仿佛被这巨大的压力打垮,青翠跪在当下不住地冲着云昭帝的方向磕头,突然哭喊到。

  “贱人!说!是不是你主子指使你对我下毒的!”长觉看到有人认账了,气得又要从椅子上爬起来,被身后的贞怀和贞纱死死的压住。

  “大胆!我素日里带你不薄!你为何敢在我府中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林郁听了青翠的表态,做出一副十分震惊与痛心的样子,若不是身旁的蒋梓兰扶了一下,险些就摔倒了。

  “老夫人!老夫人我对不起你啊,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您上次中毒也是我做的,我……我家人都捏在长觉长公主的手上,我实在是身不由己啊!求圣上明断啊!”青翠一边朝着林郁的方向跪爬,一边大声哭喊。

  “大胆!你们许诚侯府居然安排人陷害我!贱人!”这下子,长觉真的慌了。她一个箭步上前,冲着青翠的脸就是一个巴掌,直打得青翠嘴角出血,狠狠的摔在地上。

  长觉看着眼前的侍女,气得胸口伴随着喘气起起伏伏。八成此人就是福鑫安排在许诚侯府中的内应了!看来自己是被林郁摆了一道!

  “放肆!”云昭帝看着长觉如此沉不住气,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这侍女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就在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想办法为长觉脱身的时候,许彦昌却借着这个当口跪了下来。

  “圣上!我许彦昌自问对您忠心耿耿,从未有二心,我的夫人、我的子女全部都对皇室毕恭毕敬,从未有所僭越。确不想长觉长公主却将我夫人是为眼中钉,处处为难不说,今日还招来杀身之祸!微臣在这里,就算舍了我这许诚侯的爵位,也要请您给我和我夫人做主!”

  “爱卿这是哪里的话!若事实如此,朕必定不会偏私,许惟奕!赶快先扶着你父亲起来!”云昭帝话里带着关怀,却忍不住狠狠瞪了长觉长公主一眼。

  要不是她刚才硬是说许诚侯夫人和自己有仇,现在自己还能想想办法,现在许诚侯这样说,当下又有如此多的官员内眷在场,自己要是不给许诚侯府一个交代,怕是没办法收场了。

  “侍女青翠!朕命令你现在讲事情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讲清楚,若有一句不实,朕就要了你全家的命!”

  “皇弟!”长觉见云昭帝似乎是要当场彻查此事,试图出言劝阻,确不想反被骂了一句。

  “你闭嘴!”云昭帝看都不看长觉一眼,只死死盯着青翠。

  青翠似乎被刚才的话吓到了,稳了稳心神,这才将自己怎么被威胁入府,又是怎么通过燕窝粥给林郁下药,自己的弟妹又是如何被福鑫抓走,才导致自己今日的作为细细说了一遍:“我想了许久,我当日接受胁迫给老夫人下毒,导致夫人差点故去,已经是我的不对了。好不容易此事作罢,我想着重新做人,没想到长觉长公主还是不肯放过我和我的家人,我这才出此下策……”

  “不对啊……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只要你认下罪名,长觉长公主就能放过你的家人,你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呢?”一位在场的夫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因为我没有办法再相信长觉长公主的说辞,如果我认罪伏诛,她依旧没有放过我的家人,那我才是真正的助纣为虐,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青翠哽咽着说完这一句,便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