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将计就计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90 2020.08.22 23:39

  青翠的弟弟妹妹被绑走的事情,林郁是当天下午知晓的。

  当初听从林郁的话,离特意派了人在青翠的家里蹲守的。当青翠的家里人被福鑫带走的时候,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人跟去确认来人将人绑到哪里,并且摸排他们的底细。

  另一队人则是立刻向离汇报了当前发生的事情。

  “果然有人坐不住了。”林郁听了离的汇报,一点没吃惊,毕竟她当日想出这个计谋的时候,就料到这背后之人定然会有所行动,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动静。

  “所以确认过了吗?那绑架青翠弟妹的人确实是长觉长公主的人吗?”不得不说,“映”中的影卫不愧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这离才刚刚进府不过以顿饭的功夫,跟出去的人就已经回来复命了。

  “是的,一切都如您所料,那带头的是长觉长公主身边第一得力助手的小厮,名叫福鑫。他们将人绑到郊外的一处民房之后,他便回府复命去了。估计不出今日,他便会派人前来联系青翠,让她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了。”

  “我们虽然掌握了长觉长公主的动态,但却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指使青翠干什么……”蒋梓兰一边思索,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并不难猜想,”明琼将茶杯轻轻放下,抬头对众人说:“我想,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让这青翠再加一把劲,再次下毒;要么,就是让青翠把这件事情应下来,咬死是自己做了这件事情,从而帮长觉长公主撇清关系。”

  “嗯……我觉得琼儿说的非常有道理,毕竟相比于一家人都死,不如选择自己一个人死!”林郁摇了摇头,这种草菅人命的世态,对她来说还是非常难以接受。

  尤其是这几日经过调查,她也知晓了青翠是迫于威胁才参与进这件事情,也觉得她十分可怜,是个受害者,有些不忍心再借她的手去报复长觉。

  一时间,在场的几个人都沉默了,还是李江湖打破了这个局面:“哎,母亲也不要太过担忧,咱们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儿的进展了,就防着点青翠就好。”

  “母亲不必担忧,儿媳也会好好派人盯着这府中上下,如若有什么不妥之处,第一时间和您这边禀报。”蒋梓兰也以为林郁是担心府中上下的安危,赶忙哄她。

  明琼和李江湖也纷纷点头附和,林郁这才反应过来她们会错了意:“你们误会了,我只是觉得这青翠也是个可怜人,如果我们真的给长觉长公主下毒,在嫁祸给她,拿她当棋子使是不是不太合适?”

  “夫人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那奴婢有话要说。”一旁默不作声的青芯,从林郁身后走出,跪在了当地。

  “奴婢觉得,这件事开始的时候,青翠不是没有拒绝的机会,她可以选择用别的方式来偿还债务,或者早早将此事告发给夫人知晓,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她自己选择了帮助长觉长公主下毒,所以奴婢认为她也称不上无辜。”

  “其次,奴婢还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请夫人和各位少夫人听听。”青芯一个头磕在地上,惴惴不安地说着。

  “你这是做什么,起来说话。”林郁摆摆手,示意青芯继续说下去。

  “奴婢觉得,不如让青翠知道,就算她真的认了罪或者是毒死了老夫人,长觉长公主也不会放过她的家人。当初她就是为了保全家人才选择踏上这条不归路,如今知道自己的家人报不追了,她或许……会有新的选择也说不定?”

  “妙啊!儿媳觉得青芯这个想法十分合适!”明琼一直都知道,林郁身边这两个丫头,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做起事情从来滴水不露,想来是聪慧的,却不想今日一见,思路如此清晰,给这件事开拓了另一种可能性。

  “人在被逼上绝路的时候,往往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这青翠如果看透了长觉的阴谋,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奴婢觉得,这几日就对二等丫鬟那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长觉长公主那边行个方便,让青翠尽快得知家中的情况。”

  “然后……我们在派她身边的人多和她多番暗示,让她看清长觉的狠辣和无信,之后只要给她一个和长觉见面的契机,这事儿……说不定就成了!”顺着这个思路,蒋梓兰也豁然开朗。

  “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那我们就将计就计。青芯、青芝,你们两个负责给暗中帮助青翠和外界沟通,同时多和她灌输一些长觉的混账事。琼儿,梓兰,你们两个寻个由头,多邀请一些皇室和官员的内眷来府上做客,在咱们后院的花园中摆一场宴席,务必要惹的长觉亲自前来。江湖这边,多在暗处观察一下府中上下的动态,尤其还要安排好人看顾好青翠和王二的家人,别让人趁乱伤了人命。”林郁整理了一下思绪,整体布置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

  “属下明白!”离行礼过后,跟着青芝下去了。

  “儿媳明白!”几个儿媳妇也纷纷领命各自忙去了。只剩下青芯陪着发呆的林郁坐在原地。

  “主子?您也劳累了半天了,不如奴婢扶您去后面休息一会儿?”

  “青芯,我没事。我只是在感慨,在贵权的眼中,人命居然轻贱到这种程度……”

  青芯从侧面看着林郁脸上的表情,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奴婢这么多年,确实见了不少。青翠起码还是为了保全家人,外头不知有多少认为了活下去,卖了自家孩子和媳妇的,确是不堪。但咱们侯府却是好的,咱们府中不少的下人,都是侯爷在外头救回来了。有侯爷这样好心肠的父亲做榜样,咱们三位爷也从来不曾有苛待下人的事情。大家在府中的日子不难熬,逢年过节还能给家人寄点银子,真的很好了。”

  “哦!在这里等着我呢?侯爷到底给你这丫头塞了多少好处?你竟件件事情都能拿出来夸一夸他!”听着青芯越说越跑偏的话音,林郁不知怎的想起在现代的时候,家长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扯上学习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奴婢这说的都是事实啊!所以说!夫人啊,您还是早早和侯爷和好才是真的!”看到林郁笑了,青芯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她生怕林郁陷入对青翠的愧疚中无法自拔,给自己平添烦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