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马脚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249 2020.08.21 23:35

  许诚侯府一切有条不紊的准备中,京城中的各方势力也都没闲着。和许彦昌一家关系好的官员和亲眷,都积极想办法帮忙解决问题;也有那关系不好的,日日等着看热闹,就连皇族之人也未能幸免。

  “禀皇后,听闻今日那许诚侯又被侯爵夫人从正房中撵出院子了,说是砸了一地的东西,连两人当年定情的信物都给砸了。”

  “禀皇后,许诚侯一刻钟之前进宫了,说是请陛下给找几个好太医,让侯爵夫人赶忙恢复记忆,不然这府里就要出大事了。”

  “禀皇后,刑部尚书许惟奕今日在大殿上急急告假,说是他家侯爵夫人说要给许诚侯抬一房平妻,许诚侯不同意,她便在家里闹着要上吊!”

  “禀皇后……”

  接连几日下来,许诚侯府的人不停地往皇宫里面跑,府中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连带着皇上和皇后也不堪其扰,头疼得很。

  在这一众看热闹的人中,要数长觉长公主最激动。她每日派出去的探子回来,都能得到一笔重赏,一时间惹的府中的奴才们都到处打听消息,上赶着讨好。

  “公主,听说那许诚侯夫人现在巴不得有个人粘着侯爷不放,想尽一切办法要给侯爷找人伺候呢!”长觉身边的大宫女贞纱正在给她揉腿,此刻也忍不住替自家主子高兴。

  “哼,虽然没能弄死那个贱人,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却对我十分有利啊!”长觉吐出葡萄皮,得意地笑。

  “可不是,之前咱们几个还担心着这侯夫人要是去世了,侯爷会不会一直忘不掉她,不肯接受旁人呢,如今也是尽数不必了。”一旁的贞怀也讨好道。

  “确实是,以阿昌的个性,要是这贱人主动开口,说不定次日他就会找圣上提亲,迎我入府呢!”想到这里,长觉忍不住得意起来。

  “那不如公主借由探望侯爵夫人的名义入府,一来能见见许诚侯,二来也寻个机会和侯夫人透露一下您的心事……”

  “不可!”贞纱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贞怀就打断了她:“我觉得咱们公主应该少安毋躁,静观其变,此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公主贸然参与其中,恐遭人口舌。不如等一个机会,明正言顺地接近侯夫人。”

  见长觉有些犹豫不决,贞怀补充道:“公主切莫忘记,此前侯夫人中毒一事,到如今可还没有一个定论。加上此番因为失忆的缘故,闹得许诚侯府上下不宁,侯爷现在指不定如何严查线索呢。所以奴婢认为,此刻主动凑上去,不是一个好时机。”

  “你说的有道理,这下毒的事情一天没有定论,那么本公主被揭穿的可能性就多一分。相比于入主侯府的事,倒是这件事情更着急,更棘手。”长觉理了理鬓角的碎发,示意贞纱唤一个心腹小厮进来。

  “奴才见过长公主,请问公主有何吩咐?”福鑫谄媚地笑着,冲着长公主行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大礼。

  “福鑫,你安排的那个丫鬟很好,我还没来的及赏你。”长公主懒洋洋地将嘴里的葡萄吐了,一边说着,福鑫听到长觉的话里似乎有要嘉奖自己的意思,嘴角的笑更大了些。

  “主子您说笑了,您的夸奖就是对奴才最好的嘉奖了!”他一脸的讨好,毕恭毕敬的态度,让长觉的心里更加舒坦了。

  “本公主一向赏罚分明,此事你办的好,我赏给你一锭银子。此外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办得好了,我再赏你一锭金子。”

  “奴才谢公主的赏识,公主请交代,奴才一定万死不辞将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让那个丫鬟把罪认了,将下毒之事了结得干干净净,不要有一丝牵扯到咱们公主府上。”

  “是!奴才这就亲自去办!奴才告退!”

  “嗯,下去吧。”长觉眼看着福鑫一流小跑出了院子,冷哼了一声,然后轻声说到:“你,盯着点他,事情解决之后,我要让此人消失。”

  “是……”贞怀和贞纱各自安心做着自己的事情,她们知晓长觉身边一直有圣上赏赐的暗卫存在的,只是这些事情与她们无关,她们只要好好伺候好长公主就是了,别的事情,她们不敢、也完全不想沾染。

  揣着贞怀给自己的令牌,福鑫的差事办的极为顺利。当日他找到青翠,便是因为知晓她老子好赌,在他常去的赌坊里做了手脚,让他输了个底掉。又威胁他说不还钱,就杀光他一家老小,这才逼的他求上了青翠。

  这青翠虽然恨极了她老子赌钱输掉家当,但十分疼爱底下的弟弟妹妹,一听说去侯爵府中当差能领工钱,帮着福鑫办事还能多领一份工钱帮父亲还债,便一口应下了。

  他在街上转了两圈,确认没有人跟着自己,这才提了一壶酒,一只鸡进入了市中心的一个小巷子里。这青翠的家人,就住在这巷子尽头的小院子里面。

  “你还有脸来!我女儿派人传话说你给的药怕不是什么好东西!竟差点害了许诚侯府的老夫人!”青翠的父亲孙贵看到福鑫推门而入,气得扔掉手中正在编制的草席,就要上前与其搏斗,却被福鑫身旁突然闪出来的两个大汉给架住了。

  “我呸!我让你女儿进许诚侯府做工,那是你女儿的福气!你这无知老儿居然如此不知好歹!要不是因为你家青翠做事不够麻利,早就毒死那贱人了,还轮得到现如今到处躲避人家的追查?”福鑫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直打得孙贵啐出一口血来。

  “你这个王八蛋!你骗我女儿去杀人,你不得好死!”这几日许诚侯府的事情闹得全城皆知,孙贵想起自己被牵连的女儿,自责不已,连怪自己遇人不淑,害得女儿被人当成了刀子使。此刻看到仇人就在眼前,怎得能不恨,只是他话还没说出几句,就被一旁默不作声的大汉用破布塞住了嘴。

  福鑫也不含糊,上前捏住了孙贵的脸,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你想办法传个信儿给你女儿,让她自己把这个事儿认了,敢供出我一个字,我就杀了你家二狗和三妮!”

  他全然不顾孙贵拼命的叫喊和挣扎,冲着门外一个点头,很快又进来了几个大汉,直接冲进屋内将孙贵的一双儿女堵住了嘴塞到了大箱子里面抬了出去。

  “记着,这件事情什么时候了结,什么时候你才能见到你儿子和女儿。”说完,福鑫冷哼了一声,走出了院子。身后,禁锢着孙贵的大汉一个手刀劈在孙贵的后脖颈上,他瞬间陷入了昏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