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演员到齐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080 2020.08.29 23:30

  “你这丫头,好端端的,怎的提起我们许诚侯府了?”林郁明明脸上带着笑,可贞怀却只觉得背脊发凉,有种被看透一切的感觉。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回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内侍的传告声:“圣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几人连忙跪下,山呼万岁。林郁盯着眼前的地板,眼角瞥到一道明黄的长袍飘过,悄悄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刻开始,这场戏最重量级的演员到了,能否为原主成功报仇,就看接下来的戏了!

  云昭帝进入房间后,根本来不及招呼众人,就径直奔向床前,探查长觉长公主的状况:“王太医呢!赶紧过来给长觉诊脉!”

  “是,”王太医示意众人让出一条路来,赶忙近身为长觉长公主号脉。片刻后,他稍稍安心,随即问了问李大夫公主吐过几次,又检查了一下吐出来的秽物,随即下了定论。

  “禀圣上,长觉长公主确是误食了毒物,但所用剂量不多,且刚府医处置得当,大部分已经吐了出来,目前只要醒了就好,没有什么大碍。”

  “既是无恙,为何刚才会吐血那般凶险?”

  王太医跪在当下,回应道:“这毒虽不会当场至死,但长久服食,会令人逐渐神智不清,耗尽心血而亡。但好在和长公主今日在府上,服用了许多牛乳,催化了药效,这才让毒性提前发作。长公主吐血,多半是因为喉头被刺激之后的反应。之后臣开个方子调养一下也就无事了。”

  听到王太医这般说,云昭帝的表情才微微缓和了一些,这才转过脸和林郁问话:“究竟怎么回事?好好的宴席为何会出现毒物?”

  “回陛下,臣妇方才就已经将所有今日出席宴会的人都暂且扣留了下来,并且让下人将厨房保持原样……”林郁的话刚说了两句,身后便传来了许惟奕的声音。

  “陛下,刚才微臣已经带人去现场查验过了,在场其他人的饮食均没有问题,只有长觉长公主的用过的一盏酸梅汤中查出了药物的痕迹。”

  “许惟奕?”云昭帝看了一眼来人,轻轻的念叨了一句。

  “臣许惟奕拜见陛下,家父觉得此事事关重大,于是第一时间报了官,刑部尚书特派微臣前来彻查。”许惟奕上前一步、行礼,几句话将自己出现的缘由交代得清清楚楚。

  “起来吧,你的意思是,长觉长公主所用的酸梅汤被人下了毒?”

  “是的,臣已经将这碗酸梅汤带来了,现下需要王太医来看看,长公主中毒是否与这碗酸梅汤有关。”

  听了许惟奕的话,云昭帝轻轻摆了摆手,王太医立即会意,上前价查验药物。他先用银针探测了一下,银针并无变化。他俯下身,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突然脸色一变,随即翻找自己的药箱,拿出一瓶黄色的粉末倒了一部分进去。伴随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汤碗中突然翻出了大量的白沫,在场的众人都心下大骇。

  王太医跪下,将自己的发现说了下去:“启禀陛下,这药,这药和当日许诚侯夫人所中之毒,是同一种。”

  “哦?”

  “当时许诚侯夫人中毒之时,微臣也曾查验过夫人的日常食物,在小厨房尚未清理的碗中发现了这种毒药。这药费的是长久功夫,毒性不强,所以一般的银针并不能及时分辨出来。但遇到姜黄粉,却会发生变质,产生大量的白沫。”

  “混账!”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的皇后此刻怒不可遏,“这人的心甚是歹毒,居然敢对皇上器重臣子的内眷和当朝长公主下毒,简直是罄竹难书,该千刀万剐!”

  她话音刚落,许彦昌就跪在了当下:“请陛下娘娘为我夫人做主!”云昭帝听着他的话,忍不住瞟了一眼尚且在昏迷之中的长觉,心下叹气:这许彦昌眼里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蠢女人,她此刻要是醒着听见这话,必定又要气晕过去不可。

  他又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呆呆愣愣站在一旁的林郁,又是一个叹气:这女人也是好命,这小半月日日叫嚣着要和离,搅得府里宫里鸡犬不宁,结果还是那个最受宠的。再想想长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许惟奕!”

  “臣在!”

  “今日之事虽然发生在你府中,但朕相信你的能力,现特命你全权负责调查此事。贞纱、贞怀,王太医留下照料长觉,其余人随朕前厅坐等消息。”

  “微臣领命!”

  “陛下,府中的一应调度皆有臣女负责,臣女请命协助大哥调查此事。”李江湖行了一个军礼说到。

  “准了!”云昭帝大手一挥,牵着皇后南织的手,径直向前厅走去。林郁悄悄给李江湖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也跟着大家走了。

  “大哥,人就在厨房,且容我先去,半柱香后你再来提人。”李江湖压低声音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便径自朝着厨房的方向去了。

  而此刻青翠正异常平静地在厨房呆着。林郁的本意是让青芯跟着青翠,以防她最后临时后悔,将自己手中的罪证洗刷干净。可让青芯没想到的是,青翠完全没有寻机毁灭证据的行动,而是全程特别淡定的呆在自己身旁,寸步不离。

  李江湖来的时候,整个厨房的人在院子里面各自间隔一臂,席地而坐,而青芯和青翠,和他们面对面坐在对面,两人之间也间隔着一臂。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回二夫人,这是老夫人之前教我的,说这样每个人都能够在视野内,而且能够有效避免他们互相接触,奴婢今日就用上了。”青芯站了起来,骄傲地对李江湖说到。

  李江湖忍住笑意,故意板起脸:“大爷那边在长觉长公主的酸梅汤中查出了毒药,青芯,你让厨房的人盘点一下,今日所有接触过酸梅汤的,全都给我带到廊前来。青翠你是今日负责服侍长觉长公主的人,你的嫌疑最大,先跟我过来。”

  李江湖讲完这句,就转身朝着廊下走去,一边还琢磨着林郁这个奇怪的方法能不能用在映的日常训练和任务中,心里对林郁的崇拜更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