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归家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48 2020.09.15 23:36

  在林郁的猜想中,这几个孩子回家之后,八成都会受到家里人的各种问询。毕竟是第一天上学,又是一个在外人口中被传得玄之又玄的学堂:“最好是听了孩子们胡乱说了一顿之后,觉得这学堂啥也学不着,不让他们来了。”她靠在秋千上,用手锤着自己的脖颈,试图缓解今日的疲劳。

  “恐怕不能随你所愿,我看那六皇子机灵着呢,他就算再怎么不想来,也不会和圣上明说的。”许彦昌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摇了摇头。

  “我知道,他在圣上面前塑造一个勤奋好学的样子还来不及,怎的会冒这个风险?”林郁了个伸懒腰,将身体完全塞进秋千的软垫中,舒舒服服地叹了一口气:“反正圣上也不是真心让这几个孩子来这里求学,只要他们在这里没什么危险也就是了。”

  许彦昌听了这话,心下有些惊讶。他今日特意带了三个儿子来现场听班会,就是怕林郁想不透这其中的关卡,此时留下也是为了旁敲侧击的提醒她一下,却不想她早就将这些事情想得明明白白了。

  和许彦昌想得完全一样,六皇子才刚刚回到宫中,就得到了云昭帝的宣召。

  “儿臣拜见父皇。”

  “沧儿,今日去学堂觉得如何?有什么不适应的吗?”云昭帝其实心里着急死了,面上却装出一副单纯关心儿子的嘴脸来。

  “回父皇的话,学业上比宫中的课业简单不少,不过吃食和作息上却和我平日里的规矩大有不同。”云沧私心揣测了一下云昭帝的想法,然后恭恭敬敬地回答。

  “哦?哪里不同?”

  “老师之前说,吃食上要尽量满足个人需求,这样才能在学习的时候更有动力,心无旁骛。所以平日里咱们和自家兄长姐姐们一起在宫中的书房学习的时候,餐食是由各自的额娘照料和安排的,可今日在许诚侯府的学堂上,侯夫人却让大家吃一样的吃食。我听说只有饭后甜点和零食可以各自准备。这点儿臣有些不适应。”

  云沧一边说,一边恰到好处地作出一副困惑至极的样子来,果然惹得云昭帝一脸的怜爱。

  “不过,儿臣想着,我既然是去府上求学的,不应该在这些吃食上面有所计较,所以侯夫人询问我要不要单独由宫里送膳的时候,儿臣拒绝了。毕竟和大家一起吃饭,也能更快了解每个人。”

  适时收起刚才的委屈,云沧一脸憨笑的样子,让云昭帝欣慰不已:“沧儿果然是个识大体、重学问的好孩子,此番求学一定要好好用功!”

  “嗯!儿臣定不辜负父皇的期望!”云沧扬起一张天真的小脸,做出了一副下决心的样子,云昭帝看在眼里,心里满意到不行。这番骚操作要是叫林郁看见了,百分百会封个影帝给他。

  等着六皇子带着云昭帝的奖赏被小内侍送出去了之后,周内侍这才问道:“陛下,您放才不是还想问问这许诚侯夫人对云浠那孩子的态度吗?”

  “不必了。”云昭帝摇了摇头,“你没听刚才沧儿说那侯夫人让大家都吃一样的餐食吗?她这是摆明了告诉大家,咱们六皇子以及长觉长公主家的小世子和他侯府上的孩子们是完全一样的,若是出事,一个都跑不了。”

  “这……侯夫人真是聪慧过人!这番做法一来让孩子们的餐食来源和环境变得更加单纯,出事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没错,即便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咱们要追查起来也更容易些。更何况她还舍了全侯府的孩子给咱们六皇子做陪,这番用心真是非常人所能及。”云昭帝越来越觉得让云沧这孩子去许诚侯府求学是个正确的选择,这许诚侯府当真是卧虎藏龙,沧儿要是能将他们身上的优点一一收纳,未来绝对不可限量。

  和六皇子得赏惹得满宫嫉妒不同,这孙征回到将军府,不仅没得一句称赞,还被他老子结结实实打了十个板子。

  “爹!爹!哎——您真打啊!爹我错了!您别打了!”孙征是个实心眼,回来父亲一问话,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都说了,听到他说要自己带吃食的事情的时候,可给孙骁气坏了。

  “爹!我这也都是为了六皇子和云浠好!这人多手杂的,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许诚侯府担当得起吗?”孙征本就没明白这其中的关卡,此刻又被孙骁直接打了一顿,更想不明白了,只知道梗着脖子嚷嚷。

  “闭嘴!你也知道这吃食上隐患重重,你们自己带饭要是吃出毛病来,你的小命还要不要!”

  “爹!咱们府上又不害六皇子,跟咱们有啥关系!”孙征捂着屁股,疼得龇牙咧嘴。

  “你懂个屁!你不害人,保不齐有人害你!再有那小人借着你的手作妖,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爷这可怎么办啊……你说当日我就说不让征儿去给六皇子当伴读,他是真没这个脑子。这下怎么办啊!”孙骁的媳妇于氏此刻也是慌张不已,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

  “行了!别整这些没用的了,赶紧带着这逆子去找母亲一趟,母亲和这许诚侯夫人素来有些交往,让她给想想办法。”

  于氏一听孙骁的话,这才有了些主心骨,赶忙带着哭哭啼啼的孙征去了。

  孙将军府鸡飞狗跳的时候,长觉长公主府里却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云浠跪在院子里的青石阶上,本就苍白的脸上血色尽失,显得更弱不禁风了。一旁的王氏看了,忍不住想要上前扶儿子起来。刚挪动了一步,却被她夫君给拦住了,

  “不可……”雷骓压低了声音说道。

  “祖母……”云浠试图解释些什么,却被长觉长公主的尖叫声打断。

  “你闭嘴!我没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孙子!”长觉长公主虽然被禁足在公主府中,但因为儿子一家对她没有什么大的约束力,所以她在府中的自由度还是很高的。

  “祖母……”云浠刚到长公主府门口,就见祖母身边的侍女守在那里,便知道今日不好了。果不其然,侍女将自己带到了祖母的院子里面时,他的父母早已经到了。

  “这天下的文人是死光了吗?你竟然要去许诚侯府上和那个贱人学习,真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云浠跪在下首,将自己的拳头紧了又紧,强忍着没有出言反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