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开学典礼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376 2020.09.06 23:41

  第二天一早,林郁所住的正院早早就热闹起来了。三个儿媳带着家里的六只小豆丁,齐刷刷地在厅里等着林郁训话。就连许彦昌和许惟衫都起了个大早,前来看热闹。

  “祖母早安!”

  “哦呦呦!好孩子们早!都别行礼啦,赶快坐下吧。”看着眼前的奶声奶气地和自己说早安的小宝贝们,林郁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化了。

  孩子们在各自母亲的安排下,歪七扭八地坐在了准备好的位置上,林郁看着眼睛都快闭上了的许竹溪,觉得可爱极了。虽然她昨日特意交代了不用孩子们特别早起,就连所谓“开学典礼”的时间,都没有安排得很早,但这对于许竹溪、许竹轻和许竹铭这三个才两周岁的小不点来说,还是有些早了。

  “你们知不知道今日我们聚在一起是要干什么呀?”

  “祖母祖母!修儿知道!”许竹修一贯是个急脾气,此刻也不管是不是要获得长辈的首肯才能说话了,兴奋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母亲说了,从今日开始,我们兄弟姐妹就要在学堂里面和各位师傅们学知识!”

  “没有错,修儿真棒!那谁能来讲一讲,我们为什么要学知识呢?”

  “师傅说,学习是为了增加自己的阅历,提升自己的能力,让自己能够成为更加出色的人。”许竹润想了想平日里师傅教自己的话,起身回应道。

  “很好,润儿说的很在理,”林郁挥挥手,示意许竹润坐下,然后补充道:“学习可以让你们知道更多的事情,学会更多的本领,成为了不起的大人。但祖母希望你们还要明白的一点是,学习能够让你们在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能有有更多人生的选择。”

  “祖母,更多的选择是什么意思啊?”六少爷许竹铭坐在座位上,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发问。

  “怎么说呢……就好比铭儿喜欢糕点,你可以选择吃桂花糕,也可以选择吃桃花酥,当然也可以选择持栗子饼。”

  “可祖母,铭儿没吃过栗子饼……”许竹铭眨巴眨巴眼睛,委屈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李江湖,那眼神似乎在质问自己的母亲:自己为什么没吃过栗子饼。

  “正是如此啊!正因为铭儿你没吃过栗子饼,所以你吃点心的时候,只能够在桃花酥和桂花糕之间做选择,但如果你吃过了栗子饼,你还可以多一个选项。”林郁笑眯眯地解释道。

  “祖母!”许竹轻此刻叫嚷了起来:“所以学习的过程就是让我们认识栗子饼,这样以后我们就能从这三个里面做选择了对不对?”

  “对!咱们轻儿真的很聪明,祖母举个例子立刻就明白了!”许竹轻被夸奖了,刚要咧开嘴笑起来,左右看看认真听讲的哥哥姐姐们,又用小肉手捂住了嘴。

  “另外,学习还可以让你们将来明事理,懂是非,有更多拒绝的能力。”林郁看这几个孩子都听得仔细,忍不住又往深里说了些。

  “祖母,这个意思是说……我们长大了之后,可以拒绝母亲给找的母老虎了?”许竹溪听到拒绝两个字,刚刚的困倦终于被一扫而空。

  “你这孩子!”蒋梓兰听了这孩子的话哭笑不得,要不是在场的人太多,她真想把许竹溪提起来拍两下屁股。

  “母亲……前些日子溪儿太调皮了,我就骗他说,将来要给他娶个母老虎好好管教他来着……其实就是开个玩笑……”看林郁有些不懂的样子,蒋梓兰解释道。

  在场的各位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爆笑出声,这孩子才刚刚两周岁,竟然早早体会到了被妻子支配的恐惧,实在是太好笑了。

  “溪儿说的对,也不对。祖母觉得学习能够让你们明白,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事情不能做,这样当这些事情出现的时候,你们不至于被诓骗,也不至于做了后悔的事情。”

  “那溪儿明白啦!希望老师讲到讨老婆这一课的时候,祖母也叫我母亲来听听好不好?”溪儿起身,恭恭敬敬地朝着林郁深深鞠了一躬,这般正经的样子,又惹得众人笑了一场。

  林郁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又讲了一些细节上的布置,然后便让明琼带着孩子们到院子里面去开课了。她和许彦昌、许惟衫,就坐在原地喝茶。

  “母亲还真是偏心,”许惟衫温润地笑着,“这些有趣又有用的道理,我们兄弟三人小时候竟从来没听过。”

  听到这话,林郁心里咯噔一声。刚才只顾着和几个孩子们讲清楚学习的好处,却忘记了自己这想法放在这个时代是不是违和……她心虚地看了一眼许惟衫,暗自揣测对方是不是已经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

  “母亲这是什么眼神?”许惟衫表情上没有什么变化,“现在知道对我们三兄弟感到愧疚了?”

  “惟衫!怎么和你母亲说话呢?”许彦昌坐在林郁的侧面,看她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紧张了,赶忙提醒小儿子不要得寸进尺。

  “父亲真是的,我只是觉得母亲也该多关注关注我们三兄弟嘛……您是不知道这几个礼拜,大嫂二嫂和梓兰每天都和我们兄弟几个说母亲多有大智慧,多么聪慧又善良,甚至还背着我们三人成立了一个什么‘婆母研习所’,每日研究母亲的行为语言呢……”

  徐惟衫说到这里,又不经意地看了看林郁:“虽然这次中毒事件,让母亲失去记忆、性格大变,但我觉得现在的母亲也很好,不,更好,我喜欢看您这样有活力的样子。”

  “惟衫……”林郁看着徐惟衫那双真诚的眼睛,突然觉得这孩子八成是已经看出了些端倪来。这是在变着法子用语言暗示自己,他算是接受了现在的自己吗?

  “侯夫人!”许彦昌正想用什么方式打断这两人云里雾里的交流,就见许竹润的师傅刘咨元走了过来。为了让他更好的配合林郁制定的学习计划,明琼特意请了他早晨来参加刚刚的“开学典礼”。

  “请侯夫人受刘某一拜!”眼看着刘咨元就要行礼,徐惟衫赶紧把他给架住了,这可是当今圣上的儿时伴读,太子太傅,前几年因为身体原因告老还乡,因为觉得许竹润是个可塑之才,特被圣上派来教学的师傅,这个礼林郁可受不起。

  “刘师傅您这是做什么,老妇人我可受不起!”林郁也赶忙起身,一副要去搀扶的样子。

  “侯夫人刚才的一番话,观点别具一格,表述通俗易懂,真是让老夫非常佩服,老夫觉得受益良多啊!”这刘咨元是个十分惜才的,刚才听到林郁对孩子们讲的话,他真的觉得比不少男儿的想法还要更加难得,更加清明,这才前来讨教。

  “不敢不敢,师傅您请坐,我这是班门弄斧了。”

  眼见着面前的两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许彦昌和许惟衫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默默离开了大厅。临走时,徐惟衫还交代了青芯好生照顾林郁,不要让她累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