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好戏开场

穿越后我替原主养孙子 霖不清 2116 2020.08.25 23:30

  宴会这一天,林郁特意一大早把几个儿媳叫道院子里面开动员大会。

  “我这边的人手已经安顿好了,只等着长公主上门,就可以给青翠青果派活了。”明琼以当日府中贵客甚多,怕下人无故冲撞了为由,故意将一些所谓“上不得台面”的小厮和丫鬟都调去了后厨帮忙,控制前场的走动人数。

  “我这里也准备就绪,一旦场面出现任何变化,会第一时间让府中的家丁和小厮守住出入口,尤其是长觉长公主身边的人,一定会死死盯着,不会让任何人出入通风报信。”今日蒋梓兰是明面上负责府中安保的人,其实主要要防着的就是长觉身边的人。

  “我的人也已经在暗处安顿好了,会有专人盯着青翠,如果她打了退堂鼓,自然也会有人把她未完成的部分做完,力求事成。”李江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另外一边的人也布置好了,母亲尽可放心。”

  “好!既然如此我今日就稳稳坐在上首,看你们几人的表演了!”林郁眯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露出一个危险的神情:“你们一定要记住,今日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许诚侯府,维护我们自己的安全!”

  “是!儿媳明白!”

  午后,府中便陆陆续续有人上门。明琼请了戏班子,在府内花园搭了戏台子,咿咿呀呀唱着戏,几位夫人就陪着林郁在亭子中乘凉聊天。

  “旁人都说你这次病好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我还心存疑虑,此刻见了你,竟一点都不怀疑了。”说话的是当朝皇后的母亲吴氏——吴纤音,她从来时就一脸发愁地观察林郁,手旁的茶都凉透了,都没想起来品尝一口。

  “可不是怎么的?别人都传说你是疯了,闹得沸沸扬扬的。”兵部尚书的夫人付氏——付钟琴也开口道。

  “实话说,我这次醒来之前,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是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我在那边度过了小半辈子,醒来便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竟把这里的一切都忘记了。”林郁这时候真是感谢死外人对自己病情的夸大了,起码此刻她自己再说些什么,都没有人能出来拆穿自己的谎言。怪不得那么多的穿越小说里面都喜欢用失忆的梗呢,这个梗真是简单粗暴又好用。

  “早前我就想来府中看望你,谁知琼儿竟然不许,说什么怕你一时间生人见了太多,会有压力,反而容易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林郁从吴氏的花来听,此前应该是和林郁的关系还算不错,不然明琼和许惟奕也不会青梅竹马,互生情愫,相知相守至今了。

  “可不是!说实在的我现在一见到人多,我就发愁,一个个的不都不认识,也不知道非得办这个宴会干什么!”林郁话音一转,微微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来。

  “母亲,您就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父亲这不是希望你不要老一个人闷着,顺便也让各位夫人来,咳咳……就带你了解一下如今府外的世界嘛!”明琼站在一旁,轻声哄着,顺便递给在场的各位夫人一个求助的眼神。

  “你,你多时不曾出府了,自然不知道最近这城中都流行些什么。今日我们姐妹几个好好叙叙旧,日后你好些了,多和我们走动走动,这心情好了啊,自然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孙将军的夫人孟氏——孟筱接过了话茬。

  “可别了,我这府里的事情都搞不明白,一天天生气得很呢,更别提出去了。”林郁摇摇头,摆出一副心气不顺的可怜相来,惹得在场的几位夫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要我说啊,这侯爵夫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听说近几日在府中,因着自己失忆的事情,对着自家的夫君可没什么好脾气啊?”吴氏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着长觉长公主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身旁还跟着忠王妃。

  众人忙起身行礼:“见过长觉长公主,见过忠王妃。”

  “母亲,这是圣上亲姐——长觉长公主,她身边那位是圣上十三弟忠王的王妃。”明琼着急地提醒道。

  林郁适时地比旁人行礼晚了一步,落入别人的眼中尽是凄凉和可怜,而长觉的心里,却欣喜异常。看林郁目前这个认知能力,估摸着青翠若是今日再下一剂猛药,八成她就真的能见了阎王。

  “都起来吧,我今日正好做客忠王府,听闻许诚侯府今日办宴席,特意上门来看看你,顺便啊,和你讨杯茶喝,老姐姐你应该不介意吧?”长觉不动声色地笑着,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让周围的人都变了脸。

  “怎么会?长公主大驾光临我自然是欢迎的,只是近日我体内余毒未清,不宜饮茶,所以今日奉上的都是花露和牛乳。如果长公主不嫌弃,自然是好的。”这个长觉真的是不安好心,上来就和自己讨茶喝,真当自己不知道主母赏茶给妾室的规矩?野心也显露的快了吧?

  长觉之前死缠着许诚侯的事情也是沸沸扬扬传了很多年了,在场的官家夫人们也都是略知一二的,如今看到她一来就如此言说,心里只觉得不齿的很,一时间也没什么人出来打圆场。

  “无妨,”明琼吩咐了下人临时加了一桌专给长觉坐,可她却径直走到了吴氏的位置旁示意后者让位:“这位是明翰林的内眷吧?虽然我是不请自来的,但毕竟身份在这里,看来今日你得给我让位置了。”

  “是,理应如此。”吴氏起身,微微福身之后,便径直走到临时加的位置上坐下了。她心里明白的很,自家夫君只是个小翰林,今日被一个公主欺辱,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她很为林郁气不过,这长觉向来与她合不来,今日特意来府上,感觉没安什么好心思。

  “今日侯府宴客,怎得不见阿昌?”长觉坐下之后,眼神搜寻了一圈,见许彦昌不在,心下有些不满。自己为了见他,早早就梳妆打扮,就是为了惊艳他一下,没想到他却不在。

  阿昌?林郁听到长觉对许彦昌的称呼,心里冷哼了一声,这长觉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那些个龌龊心思啊……如此沉不住气,想来今日应该是好戏不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