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镖行无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鱼贝岛主和白沙阴风钩

镖行无阻 白蛮 2407 2018.01.13 12:12

  满达森甩了下手中的骨笛,踏步入场,宇文山丘行至场外一边,暗运真气疗伤,事怕出变故,他还是要有抗敌之力,以免丢了性命还拖累方镖师。

  这片空地现在真是满地狼藉,有碎肉残渣,还有干涸或流淌的血渍。

  满达森是个很讲究门面和气场的人,就像他登场一定要有飞絮,他一定要穿白衫,手中的骨笛一定要干净,穗子也一定要是新做的光泽喜人的。

  所以现下,他皱着眉看脚下的这片空地,心中有丝晦气,再看向方镖师时,说道:“我改变主意了,这地方太脏,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方镖师点点头,只道了一个字:“好!”

  传闻满达森的骨笛是用他夫人的小腿骨制作的,因为只有在他每五年一次的寿宴上才能看见他的夫人,而每次他的夫人就只是坐着,但究竟是不是,也没人真的有胆量去掀他夫人的裙子或是摸上一把来确认。

  他的骨笛上有五个孔,开在不同的位置,因舞动时有音划出,所以名为‘骨笛’。骨笛尾端有一穗,红色和黑色的丝线交杂而制,丝线品质上好,所以会有光泽喜人,这是满达森的喜好。

  方镖师不在意这些,他只是很认真的出招变招,因为还有两个人没动,因为还有一人没来。

  满达森的十根手指如同削尖了的竹子,利得惊人,他这般拿着骨笛,就如一副白骨举着自己的骨头一般。

  一式‘为所欲为’,骨笛横扫而出,风从孔入,又从孔出,‘嘤嘤’似娇喘,时高时低,乱人心神,同时劲气扫刮而出,夹着****直扑方镖师面门而去,就好像一赤身裸体香汗淋漓的女子向他扑抱而来一般。

  ‘凤鸣’嘹亮而起,方镖师若凤舞九天一般临空而下,臂上双指若尖利之喙,破开一切淫邪之物,直捣向满达森。见骨笛又相持而来,方镖师便于半空扭腰换式,先以‘蟒缠’贴近身前,而后‘星耀北斗’璨然出击。

  他的速度在‘玄灵隐’的加持下变得更快,且随着这些时日的使用,也更为熟练和得心应手,满达森眼看着他换式,可还来不及反应,周身上下便被点了个遍,他闷哼一声身形急退,方才堪堪避开对方追击之势。

  单脚立地,身化陀螺,骨笛波荡而出,音阶好像错落而下的珍珠,似杂乱,却也清脆动人,一波波,一层层,重叠着,交错着,这些声音似虚无缥缈,又似确有实体,如潮水般的涌向方镖师,且其间夹着迷魂的脂粉香,那种味道俗不可耐却又让人忍不住升起色欲难灭之心。

  方镖师丝毫不去在意那些声音和香气,一指‘龙卷’而出,他自己先惊骇于心,这‘龙卷’所出的风竟丝毫不逊色于海上的飓风,呼啸之中,甚连天上的云层都随之而动,雨势也被这风搅的乱七八糟,连地上的碎肉残渣甚至是沙展的尸身都被搅动而起,如此狂风中,声音也好,香气也好,都被吞噬而无。

  本想再接一式的方镖师观此便升神奇之感,他脚踏地而起,身形直摄入飓风中心,转头下脚上,猛射而来,臂上双指划空而至,其速之快甚至因摩擦而生出火花来。

  满达森本有意硬接,但随着方镖师的临近,信心越加动摇,及至最后方才猛的抽身而出,又反手将骨笛刺来。

  方镖师虽身形已成难做躲避,然臂上双指却还灵活,反手一探,又一拍,还不待满达森感到痛意,已有酸麻感先行蔓延而上,惊的他连忙退身。

  满达森看着方镖师,声音却是对着李丽珍和左归,说道:“此人已入宗师之境。”

  他的脸色极为难看,虽只出手三式,但每一式均被对方所破,而反过来,对方的招式却每次都能招呼上自己,若再打下去,非是‘败’这一字,命或甚可能不保,与这相比,只是小小的自尊他倒是无所谓,宗师级的话,自己定是打不过的。

  左归未做搭理,在他看来,宗师不宗师有何差别,就算是宗师级别的,他也没少杀,只是说好的半个时辰,现在还没到,没到他就不动,继续磨他的刀。

  李丽珍那边,嘴角翘起,不屑的道:“嘁!”音刚落,身形便直奔而来,双钩于身后拖曳出刺耳的声音,她的速度极快,几个闪身便已经到了方镖师身后。

  双钩同出,被方镖师弹开一钩,而另一钩却是正好钩住了方镖师的后领,一个大力甩出,其势突兀迅猛,方镖师毫无防备下身形被高高扯起,猛的飞了出去,半空中调整身形,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

  他刚站直身,一道黑影闪过,李丽珍竟又闪身到他身后,双钩一上一下,同出同进,方镖师双手亦是同出,一上一下各抓一钩在手,二人较力,分毫不让。

  满达森目光一动,立即欺身而上,骨笛直刺而来,当中探出一物,竟是一截细小的带血槽的弯钩,眼看便要刺入方镖师的胸膛之中。

  ‘天残随尘’,脚踏飞尘而出,连扫而去,劲气之强,满达森以骨笛相抗,身形却仍是被击至后退数十米,一口血压在胸口,强自忍耐。

  这就是宗师和非宗师的实力所差,若是有功法相就尚还好说,但若是功法上也不占翘,那只有被动挨打的分。

  李丽珍相较满达森尚算好一些,但也只是好一些。她的双钩被制,想尽一切办法都不得出,她气极恼极竟张口就咬,逮到什么咬什么,有肉咬肉,有衣服咬衣服,如同疯狗一般。方镖师无奈,只得卸力脱身,但身后衣服除却血污,又再添残破。

  啐出一口唾沫,李丽珍的眸子里燃着火,因为她看见自己新做的指甲断了两个。双钩交叉,而后旋身而击出,劲气便也是以交叉的方式直割而去,紧随其后的是李丽珍的身影,几个闪身又出现在方镖师的身后,但她这次没有急于动手,反而伺机而动。

  可却不想,只是一眨眼,眼前便失去了方镖师的踪影,再看去,那道交叉的劲气正好击向自己,忙闪身而避,四肢着地,机警非常。

  就在这时,一道劲气破土而出,‘轰’的一声正中李丽珍胸腹,她被这劲气击至半空方才落下,一口血咳出,李丽珍面容扭曲,就要再战,可努了几努,周身无力,爬不起来。

  而在一旁助战寻机而动的满达森亦是同时被劲气击中,他的情况还不如李丽珍,摔在地上之时已有神志不清之状。

  磨刀的声音停了,左归慢慢的站起身,将磨刀石收好后,他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脚下,冷冷的道:“半个时辰已到,滚开。”

  他的视线不动不摇的看向方镖师,冷冷的笑道:“宗师级的又怎样,爷爷也没少杀,今儿就送你去与他们作伴。”

  大步开迈,每一步都入地三分,天崩地裂之音引人耳痛,特别是趴在地上的李丽珍和满达森,二人皆面露痛苦之色。

  方镖师凝神看着左归越来越近,慢慢的体会胸腹之间那种有什么急于突破而出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