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一蓁一时一辄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吃素食

一蓁一时一辄醉 痞琉黎 99 2020.05.23 14:28

  翡翠湖中,一层层,一朵朵,一簇簇荷花袅娜娉婷,墨绿的田田荷叶,像千万把擎起的雨伞,此刻夕阳正好,远处青山隐隐,近处碧水幽幽。

  湖风吹得树影婆娑,满树里沉甸甸的花灯宛如天上星雨。

  码头此时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湖边的小贩已经搭起了夜摊。

  湖畔停泊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湖面上隐隐飘来丝竹弦乐之声。乌蓬在顶,一片灯海。

  渔娘站在船头揽客。

  “做些时令湖鲜,在佩几个小菜”。花贝手中折扇轻转,对着渔娘淡淡道。

  “几位公子是来吃素食的”?渔娘娇笑着。

  “我不要吃素,我要吃肉”。子佩脱口说道。

  花贝迅速伸手捂住子佩的嘴,对着渔娘笑道:“此时鳜鱼正是肥美的时候,去做吧”!

  船窗被一根木棱支起,清风徐来,让人心头舒畅。

  霍霍懒懒地躺在楚天一怀中,像只温顺的小猫。

  看花贝,摇着手中折扇,子规仍不住开口问道:“花公子,你没事吧?这湖上凉爽,扇扇子不觉得冷吗?”

  “还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和你师傅一样,这叫风雅,懂不懂”。花贝神态轻松说道。

  不出半个时辰,就有新鲜的鱼,虾,端上桌来。

  湖鲜是水上人家独有,莲蓬是每一餐必上,切成薄片,爽爽脆脆。泥鳅是一尾尾整条地红焖后淋上汤汁。大片的甲鱼肉红烧透了,铺在白米饭上再蒸,香味十足。鳜鱼做法最简单,是清蒸的,保留了鳜鱼本身的鲜味。

  轻转折扇收起,酒盏已经斟满,清香扑鼻,闻之则醉:“尝尝……这桂花酿是船家自己酿的配方独特,别处喝不到的。”

  楚天一端起酒盏放到唇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轻轻嗅了一下,又缓缓放下淡淡地说道:“喝水足矣”。

  花贝疑惑地看了楚天一眼转而又道:“今日这鳜鱼看着就新鲜”。说完筷子伸向鱼盘。

  楚天一将花贝面前的鱼端到了霍霍面前:“别动,这是霍霍的”

  霍霍闪过一丝愤怒的情绪冲着花贝示威呲了呲牙。

  花贝抽了抽唇角,现在他活的都不如一只狐狸,默默举起酒盏:“子规.子佩,你们师傅不喝酒,咱们走一个”。

  一杯酒下肚,子佩慢吞吞地说道:“师傅,咱们这些菜不都是荤菜吗?怎么叫素食”?

  “咳咳……”花贝被子佩,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牵了牵唇角看向楚天一。

  楚天一挑挑眉:“别看我,我脸上没答案”。

  花贝妖魅地一笑说道:“子规.子佩,可想听听曲子,邀渔娘对酌?”

  “这和吃素食有什么关系”子佩有些疑惑地问道。

  楚天一弯起唇角:“你们也该见识见识了”。

  “师傅,您笑的好奸诈…

  子规似乎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劲,咳了咳,继续说话:“…是睿智……睿智”。冲着楚天一狗腿一笑,坚定道。

  “哥我有不好的预感。邀渔娘对酌,还是免了吧”。子佩自然而然流露出一副憨态。

  花贝嘴角诡异的笑意更深了:“美景,佳肴,俏渔娘,美人在手,美酒在侧,人生在世,怎么也要任性一回”。说完拉着二人跃上另一艘小船。

  

举报

作者感言

痞琉黎

痞琉黎

素食就是纯纯滴吃饭,荤的自己脑补是什么

2020-05-23 14: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