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失空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十四章 乌言著

失空纪 云枫2 3476 2019.06.13 01:29

  乌掌柜所说价值百金,并不是说这消防斧价值一百两黄金,而是说可以卖很多钱的意思。

  黄龙朝以黄金为上币,以镒(20 两)为单位;以白银为中币,银又分为元宝和碎银,元宝银锭大小不等,大元宝一锭有重至五十两者,也有重二十两的,其上有铸造地点、重量和银匠姓名等文字;以圆形方孔铜钱为下币,以半两为单位。银锭和碎银的重量不一,成色也各有差异,每次支付时都需秤称分量和鉴定成色,多有不便,所以大宗的交易一般以黄金结算,百姓日常交易多以铜钱交易,亦或是以物易物。当然,绢也是可以当钱用的。

  至于兑换关系和购买力,金一两约合银十两,银一两当钱五百文,五百文叫做一贯,燕地米贵,二百五十文钱才能买一石米,大概30斤。

  如今天下烽烟四起,战乱不休,最贵的就是兵器和甲胄,一张三石弓最少也要百贯之资,一把好剑动辄三、五百贯,何况是一把绝世利斧。萧永对来自现代的冶金工艺自是极有信心的,在一个冶铁技术并不发达,大都还在使用以铜制武器为主的世界里,一柄划时代的利斧绝对能卖出天价来。只是侯城太小,有购买力的人并不多,没有竞争,怎么能卖出高价来,所以萧永想以拍卖会的形式人为的制造出竞争来。

  两个人谈了一会儿,萧永提了一些建议和想法,那乌掌柜却不直接做主,让伙计倒了两碗水出来,只说:“小哥稍待,某去去就来”,就去了后宅。

  大毛眼里都是小星星,端了水一边喝,一边看着萧永傻乐。萧永也不理他,也去端了碗水喝。话说这黄龙朝还没开发出茶叶的,这世界应该有茶树的,萧永在脑子里琢磨着,怎么能弄些茶出来。

  后宅,一名五旬老者眯着眼,半躺在榻上。这老者头上束发,插了支玉簪,颌下花白胡须,曲裾深衣,拥着狐裘。榻上有张矮几,上面放着些干果,两名美艳的婢女正在小心的为其捶着腿。乌掌柜走了进来,俯身施礼,那老者睁开眼,摆了摆手。

  乌掌柜说道:“二叔,前面来了个少年人,拿了把绝世利斧前来寄卖”。

  “哦,既称绝世,想来你已经验看过了?”老者说道。

  “嗯,以之击利剑,利剑破而斧刃无伤,应是以秘法炼制,当世冶炼之法,恐无法炼得!”乌掌柜答道。

  “那少年人为何样人物?可曾探查他的底细?”老者来了兴致。

  “这燕地地处边塞,对百姓黔首管束并不严格,照身贴也已经荒废,他只说自己姓萧,名永,住在十几里外张家村附近,十五岁左右年纪,未束发,着一身熊皮衣袍,看起来像个猎户。只是脚上未着履,倒似穿着短腰马靴,对了,与他同来的少年确是猎户家的子女。这少年言谈举止,有些高深莫测,小侄无法做主,所以来请教二叔”。乌掌柜想了想答道。

  这照身贴相当于身份证,由官府办理,上面刻有人的头像以及年龄、籍贯等。

  “哦?如何高深莫测?”老者坐了起来。

  “这少年言说,以寄卖行之经营,当辅以拍卖会的形式,所谓拍卖会,就是遍邀有实力、有资质之购买者,约定于某地某时,竞拍卖品,价高者得,如此形式,可以定期举行,对寄卖物品的售卖极是有利,且对寄卖行之发展作用更大,小侄以为深以为然,不知二叔如何看?”乌掌柜记性倒是很好。

  “咦,这拍卖会的形式叫法新鲜,往昔这军中发卖战奴或是朝廷中发卖犯官子女倒是也用过的,不过用于物品售卖,且定期举行的提议很好,我意可以在本地试行观之可也。”老者捋须,缓缓点头。

  “这少年言说他可以做一个详细的条陈给我,只是。。。”乌掌柜迟疑着说。

  “只是什么?”老者问。

  “只是要策划费,据他说就是这条陈的酬劳”乌掌柜答道。

  “唔,不知所需几何?”老者越发感兴趣了。

  “一文钱也可,一贯钱也可,黄金百两也可,这少年只说货卖明主,东西的价值只在赏识的人眼里。”乌掌柜学着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狡黠的少年!莫非这少年有相投之意?”老者大笑,“有些意思,这少年现在何处?”

  “还在店里等候,小侄不敢放他先走”乌掌柜欠身说道。

  “嗯,这件事你办的很好,你去请客人进来,老夫要见见这有意思的少年”老者说完,让婢女将自己扶起,稍微整理了一下袍服。

  又命人在房间里铺了席子,席子上加了些兽皮,还放了几个垫子。

  老者跪坐在垫子上,摆摆手,那乌掌柜自去请萧永入内。

  萧永在店里早等的不耐烦了,要不是这侯城只有一家寄卖行,他早走人了。无聊的看着店里那些寄卖品,心思却不知飞到了哪里。正百无聊赖,那乌掌柜回来了,只说家里长辈请他进去说话,萧永让大毛在店里等他,自己跟乌掌柜进来内宅。

  前店后宅,宅子却是不小,有假山、亭台,院内种了些花草,有仆人杂役在院内匆匆而过,很有些大户的气象。跟着乌掌柜进了个房间,一眼就见到老者,老者也在看他,目光交接,那老者眼中爆出一缕精光。

  给老者见了礼,老者招手邀他坐下。萧永脱了鞋,找了个垫子,盘腿坐了下来,见那老者是跪坐,忙要起身,那老者摆手笑着说:“无妨,无妨”,自己也学萧永盘腿坐了下来。

  “小友不必多礼,些许繁文缛节理它作甚,听力持说了小友的奇思妙想,老夫获益良多啊!”老者捋须说道。

  “小子信口胡说的,前辈莫怪”萧永答道“小子无礼,敢问前辈名讳?”萧永对这种对白方式也是无语得很。

  “啊,老夫乌言著,小友可以称我著伯。蒙家主信任,负责这寄卖行事宜,平日在辽阳府多些,只是三日后,恰逢侯城榷场开放,就到这侯城住几天,恰遇小友,看来你我颇有缘法呐!”老者微笑答道。

  “能与前辈相识,当是萧永有幸”萧永连忙说。

  “小友是世居此地么?不知家中还有何人?”著伯望着萧永问道。

  “小子自小与家人离散,自幼由师傅抚养长大”说完,萧永从怀里拿出了一枚竹片,双手捧着递了过去:“这是小子的照身贴,请乌老过目”,这照身贴是下山前老道给萧永的,也不知道老道从哪里弄来的,本来燕地户籍制度混乱,出门不一定验看,可老道还是给萧永准备了。

  “哦,人世浮沉,多有乱离之人,小友也不必伤怀”著伯接过竹片,看了一眼,就还给了萧永。

  “敢问这拍卖会的主意可是小友自己想出来的?”著伯向前俯了俯身子问道。

  “正是,我观这寄卖行的形式甚是方便,若与拍卖会的形式相结合,当是如虎添翼啊!”萧永摸了摸鼻子。

  “哈哈哈,小友果然聪慧,只是不知你与力持提到的策划费用如何收取?”著伯眯眼问道。

  “千里马需要伯乐慧眼,宝贝也要识得的人才能知晓,我这主意,若要实施得好,日进斗金,成为行业翘楚指日可待;若弃之不用,就一文也不值,所以这策划费用可以是一文,也可以是百金,不知小子如此解说,前辈可还满意。”

  “哈哈哈,你这小辈,却是狡黠,如不多给,岂不显得我乌家不识货么?”著伯笑骂道。“也罢,就请小友列了条陈出来,老夫这点家还是当得的,必教小友满意”这老头倒是有些魄力,赢得了萧永不少好感。

  “小子遵命,只是这策划费用纯属戏言,著伯无需当真”萧永正色道:“小子对所带斧子的拍卖有个不情之请,还请著伯帮忙”

  “哦?小友请说”著伯倒是对萧永刮目相看了,自己即使不是百金相谢,这酬劳数目也小不了,这小子竟然说不要就不要。

  “我所带的斧子,当世仅此一柄,开山裂石不在话下,但是这斧柄却为木制,长度也不相合,我想请前辈帮忙包装一番,最好换成铜柄或铁柄,篆刻些花纹上去,此其一也”萧永慢慢说道。

  “这个简单,两三日间即可办好”著伯说道,“小友说下去”。

  “其二,此斧竞拍时,规则可否稍有改变:一般竞拍,定好底价,价高者得,低于底价则流拍;我这斧子可以不定底价,一文起拍也可,只是竞拍者需按照出价排好名次,最后价最高者得之,支付银钱,次高者虽未得实物,亦须支付银钱。”萧永笑着说。

  “唔,这是为何?”老者低头沉思半晌,忽然恍然大悟,指着萧永哈哈大笑。

  “果然智计百出,这次老夫就遂了你心意,三日后,榷场即开,届时各地豪商云集,又有贵族蛮人来此,我乌家广撒帖子,可以试行这拍卖会之法,不过主意是小友所出,可否参与谋划指挥?”著伯也不吃亏,直接提要求了。

  “这个自然,小子自然竭尽全力。”萧永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这斧子拍卖所得尽归小友,我寄卖行就不收佣金了”著伯倒也大方。

  “此事万万不可,行有行规,怎可因小子坏了规矩,还请前辈收回成命”萧永态度坚决,倒不是萧永怕坏规矩,萧永是怕这乌家不尽力,而且拍卖之后,那些钱还得置换和购买不少东西,免不了要麻烦乌家。

  “嗯,也好,小友懂进退,实是难得”著伯颇为赞许,对他越看越顺眼。

  “不知小友将来有何打算?”著伯终于还是问了出来,话里有了招揽的意思。

  “我师年事已高,不敢离膝下,唯读书学艺,侍奉恩师罢了”萧永眨着眼睛说。

  “难为你一片孝心,以后多多来往走动才好!”著伯说道。

  萧永自然称是。

  天交正午,著伯要留萧永用饭,萧永坚辞不肯,与著伯相约,明日带了条陈,来店里商谈。将斧子留在了店中,店里给开了文书,领了大毛,告辞离去。

  著伯直送到大门,望着萧永的背影,对乌掌柜说道:“此子不凡呐,明天大小姐也该到了,不知能否招揽此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