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亲王宠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狮吼惊寺庙

重生之亲王宠妃 冬眠草草 2663 2021.01.14 07:21

  杜星暖踩着那人的脖子,稍加用力低头威胁道:“你若是不想死,就给我滚到床上去!”

  原本想将他提上去,但看着那一堆堆的肉,简直如自己三个大的男子,果断放弃!

  此时被踩在脚下,嘴巴被塞了一团大大的布条,丝毫发不出呼救的声音的。

  看着头上鬼魅一般的女子,哪里还敢反抗,满心疑惑的上了床。

  杜星暖看着还敢有淫心的肥胖猥琐男,气不打一处来,瞬间用甩了一鞭子过去,直接打在了脸上。

  伯爵公子脸上立马热辣辣刺痛了起来,挡无手可挡,喊无嘴可喊,哪里还敢有何心思,只想着他能不能活过今日。

  都怪他太自信了,还嘲笑那开国公府胆小,自认为全天下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如此只要毁了清白。

  再凶残都会被他折服被调教的乖乖听命,毕竟除了今夜就还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

  杜星暖将他整个人捆在那床上之后,并未捆得很紧,反而留了些可以扭动身体的空隙。

  那男子身子几乎占了床宽的一大半,但是却短矮,床尾还留了许大一截。

  杜星暖拉着那女子便坐到了床尾,宁小鸾觉得自己肯定是着魔了。

  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听她的话,而且对她没由来的亲切,就仿佛她是自己许多年未见的至交一般,可是自己明明没有朋友呀。

  而在那东阁的那一对男女,明显的乱了呼吸,就在世子要解开她衣襟的时候。

  赶忙抓住了他的手,娇喘道:“不行,你先去看看,看看伯爵公子得手没有”

  那世子也知道这很重要,那女子不毁,他就逃不开娶她的命运,于是咬了咬怀里女子通红的耳垂后道:“等我回来。”

  于是再次偷偷出去,他本就会些拳脚功夫,手脚自然轻盈一些,但是杜星暖还是听到了,于是拿起手中的剑往左边的身子劈去。

  床上被捆的伯爵公子,吓得发出呜嘤求饶声,一边往右侧躲去。接着那剑用往他的右侧砍去。

  吓得他又是一呜嘤的声音往左边躲去,就这样一左一右。

  而躲在外面挖了一个洞看到里面的情景就是,蓝色粗布遮挡的床在左右摇曳着,里面还发出一声声男子苏爽的声音。

  让他身下不由的一震,又联想到刚刚揉着的娇羞美人,知道那伯爵公子已经得逞了之后,便一刻也不想耽搁往东阁跑去了。

  杜星暖知道那人已经走了之后,轻笑出了声音。

  于是就这般继续戏耍了两刻,直到那人不会回来了,方停下。

  伯爵府世子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吓死了。

  杜星暖停下后笑着对那乖乖和自己坐在一旁的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杜星暖好无奈,没办法自己总不能第一次见就把她名字喊出来对吧,这非得把小鸾吓到。

  宁小鸾眼睛弯弯笑着说:“我叫宁子鸾,你是?”

  “我呀,我是那个传说中恶毒凶狠又丑又膘的杜少傅的嫡女杜星暖,你怕不怕”

  杜星暖说完做了个鬼脸凑了过去,假意要吓小鸾。

  宁小鸾被她这么一逗给哈哈大笑了起来,那银铃般的笑声,让杜星暖红了眼眶。

  “小鸾走,先带你去看场好戏”杜星暖收了收悲伤的情绪,跑到床下翻出柜子里自己提前准备的披风。

  一件天青色,一件深蓝色的毛茸茸的披风,将那天青色的披风披明明比自己大,却比自己还要瘦小的女子身上。

  宁小鸾觉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身上暖洋洋的,不知道是因为这披风,还是因为久违的关爱。

  杜星暖拉着小鸾明明也是大小姐却满是茧子的手,往那东苑走去。

  而比她们还要先行离开的南魅,原本就觉得此时寺庙之行就怪怪的。

  一直藏在那西阁屋顶上,当看到一个黑衣胖子蹑手蹑脚的进门时,想着辰王说的一定要护好杜小姐安危的。

  于是刚准备动手,却发现杜小姐已经搞掂了,连出手机会都不给他。

  过了一会又见一个高高的黑衣男子往这边来,那男子的身影怎么看怎么熟悉,认真想了想这不就是杜小姐的准夫君吗?

  看到他似乎确定了一下又火急火燎的往东阁赶去。

  他虽是个男子,但好歹也是看了个把月话本子的人,这后宅的手段他还是懂了七七八八的,瞬间便整理了头绪。

  气愤不已,原本正打算跟着揍他一顿,发现他竟然去了杜小姐堂姐住的阁子里。

  脑袋里突然想到辰王要求的撮合,突然就有了想法。

  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捆了寺庙的在房间睡得正香的老方丈,塞住嘴巴,立刻将他提起,他提到了东阁。

  并且将他放靠近树林一旁的窗的旁边,挖了一个洞,示意他一起看。

  这世子一入那房间,便看到了房里的美人在摇曳的红蜡照耀下,穿着若隐若现的透明薄衫,半倚在大红床旁拈针捻线绣着鸳鸯。

  仿佛被惊扰,脸似乎变得潮红,整个人娇羞不已,疑惑的问道:“公子,你怎这么快便回来了?”

  那世子觉得此时的泛着红晕的她简直就是致命诱惑,抚摸着她那尖下巴。

  抚摸着那薄衣襟,开始调情:“已经得手了,莲儿今夜可要好好犒赏犒赏本世子,天明之后你就会是世子我的准新娘”

  杜白莲一听完,心跳如脱兔,面红耳赤,牢牢的将视线直白的停留在世子的身上娇羞说道:“奴为出来难,教君肆意怜”

  世子看着那妩媚动人的挑逗,即得佳人暗许,必当调情逗趣,哪里舍得辜负这大好韶光。

  将那鸳鸯一丢,手开始噬无忌惮的四处抚摸,没多久双双坠入红锦被。

  随后传出美人的压抑的娇嗔声,声声入耳,木床随着红蜡烛的火芯摇曳。

  门外的老方丈从那绑匪戳的洞里,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幕幕香艳场面,被气的吹鼻子瞪眼。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把佛门圣地变成了婚房,在佛祖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伤风败俗之事。

  然而自己却被莫名其妙的武功高强的男子捆的紧紧的,这人是不是有病。

  难不成故意抓他过来考验他是否六根清净!他清净的很,没有不该有的心思,只恨不得把这藐视神佛的人赶出去。

  而南魅也是有些面红耳赤,不敢再看下去了,虽然经过画本子的修炼,外加已经跟踪过好多次。

  但也没有这般赤裸裸的展现,他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单身汉子,且又不是佛门中人六根清净,自是受不得这刺激。

  想到这世子时间短,还是不耽误了,连忙把那方丈放回去之后道:“多喊几个人去,不然我怕你被灭口,不要感谢我,我只是个路见不平,抓奸除害的大侠而已”

  南魅朝着月亮,迎着风,让风将自己斗篷吹起来之后,摆了个自以为最俊的姿势等着。

  方丈已经懒得计较这个傻子,于是果断喊了几位长老怒气匆匆的往东阁赶去。

  而杜星暖看着脸全红了的小鸾,赶紧将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笑了出来。

  另一边的柱子兄弟安排的入住在隔了一间院子的妇人,也听到了声响,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整装待发。

  寺庙里的和尚大多都有习武,所以虽然十余个人气势汹汹,但声响却是极小的。

  只见那方丈已经在气头之上,根本不顾了那么多直接就砸门。

  一打开门,一股男女事后特有的旖旎气味弥散开来。而那未着衣裳,难舍难分的两人吓得直接齐齐滚下了床。

  “你们好大的胆子!怎可这般侮辱佛门!”方丈以及众僧已经六根清净,所以并无非礼勿视的自觉。

  “有人在寺庙偷情啦!”那妇人扯开嗓门一声吼丫,整个寺庙都飘荡着她的声音,甚至还有山谷回音。

  妇女听着自己山谷传来一波三反射的声音,颇为满意,总算不负小姐重托。

  她当初可是郭家军营的帮厨,最擅长的便是挑着饭食,在军营里大喊开饭咯!

  

举报

作者感言

冬眠草草

冬眠草草

谢谢打赏和评论,你们的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还有谢谢柠檬雪耳每日的推荐。如果喜欢请分享。

2021-01-14 07: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