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封尘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华胥族 第一篇 族女祭 第十一章 “巨猪狩猎者”

封尘纪事 晗如晦 2792 2020.08.02 00:00

  黄昏时分华胥部居住地

  人潮涌动着围成一个圆形,在一旁是一面山壁,山壁上有些自然的分层,每一层都被挖出了一个大的洞穴,每个洞穴口都燃着一堆篝火,将整片居住地照得通亮。而在人群的中间,则是一个大的篝火堆,在火堆的一侧放着巨猪的尸体。

  人们围着篝火与巨猪,显得很是激动,因为他们心中唯一认可的族女娲回来了,而且她还带回了一位可以狩猎这么巨大野兽的人。甚至族长华胥还说了,这位“巨猪狩猎者”还将作为华胥部的守护者居住在部族中。

  对族人们来说,这可以说是极好的消息了。只是没有人知道,华胥在宣布了这个消息后就落寞的独自回了位于山壁最上层的族长洞穴,倒在床上失魂落魄的模样。

  除了螭...

  原因无他,螭只是因为担心娲的所在,想要找华胥了解一下状况,可是跟到洞穴口螭便发觉了族长的情况不对。于是他回到了地上,却暗暗观察着族长洞穴口的情况,他相信这个所谓的“巨猪狩猎者”只要带着娲回到族内一定会首先和华胥打个招呼。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洞穴口便有一道人影一闪而逝。螭只看到一团黑影,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警惕,快速的爬上山壁,螭直冲进族长洞穴中。

  娲倒在地上,倒在族长睡觉的石台前。

  她没有睁眼,没有颤抖,没有呻吟,没有冒汗。仅仅只是倒在那里,躺在那里,静静的。

  而洞穴里也极是安静,华胥坐在石台前怔怔望着地上的娲,所谓的“巨猪狩猎者”跪坐在地上看着娲。螭站在洞口,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娲是他所关心的人,是他爱的人,他爱她,而非为了繁殖而结合。

  可她现在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是另一个男人带她走的。

  螭感觉自己可能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冲了进去,左手扯着“巨猪狩猎者”的衣领将他举了起来。右手慢慢攥紧,发出“咔咔”的响声,微仰着头看着自己举起的这个少年,螭的呼吸是粗重的,躁动的带着热气拍在少年略显稚嫩的脸上。

  他凭什么...他都无法保护她,凭什么可以赢得她的笑脸,凭什么可以走在她身旁!

  守护部族我可以不在意...可他为什么不守护她!

  为什么她倒下了,静静躺倒在那儿...可他却什么事都没有...身上连一块淤痕都没有...!

  “嘭!”

  螭的思绪躁动着、翻涌着。终于,无可遏止的一拳带着螭的怒意砸在了“巨猪狩猎者”的脸上,现出个清晰的青紫拳印。因为承受了螭带着无尽怒意的一拳而倒地的“巨猪狩猎者”缓缓从地上爬起,向着螭伸出手来,强行扯出了一个显得有些苦涩却又有些放松的笑容:“认识一下,我是凌晨,以后会和你们待在一起。”

  螭在那莽撞的一拳后总算是清醒些了,他看着比他矮了半个头正向他伸出手的凌晨有些疑惑,过了会儿才慢慢伸出了手与凌晨相握,可还没等他用力,凌晨便将手放开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凌晨对螭说:“啊,抱歉啊,我的家乡都是见面握手表示礼貌的,没有考虑你们的情况,不好意思。”

  说着,便向螭鞠了一躬。

  螭还有些没搞清楚头绪就看到这个凌晨给自己鞠了一躬,赶忙摆着手:“不敢不敢,我叫螭,是族里的猎人,然后...呃...也是和娲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之前对不起了...”

  凌晨哈哈一笑,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又回头向依旧坐在台上无动于衷的华胥讲了句:“嗯,华胥族长,之前的情况我大致也和你说了,不过娲说的那些话我不好多嘴,你最好也不要主动向娲问起,等她自己说会比较好。我先走了,娲我等会儿会带她离开,也请你不要碰她。”

  说完,凌晨看向螭,对着门口抬了抬下巴示意,便径自走出了洞穴。螭快步跟上,却只看到凌晨面对着自己脚尖在石阶的边上轻轻一点倒飞数丈就向下落去,而在倒飞数丈以后根本没有哪一层石阶能够接住他。螭的心里有些着急,赶忙从山壁上爬下,向着凌晨落下的那边跑去。

  凌晨站在站在自己落下的地方,身后便是密林,他看着气喘吁吁跑来的螭,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走进密林。快步跟上前方少年的脚步,螭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本以为凌晨是要寻死,可这家伙就像个怪物似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竟然什么事都没有,要知道族长洞穴是在山壁石阶的最顶上一层,离地差不多有十层楼的高度,如果不是天然形成,华胥部根本没办法在其中凿出山洞。

  “螭,你是为了娲来的吧?她没事,我已经为她敷上药了。”凌晨的脚步不停,口中却仿佛事不关己的慢慢说着娲的事情,话音刚落便停了下来。

  “你可以打我一顿出气,但是娲的伤势确实不是我或者野兽所致。”过了好半晌,凌晨才转头看向螭说道,面上现出些悲意。

  螭没有说话,他只是从后面跟上,然后转头看向凌晨,憨厚的脸显得有些失落:“现在我知道了自然不会再出拳打你,之前...只是觉得为什么她倒下了你却什么事都没有。”

  凌晨哈哈两声,笑声却满是悲凉:“你看。”

  凌晨指了指自己的脸。

  螭借着月色看去,凌晨脸上本来是被自己打出了个青紫拳印的,可现在却光洁一片,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懂了吧?我为她找药材其实多少还是有些惊险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晚才过来。只是这些惊险你们都不知道罢了。”凌晨叹了口气:“我哪怕不要这种自愈能力,只要她可以什么事都没有就好。”

  螭踟蹰着,犹豫了许久这才再度向前走去:“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挺喜欢她的,毕竟一起过了这么久了,我和她曾经无话不谈,自然是相当了解她的...”

  “至少你不会知道她之前对我说她对你们感到陌生时她的样子。”

  螭有些讶异的转过身望着凌晨,可凌晨只是向他挥了挥手,自顾自地走着说着:“我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只是知道她很苦,对我有些依赖...”

  凌晨抬头,看到的却不是层叠的树影,而是一轮皎洁的明月:“而我现在也很喜欢她不是感动,是喜欢。我想守护她,一直守护下去...”

  螭也前跨两步,站在了凌晨的身旁,手搭上了凌晨的肩膀。

  “其实我也可以很洒脱的,”螭同样抬起头看向月亮:“既然知道了自己没有机会,那我便不会阻止你,我相信你在她的事情上不会骗我。”

  凌晨笑了起来,抬手在螭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

  “凌晨,既然你要一直守护她,有一点你要注意,后天就是族公战,选择的就是族女的伴侣。”螭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双手撑在背后的草地上:“族女和族公的伴侣是唯一的,哪怕对方死亡也不可再续,这是神的旨意。”

  凌晨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只是神色却显得有些满不在乎。

  “娲的美貌是举世无双的,肯定会有人竞争。你如果想要没有任何人阻止的话,恐怕就不能只是单纯的参与且胜利,最好要出众些,对得起你‘巨猪狩猎者’的威名。毕竟你是个外族人,从来没有外族人成为族公过。”

  螭有些担忧,为娲而担忧。他并不在意凌晨,现在这样一是因为凌晨的坦诚,二则是因为他是娲所喜欢的,他看得出来,娲对凌晨的感情并不是凌晨所说的那么简单。

  “放心吧,哪怕是一百个一起上我也不怕~~”凌晨有些吊儿郎当的站起身来走进密林中,在经过一棵树时,凌晨抬手一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看看这棵树...”

  说完,凌晨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密林中。

  螭疑惑的凑过去看——

  这棵树被凌晨抓过的地方已经空了一块,而切面却是极为光滑,这种光滑的切面除了需要极高的速度外还要求极高的力量,毕竟现在不可能有很锋利的刀具(除了凌晨木屋边的那些)。

  螭惊恐地向密林中凌晨消失的地方看去。

  “这...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