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再见慕琅阙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146 2020.07.05 11:15

  到了镇上之后,她先去了福宝斋找慕公子,当初承诺的是用首饰设计图换,人家讲究先给的钱,自己自然是不能不守信用。

  到了福宝斋,李掌柜见白云朵来,直接让她上楼了。

  白云朵到了慕琅阙门前,看门开着,刚想敲门,里边传来了一声:“进来吧。”话音落下,又是一阵咳嗦声。

  白云朵进了屋,今日的慕琅阙穿的很素雅,一袭象牙白的长袍,手里把玩着一把玉扇,坐在轮椅上。

  她对着慕琅阙鞠了一躬,因为人家在危难之际帮了自己,她是真心的感激,然后顺便欣赏一下美男,毕竟自己是颜控。

  然后她对着慕琅阙道:“慕公子,谢谢你的信任,我大哥没事了,还剩了十两银子,还给你,欠的图我这就给你画。”

  慕琅阙看着白云朵,这姑娘有点意思,他明明缺钱,但是不贪,并且很守信用,他道:“纸墨笔砚都在桌上,你画吧。”

  其实他内心有好奇,毕竟一个穷苦的村里姑娘,应该都不识字,说她能画出来什么设计图,自己确实有些怀疑,但是她说出来那些名字,绝对不是乱编的。

  白云朵看着桌上的纸墨笔砚一一齐全,只是彩墨的颜色有些单调,看来这个时代比自己想的还要早些年代了。

  她用镇纸把纸铺平了,然后研磨,开始画图,这些她前世没少研究,对自己来说,手到擒来。

  慕琅阙看着她的动作,可以确定,这绝不是随便画画,一看就是有功底的。

  白云朵觉得撩着袖子麻烦,直接挽起来,掖好了,这样就方便多了。

  边画的时候,她也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自己的身份,和会这些技术不太搭,所以边画边解释道:“我也是偶然帮助过一个婆婆,所以她教了我这些,我之前一直没用过,是因为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接触,这次因为家里出事,我也是被逼着用上了这些。”

  慕琅阙看着白云朵的用笔,还有那种自如的画工,他心里不完全相信白云朵的话,因为白云朵的画工没有五七八年磨炼是不可能的,这个小姑娘也就十一二岁,这绝不是面上那么简单。

  但是谁都有秘密,包括自己,对方不想说,这么多年不暴露,如果不是逼到了份上估计她也不会在自己这个陌生人面前暴露这些。

  虽然好奇,但是慕琅阙没有追问,只是道:“白姑娘这画技精湛,看来平时没少下功夫。”接着的仍旧是咳了几声,之后还有粗重的喘息。

  白云朵等着对方咳完了,才道:“嗯,平时经常偷着琢磨,可能我的天赋比较高吧。”

  说话间,她已经画完了一幅点翠蝶恋花纹头面的图纸,等着干了,她递给了慕琅阙:“慕公子看看,值多少钱?我需要画几幅?”

  说实话,就算是有原主的记忆,可是原主也没接触过这些东西,确实不知道价格,只能看对方定价。

  慕琅阙看着图纸上那朵朵开得正艳的海棠,上边两只蝴蝶栩栩如生,那蝴蝶的主体应该是块粉色的碧玺,翅膀的外圈嵌着米珠,内用碎的彩石镶嵌,活灵活现,绝不是一般的品相。

  他做珠宝生意多年,为了寻找先祖留下的一块龙纹玉佩,确切的说是一枚兵符,只是只有皇室的人才知道那个东西的强大。

  所以这些年,慕琅阙见过了太多的世间珠宝,可是这个头面的图纸样式,他确实第一次见。

  见对方不说话,一直看着那副图,白云朵心里有点紧张,难道太大众了?不值钱?不应该啊,自己刚才进来时候,大概看了一眼楼下的首饰,绝对没有这个类型的,并且说起来,还挺落后的,跟自己脑子里的那些宝贝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好一会,慕琅阙咳嗦了几声,才开口:“这一副就值二十两了,因为独特,它带来的价值比一般的图纸要高,不知道白姑娘可还有想卖的图纸样式?”

  白云朵见对方是因为喜欢,才看了这么久,松了口气,只是她没想到这东西可以这么值钱,不过想想刚才慕琅阙说的也对,因为独特,这样的一个设计,给了珠宝首饰铺,他们可以衍生出不少类似的品种,会给他们带来很多的附加价值。

  不过白云朵没想一直靠着卖图挣钱,毕竟自己不确定能不能回现代去,如果回去最好,如果没回去,也得给自己铺路,以后自己可是要也要开店的。

  但是这个慕公子真的很好,人品好,之前父亲能买到棺材也是他的功劳。

  所以白云朵道:“我也是跟着婆婆学了一些皮毛,慕公子帮了我很多,所以我愿意再送慕公子一幅图纸。”说着,她开始落笔,画起了金镶玉佛手如意簪。

  慕琅阙现在越看白云朵越觉得看不透,她说话很有水平,问题回答的滴水不漏,表达了她的想法,却也不过多的暴露自己。

  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这么大的小姑娘这么感兴趣的,因为这个姑娘年纪不大,但是说话办事都成熟老练,举止大气,还不受约束,跟自己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白云朵画完之后,把图纸又递给了慕琅阙:“慕公子,虽然这幅图算是谢礼,但是你的恩情不是一幅图能报答的,如果以后真的有我能帮上忙的时候,我不会退缩。”

  慕琅阙拦着白云朵的眼睛,小姑娘的目光真诚大方,眼里好像带着闪烁的光芒。

  他看着白云朵笑了:“好,如果我有一天真的需要白姑娘帮忙,我也不会客气。这个图纸我收下,但是这十两银子也请白姑娘拿着,你现在应该需要钱。”

  白云朵没有拿银子:“我确实缺钱,可是现在也怕有钱,我爹刚刚去世,家里祖母不待见我们,前几天差点把我弟弟送走了。所以现在我有钱,反倒容易惹麻烦。说起来,云朵还有事情要感谢慕公子的,昨天我用了慕公子的威望唬了一下我祖母,跟她说我欠了慕公子二十两银子,以后要常年还债,这样过一阵我爹烧五七之后,也便好分家了,我们家不能一直被人压迫着过一辈子,云朵也是没办法才借慕公子威名,希望慕公子理解。”

  她也是担心要是以后大伯来问慕公子,这事就乱套了,并且这事确实是用了人家的名号,应该打个招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