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父亲出殡了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136 2020.07.04 11:18

  白荷花被白云朵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指着白云朵道:“你,你……”

  “你什么你,我回家了。”说完白云朵小跑着奔着家跑去,她得快点跑,免得跟白荷花一起到家,到时候她一吵吵,人一多,自己身上这些食物就保不住了,毕竟现在自己就是为了一口吃的费尽心思的境遇。

  她跑了一会,感觉后边没人跟着,回头一看,白荷花还在那缠着方志鹏呢。

  她放慢了脚步,有点理清楚这里的事了,看来这白荷花的目的不是自己啊?白云朵之前还以为白荷花就是针对自己,在方志鹏面前闹的。

  现在想想刚才白荷花的话,白云朵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白荷对方志鹏有点意思。

  白云朵心里想着,方家都是好人,不能让白荷花祸害了,以后有机会得跟莫兰香说一下,谁家要是娶了白荷花,那可是没好日子了。

  想着这些,她回到了自己家的墙外,自然不能走正门,她在东厢房这边找了个平时没人过来的墙头边跳了进去,然后直接就跑进了自己家的屋子,然后回身就插了门,一气呵成。

  连氏看着这么匆忙跑回来的白云朵,以为有人撵她呢,赶紧问:“云朵,咋的了?”

  白云朵把粥放在了炕上:“没事娘,我怕被人看见我带回来的好东西,你赶紧吃,我缓口气,把六郎换进来也吃点。”

  边说,她边往出掏身上这些吃的,因为屋里有窗帘,灯光也不亮,所以不用担心被外边看见说话小点声就行,免得有人偷听。

  一个馒头,两个烧家雀儿,五个煮鸡蛋,还有面前这一小盆小米粥。

  这些把连氏看傻眼了:“云朵,你这在哪整来的?”

  白云朵小声道:“柱子叔家,不过娘放心,我给钱了,咱家不缺钱,你放心吃,不过咱们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以后打麻烦。”

  连氏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闺女了,这丫头现在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她说什么都能解决,真的都解决了,并且这些吃的,让她都不相信了。

  白云朵给连氏扒了一个鸡蛋,放在了小米粥里:“娘,你赶紧吃,剩下的鸡蛋,你藏好,饿了偷着吃,吃没了我再给你整去。”

  连氏端着盆,闻了闻,她多少年没吃过小米粥没吃过鸡蛋了:“真香。”说完,把小盆又推到了白云朵面前:“你吃,娘不饿。”

  白云朵笑看着连氏,眼泪没忍住下来了,连氏饿的都要皮包骨了,她说不饿,真的是这世上最美的谎言了。

  她端着盆,用勺子舀了一口粥,放到连氏嘴边:“娘,你吃,你还得喂八郎呢,我今个在镇上吃了两个肉包子,刚才在柱子叔家还吃了两个家雀儿,肚子里都是油水。”

  连氏吃了一口粥,眼泪也下来了:“娘不能让你们衣食无忧,还得让你为了娘操心。”

  白云朵把小盆放在了连氏的手里,然后给连氏擦了擦眼泪:“娘,赶紧吃,免得一会让别人发现了,你先把鸡蛋吃了,我好去换六郎。”

  连氏这次不推脱了,吃了一个鸡蛋,喝了小半盆粥,然后把剩下的鸡蛋藏好了。

  白云朵看着都弄好了,她才出去把白树峰换了进去,自己跪在灵堂烧纸。

  白树峰进屋,看见白面馒头还有烧家雀儿,还有鸡蛋,他的眼睛都放光了:“娘,咋这么多好吃的?”

  连氏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点声,赶紧吃。”

  白树峰自然明白,赶紧狼吐虎咽的开始吃,不过吃了两口,又停下了:“娘,你吃吧,我不饿。”

  连氏小声道:“赶紧吃,娘吃饱了,还藏了鸡蛋呢,你快点吃吧。”

  听说还有剩余的,白树峰这才放开了吃起来,不过还是没舍得都吃了,都剩了一些,他们家习惯了这样给被人留一份。

  今个家里异常的安静,都在自己家的屋子里说着白云朵借钱的事,反正最后的决定就都是,尽快的分家,争取白远海过了五七,就把他们赶出去,要是实在不行就卖白云朵和白小草抵债。

  当然,白云朵不知道这些,她也想分家呢,等爹过了五七就张罗分家。

  半夜,白云朵趁着回屋暖和时候,把今个的事情仔细跟着连氏讲了一遍,当然也说了一定保密。

  连氏这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也是连连惊讶,没想到闺女还有这奇遇,还有人给她一个画册,还能换二十两银子?还教她手艺?

  要是以前白云朵这么说,她不一定相信,但是现在看着家里的变化,她相信了,只是心里难受,总觉得孩子受了太多苦了。

  第二天是白远海出殡的日子了,本来就都不是很上心的人,现在因为白云朵欠了二十两银子,他们看着白云朵他们家这房的时候,都像是看瘟神一样。

  白云朵也不理会他们的目光,跟着白老爷子一起张罗着出殡的事情。

  反正这个时候办丧事的太多了,也就很多礼节都从简了。

  白云朵一直觉得父亲没死,但是这也是她的猜测,真的要出殡了,她的心里还是难受。

  棺材抬出院子的一刻,白云朵还是忍不住的哭出声,她是真的害怕,真怕没有父亲了,自己还没感受过父爱。

  出殡倒是很顺利,因为人活脸树活皮,这出去了,再怎么也是代表白家的面子,所以两个伯伯倒是没闹腾。

  只是二伯白远林懒的要死,抬着棺材不住的呲牙咧嘴的嫌累。

  大郎白树刚一直以文人自居,很少干力气活,可是今个这个时候,也不能不出来,全村人看着呢,他是村里的私塾先生,要是今个不给叔叔抬棺材,他以后怎么以理服人?

  二郎白树良也跟着抬棺材,他跟他爹一样的懒,边走边抱怨。

  不过也就是嘴里碎碎念,倒是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了。

  因为这座山上有好几家的祖坟,今个出殡的多,所以周围总是有外人,这也让白云朵省心了,因为他们当着外人面还要点脸的,所以一切都顺利。

  葬好了白远海之后,他们也就回来了。

  回了家之后,白云朵也没空跟他们扯皮,直接说要去镇上看大哥白树岩去,就出门了。

  到了村口,见没人时候,她假装到了土地庙边上整理鞋子,然后把那十两银子拿出来,放在了怀里,奔着镇上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